路半仙

存文,防失忆补漫笔记
所有文都是无差,无差,无差
路半仙是路边瞎算命骗钱的半仙(。

【B/S/B】【龙枪】Just one of those worlds【Millenia】 #01

Note:

 一年前开的第一个坑,现在还没写完so sad……标题也一直顶着个临时的_(:з」∠)_我习惯英文和中文各起一个标题,这个英文标题挫爆了,想了几个中文(恶搞)的也被基友骂了(。先写完再说吧………………大概今年(。

后面的大致走向已经定了,但我的脑洞一直是量子态,在写下来之前都不能确定到底会是啥样所以说不定最后会跟预计的不一样…………以及前面等平了坑也是要改的,跟后面的时间线有点冲突了_(:з」∠)_




1.  雷斯林的法杖和法术·蝙蝠洞·时空通道


      即使有人问起,雷斯林·马哲里永远也不会说出他在无数的世界里选择了那个世界的原因。或许是因为他自己也解释不清,但他就是觉得自己在正确的时间做了正确的事,就像冥冥之中履行了他的命运。雷斯林不喜欢他解释不清的事情,让他感觉被人设计了。但是管他的呢,反正现世已经与他无关了,雷斯林还有他自己的旅程等着他。半精灵坦尼斯一直在像个老妈子一样絮叨他们早就该上路了;骑士史东整理他引以为傲的胡须打发时间;金月和河风静静地依偎在一起;而他的双胞胎哥哥卡拉蒙,就和多年前一样,像只盼望晚餐的小狗崽似的殷切地等着他。雷斯林从腰间的袋子里取出法术需要的材料,轻声念诵咒语,*感觉魔法像美酒一般在唇边起泡,熟悉的轻微晕眩现在更像是微醺。把法杖立在原地,雷斯林满意地看见他的法术以稳定的节奏绕着法杖转圈,如星尘的幽幽微光。

      该出发了,距离佛林特和泰索何夫的居所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真不明白活着的人怎么会以为死了就能安息呢。

*************************************************

      就算有人问起,蝙蝠侠也绝不会说他讨厌哥谭晴朗无云的夜晚。毫无遮拦的月光侵蚀了太多阴影,让他想起有时候不得不去的大都会,而月朗星稀的美景似乎对改善哥谭的犯罪率没有任何正面作用。蝙蝠侠更不会说最重要的原因其实是,没有云层的夜空使召唤他的蝙蝠灯无法形成清晰的图案。谁还没点儿无伤大雅的小执着呢。

      如果有人问起,超人大概会承认每次蝙蝠侠通知他去哥谭,都会让他回想起学生时代被校长叫到办公室的光景。当然他可没犯过什么事儿,他只是看见别的倒霉孩子去校长办公室的样子感同身受,胃都揪紧了。毕竟每次蝙蝠侠主动找他去哥谭,一定是出了什么非常不妙的事,而且通常都跟莱克斯·卢瑟有关。所以在他结束巡逻,准备回自己的小公寓来个电影马拉松却听到蝙蝠侠在通讯器里叫他过去一趟时,超人很难不叹气。倒不是说他不愿意去见蝙蝠侠,克拉克只是希望布鲁斯别只在有要紧事的时候才找他。

      超人飞进蝙蝠洞时,刚好听到阿尔弗雷德说:“……您说不是因为我的厨艺,那么我猜是餐具设计不太合您的意?下次我会准备一台填鸭机,您就可以一边用餐一边鼓捣您的电脑了。”

      填鸭式蝙蝠侠,这可不是什么能轻易从脑子里驱走的画面。克拉克在布鲁斯瞪他的时候尽力绷紧了脸。好在布鲁斯很快烦恼地磨了磨牙,抓起阿尔弗雷德给他准备的三明治泄愤似的塞进嘴里,胡乱嚼了两下后就着一杯牛奶冲下肚。老管家颇不赞同地看了他一眼,把给克拉克泡的咖啡放在桌上,点头致意后离开了蝙蝠洞。

