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半仙

存文,防失忆补漫笔记
所有文都是无差,无差,无差
路半仙是路边瞎算命骗钱的半仙(。

【B/S/B】【龙枪】Just one of those worlds【Millenia】 #02

2.  超人不会魔法·蓝龙



     “再试试,说不定是你没吸足气。”

    蝙蝠侠站在一块石头上昂首叉腰,示意超人继续尝试。

    “你说得倒轻巧,我都试了有一刻钟了,说不定这个世界的龙根本不会喷火呢!”克拉克忿忿地说着,还是深吸一口气,使劲呼了出来。没有火焰,没有狂风,甚至连原本的冰冻呼吸也没有。连续呼气只让他觉得嗓子干痒,变成龙型的超人挫败地咳嗽了两声:“根本什么都没有,我也不觉得会有什么。通常我都知道要达到什么效果需要怎么做,可现在我完全想象不到这个身体还能干什么,除了飞。”

    “不可能,你一定是没做对。不管是西方的还是东方的,你什么时候见过不会喷火的龙了。就连超级马里奥的龙都能喷火。”布鲁斯不可置信地皱起眉。

    “容我提醒你,你我都没见过真正的活生生的龙。再说我们世界的幻想怎么可能刚好就是这个世界的自然法则?”

    “你如果连喷火都不会,那你还剩下什么!热视线和X视线没了,冰冻呼吸没了,你的那堆‘超级’劳什子也都没了,现在居然连喷火也没了!”布鲁斯掰起手指一样一样点数着他们落地后两个小时以来检验到的超人失去的能力,简直就是灾难。

    “嘿!我还能飞好不好!虽然不能像我正常状态那样随心所欲地控制速度,但至少还能飞。”克拉克不满地咕哝着,还有点不安。突然被吸进(这是他记得的版本)诡异的时空通道,突然出现在一个不知名的世界的半空中,还突然失去了几乎所有超能力,哦对了,还变成了一头身长将近10米的巨龙。其实在半空中他就隐约觉得不对劲,他的超级视力和听力都不起作用了。可真正让他心烦意乱的是落地后布鲁斯的敏锐和固执,要他一样一样地试他的超能力,而每次无果而终都令挫败感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还有一样,我们可以试试这个世界的太阳光对你的恢复力有没有影响。”布鲁斯抄着手沉思半晌,不死心地说。

    “我能问问你想怎么试吗?”超人——龙警觉地预感到不妙。

    “拿石头用力砸你的尾巴尖儿,看它能多快消肿。”蝙蝠侠故意咧嘴一笑,露出两颗尖锐的虎牙。

    “你敢!我要去WSPA(世界动物保护协会)告你!通知你的律师准备吃官司吧韦恩先生!”克拉克夸张地蹦了一跳,把尾巴尖收到前爪里紧紧攥住,同时悲哀地发现这具庞大的身躯行动起来远远不能算敏捷。

    叹了口气,布鲁斯在石头上坐下来。他们已经折腾了两个多小时,除了差点摔死,超人失去了所有的超能力(靠翅膀飞不能算超能力),和身处一个不知名世界的不知名森林之外一无所获。不过想开一点的话,至少这个世界适合人类——还有龙——生存,有阳光空气土壤和树,并且虽然没了超能力,克拉克也不算彻底丧失了战斗力。他们只需要尽快找到办法回去,他预感哥谭和大都会正酝酿着一起大事件。蝙蝠侠抬起头来想和超人讨论一下接下来的计划,却发现变成黄灿灿的巨龙的超人正一脸忧虑(他也不知道是怎么看出表情的)地打量着森林,显然也在担心同样的事情,只是他仍保持两只前爪攥住尾巴的姿势,看起来相当好笑。唉,愚蠢的不可理喻的世界,这里可千万别除了龙还有魔法——

    “克拉克,试试魔法!”布鲁斯突然灵光一闪,从石头上弹了起来。

    “魔法?”克拉克收回思绪低下头。

    “说不定你的超能力在这个世界变成魔法了,你一到这儿不是就变成龙了吗。”

    “呃,我以为你不相信魔法,这个词从你嘴里说出来可真怪。”

    “别废话了,快试试!”布鲁斯不耐烦地催促道。

    “好吧……”克拉克闭上眼睛,聚精会神了一会儿,睁开一只眼睛询问道:“……嗯,介意告诉我怎么试吗?”

    下意识地跟着他屏息凝神的布鲁斯呛了一口气:“我怎么可能知道!你才是那个变成龙的人!”