      “你今晚回来得挺早。”克拉克清清嗓子,趁热喝起咖啡。

      “戈登给了我一份物证,一个闹钟。”

      “闹钟。”

      “这玩意刚才在证物室释放出满屋子的致死毒气,值班的警察以为是着火了,戴上防毒面具冲进去抢救物证才发现是这个闹钟。原本明天它将作为公诉人的重要物证呈上法庭,现在看来这个案件要重新调查了。”布鲁斯把一个装在物证袋里的闹钟丢给克拉克。

      “……你的意思是,这个闹钟本来是要在明天的法庭上释放毒气?”克拉克皱起眉,用X视线扫描闹钟:“我看到有个机关,不复杂,已经停止运作了。”

      “机关不重要,我叫你来是因为毒气。初步分析显示,毒气的成分跟稻草人的致幻气体很相似。”

      “我记得稻草人应该还在阿克汉姆……没错,他还在。”超人迅速用超级视力确认了一下。

      “稻草人应该只是提供了毒气配方,我对使用它的人比较感兴趣。”蝙蝠侠在电脑上打开了几个的档案:“有没有看到熟人?”

      “……这个被告,还有律师,上个月我在一个牵涉到卢瑟的案子里见过他们。你觉得是卢瑟想灭口?但在法庭上用证物释放毒气可不是他的风格。”

      “所以我觉得或许小丑也掺了一脚。不管怎么说,这只是个开端。”

      “小丑是怎么……等等,你听到刚才那个了吗?”超人突然警觉地飘浮起来,盯着虚空中的某一点,好像蓄势待发。

      “什么?”蝙蝠侠下意识地绷紧了肌肉。

      “那声音……召唤……”超人的双眼渐渐失神,表情向往,又好像在挣扎。

      蝙蝠侠直觉情况不太对劲,在超人透过蝙蝠洞和地面上的宅邸盯着可能是天上一个不知什么东西时就先摸到了腰带里的氪石戒指。几乎在超人做出要以超音速冲出蝙蝠洞的准备动作的同时,蝙蝠侠反射性地扑了过去,把氪石按在氪星人胸膛,勉强赶在他加速之前把他压在地面上。
  
      “你差点就把我的房子给开了个天井,我可不想躺在床上看星星。到底是怎么了,克拉克?”布鲁斯费了点劲制住克拉克,这氪星人虽然受氪石的影响,还是像着了魔似的纠集起仅剩的气力挣扎着。精神控制,真是屡试不爽。布鲁斯把克拉克的双臂折在他胸前,曲起膝盖压住,腾出手来摸到他脑后的某个穴位施压,只几秒,克拉克就昏睡了过去。

*************************************************

      “怎么……哎,氪石?”超人醒来发现自己被固定在一个工作台上,胸前还贴了一条粘着氪石戒指的胶带。蝙蝠侠正背对着他在操作电脑。

      “你刚才被精神控制了,希望你不介意我及时用氪石阻止你钻穿我的房子然后飞去某个地方——从时间上来看,我认为应该是这个时空通道。”蝙蝠侠把显示着一个虚空黑洞的卫星画面在屏幕上全屏放大,走过来查看他:“你现在还能听到什么声音吗?”

      “隐约,好像是要我穿过时空通道。你能把氪石拿开吗,我觉得应该至少去调查一下,总不能就让它那么开着吧。”克拉克无力地扭了扭,很不舒服。

      “门都没有,你给我在这躺着。我分析过你的脑电波,这次可不是普通的精神控制。”

      “超级精神控制?”

      “是魔法,而你,天才,对魔法毫无免疫力。所以在我搞清楚那个时空通道是怎么回事之前,你可以在这儿睡一觉。”布鲁斯说着还紧了紧固定带,然后开始寻找需要的工具和装备。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睡得着!”克拉克费力地抬起头看着他走来走去。

      “我叫阿尔弗雷德来给你念睡前故事?”

      “…………”

      “说正经的,你不能去。”收拾好东西,布鲁斯又回到电脑前操作起来。

      “说正经的,蝙蝠飞机还没修好,你一个人也去不了。所以在查清楚怎么回事之前你要一直把我捆在这里?还贴上一块氪石?”

      “是这么个意思。”

      “行行好,哪怕是为你自己,你不会想把我一个人留在蝙蝠洞里,就算有氪石。你看卢瑟哪次关住过我?我保证我能在你回来之前想办法逃脱。”克拉克挑衅道。

      “嗯哼。”

      虽然听起来心不在焉,但克拉克知道布鲁斯在考虑这个可能性——他可不会喜欢有个被魔法控制的氪星人脱离他的掌控,哪怕只有很小的可能性。

      “我现在可以抵御住精神控制了,它变得很弱,你穿上宇航服我就能带你飞过去。你把氪石带上,万一我再被控制,你也可以像这次一样制住我。”

      布鲁斯没说话,只是走过来皱着眉低头看他。

      “……速战速决?我以为我们手里头还有别的要紧事?”克拉克转了转眼珠,迟疑着补充道。

      “你得集中精神,克拉克。如果再被魔法控制,我就照你脸上来一拳了。”布鲁斯指着他的鼻子威胁说,然后恶狠狠地撕掉了氪石胶带。



      时空通道开启后,地球上很多人都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召唤,但超人无疑是能够最快到达的人——外星人。克拉克再次确认了绑在自己腰上和布鲁斯宇航服上的安全绳绳结,放开了布鲁斯。

      “欢迎下次继续选乘肯特航空。你觉得通道对面是什么?”超人小心地和时空通道保持着距离。

      “魔法。”蝙蝠侠显然没心情聊天,头也不抬地看着手里的检测仪。

      “还有呢?”

      “不管有什么,把它关上就行了。”

      “呃——怎么关?”克拉克在布鲁斯的眼刀飞过来之前就缩了缩肩膀。

      “你的超级视力看不见那边有什么?我检测不到任何读数。”

      “我只看见不停变化的色彩,看不穿………………”

      听到超人可疑的停顿,蝙蝠侠警觉地盯着他,同时伸手去摸氪石。

      “……星尘…………”

      克拉克轻声呢喃。

*************************************************

      太快了。布鲁斯只觉得眼前一花,就已经身处一个色彩变幻的巨大隧道之中。金色,银色,青铜,黄铜,红铜,黑色,蓝色,绿色,红色,白色,混沌的灰色。失重的空间扭曲旋转着,布鲁斯有种相对静止的错觉,然而克拉克拖着他径直向着远处一点微弱白光飞去。

      那点白光好像越来越接近,又好像永远也到不了。阳光毫无征兆地在眼前炸开,布鲁斯感到强劲的乱气流把他掀得翻滚起来。布鲁斯咒骂着笨重的宇航服,竭力调整姿势,透过头盔面罩确认状况,突然眼前一黑,接着身体就被什么巨大的东西紧紧攥住了。在他能做出任何反应之前,一个熟悉但惊恐的声音透过头盔震动着他的鼓膜:

      “我变成……我变成什么了!”

      “克拉克?!我们在往下掉!” 布鲁斯终于脱掉了头盔,强风让他睁不开眼。

      克拉克觉得身体很不对劲。他的脖子太长了,手太短了,好不容易才抓住了布鲁斯。他看到一对闪着金黄色泽的巨大皮膜双翼和一条长长的尾巴无所适从地被风撕扯着。

      “我变成龙了?!布鲁斯!我不会飞!” 

      “龙?!什么叫你不会飞!你不是有翅膀吗!”布鲁斯气急败坏地扯掉手套。比起克拉克竟然变成一头龙更让他难以置信的是,这头龙竟然不会飞,而他们在半空中往下掉。

      “我、我不知道怎么用!我不会飞了!”克拉克下意识地攥紧了布鲁斯,把他紧紧按在胸前。

      “放开我你这个笨蛋!想把我捏碎吗!”

      “可是——”

      “我不会掉下去!我只是需要爬到你背上……好了,现在张开你的翅膀,减速。”布鲁斯艰难地跨坐上龙脖颈和肩胛的交汇处,紧紧抓住克拉克的,呃,鬃毛。

      “什么?!我根本没用过这玩意儿!”

      “这玩意儿长在你身上!你就想象一下用滑翔翼飞行——好吧我猜你根本没有过任何关于飞行的想象,总之随便想象点什么减速就行了!”

      “哦——等等想到了,让我试试……哇!”克拉克想起蝙蝠侠掠过夜空的身影,猛地伸展开皮翼。强风像石块一样冲击着翅膀,差点把他掀翻,不过他们立刻保持了高度。

      “很好,就是这样,让翅膀吃满风,顺着气流慢慢下降,盘旋,盘旋!你搞什么!”

      “我在试!”

      “别告诉我你飞来飞去这么多年都没感受到过空气动力学!用上你的尾巴保持平衡!”

      “那只是外观上看起来像是飞,本质其实更接近制造空间褶皱进行、噢、移动。我觉得好像抓住要领了……”克拉克努力控制全身的平衡,全然没意识到他已经低低擦过下面森林的树梢。

      “小心前面的树——!”

      一棵格外高大的树结束了克拉克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飞行,他在落地之前只来得及勉强用短小的前肢够到被惯性甩出去的布鲁斯,把自己蜷成一团承受撞向地面的冲击。在翻滚了四五次终于停下来之后,克拉克满意地发现他总算确保没有压到布鲁斯,鉴于这一连串的变故,他觉得自己可以稍微昏过去一会儿了。

*************************************************

      “克拉克?醒醒,你还好吧?”

      “我的背好像断了……”克拉克嘟哝着抬起头四下看了一圈,发现布鲁斯已经卸掉了笨重的宇航服,拿着检测仪寻找信号。

      “记得提醒我再也别搭你的航班,我的死亡可能性清单已经够长了。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用背着地?起落架故障了?”检测仪显然一无所获,布鲁斯烦躁地把它扔到那堆宇航服上。

      “我只是尽量在学你的滑翔方式,可是撞到树让我失去了平衡,我看见你被甩出去就想转过身来抓住你。”

      “……好吧,不过下次记得学学探索频道里那些大鸟的着陆姿势,呼扇翅膀,收腹提胸,脚尖着地,尾巴控制平衡——可能生理结构有点差异,但要领都一样。”

      “我只是需要几分钟来适应我的新形象,下次保证平稳着陆,行不行?话说回来,能不能给我说说这来龙去脉,我可能在时空通道前走神了那么几秒钟。”克拉克挣扎着翻身站了起来,试着动动翅膀,甩甩尾巴。在布鲁斯翻白眼懒得理他的当儿,克拉克伸长脖颈眺望了一番,发现他们身处一片望不到边的森林,杳无人烟,不过暂时没有危险征兆。这会儿他终于能好好看看自己的新形象,全新的生理结构能让他看到几乎整个身体——啊哈,金鳞闪闪的巨龙。

      “我有个问题,虽然体型改变了很多……你觉得我这身闪亮的黄金色鳞甲会不会其实就是我的衣服变的?”克拉克垂下脖子,满怀希望地问道。

      “哈!你管那保险丝的颜色叫黄金色?如果我没被你笑死,回去就送你一座纯金的龙雕像,小镇男孩。还有你现在确实没穿衣服,我猜这就是你想问的。”布鲁斯用两根手指拈着一片蓝色布料晃了晃。




*:斜体字为引用龙枪系列小说的原文

评论
热度(4)

© 路半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