    “可我从来没用过魔法!我连用魔法是什么感觉都不知道,仅有的几次被魔法攻击的感觉也快不记得了,我天生就和魔法无缘。”克拉克有点委屈,还从来没有人在魔法上要求过他。

    布鲁斯看起来受到了彻底的打击,他只是无言地仰起头,掌心按在眼睛上。

    “……别担心,我觉得这个身体还是挺适合战斗的,有长脖子,尾巴,利爪还有翅膀,力气也挺大,实在不行还可以用牙咬,我甚至能轻松看到自己的后背。”克拉克试图安慰,可他也不太清楚自己到底在说什么。

    “长脖子!你是要像长颈鹿那样用脖子去抡敌人吗!所以你现在就只是一头长了翅膀的大型动物!一头麻瓜龙!”

    这不是克拉克第一次见识布鲁斯暴跳如雷,当然也不会是他第一次反唇相讥:

    “你又懂了!谁规定的这个世界的龙就必须会魔法!说不定这儿根本不叫龙呢!与其在这里毫无依据地瞎猜,还不如先搞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现在给我闭嘴,爬到我背上来,我得带你这个书呆子去‘真实世界’兜兜风。”

    布鲁斯深吸一口气想反驳,却苦于找不到任何逻辑漏洞,但又不愿就此承认克拉克的建议(虽然语气不太友善)。僵持了几秒,他强迫自己咽下这口气,翻身跳上龙背,以不必要的力道重重揪住克拉克的鬃毛以示意可以起飞了。反正来日方长,这笔账还得走着瞧。

    克拉克知道这次的小小胜利今后布鲁斯会让他付出十倍的代价,但那是未来的他要烦恼的事,现在他尽可以得意一番。伸展开巨大的皮翼,巨龙轻快地腾空而起。

              *********************************************************

    日照,气流,云层,森林,左边的地平线上还有一道模糊的山脉,一切看起来似乎和地球没什么区别。只是这片森林看不到边际,也丝毫没有人类活动的迹象——或者别的任何会形成文明的生命迹象。天色越来越暗,蝙蝠侠推测这个世界的时间周期也和地球很相似。如果不是超人变成了龙还失去了所有超能力,他很难相信这里是另一个时空而不是哪个可悲的疯子搞出来的主题乐园。不过在弄清楚这个世界的状况之前,蝙蝠侠仍然保留主题乐园的假设。

    “我们已经飞了快半个小时了吧,怎么还是什么也没找到,全是树。”超人无聊地展平了翅膀,让风托着他。
“才17分钟而已,你就累了?”

    “不是累,只是这里连个活人都没有,这么漫无目的地飞真的有用吗?”

    “刚才是谁说,我引用你的原话,‘我得带你这个书呆子去‘真实世界’兜兜风’来着?你确定你的方向感还健在?”

    “唉,咱们怎么就不能掉到一个有人烟的地方呢。”克拉克半是自言自语地说着,一边极力眺望前方:“要不去那座山附近碰碰运气?”

    “也好,至少可以作为参照坐标。”布鲁斯轻巧地翻身站起来,从龙脖颈和翅根的交汇处移动到较为平坦宽阔的龙背上趴了下来:“亲爱的,你慢慢飞,我补个觉。”

    “什么,你让我一个人飞,自己去睡觉?你这‘亲爱的’也太过分了。”克拉克在不破坏身体平衡的范围内扭动背部以示不满。

    “嘿,老实点,安全飞行,”布鲁斯拍了拍覆满鳞片的龙背,“我就不投诉你的肯特航班连个垫子和毯子都没有,座位还这么硬了。另外不需要客舱服务,遇到紧急情况再叫醒我。”

    克拉克当然知道布鲁斯很累了,在蝙蝠洞的时候他就扫描过蝙蝠侠的健康状况,除了几处瘀伤外骨头内脏尚且完好,但显然又超过24小时没合过眼了。如果能有什么办法让布鲁斯至少每天保证睡眠,克拉克绝对乐意用他的超能力来交换。好吧,或许只是他所有超能力的其中一种,不过现在看来,似乎他的愿望以一种相当扭曲的方式实现了。克拉克不愿意去考虑失去超能力对他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他强迫自己专注于适应这个全新的状况,做好准备,不管接下来要面临的是什么。再说蝙蝠侠正趴在他背上睡觉,这实在不能不算是一件非常令人分心的事情。

    “睡吧,”克拉克像是说给自己听一般轻声低语,“睡吧,亲爱的。”

              *********************************************************

    不得不说克拉克很享受这样的飞行,全身肌肉彼此牵扯联动,皮翼沿着风的肌理切进气流,稳稳托住他庞大的身躯。除了掠过耳畔的破空声,克拉克专注地听着自己巨大的心脏强有力地跳动,他甚至能感受到血液在血管里一下一下推进的节奏。他飞得很稳,布鲁斯在他背上形成一块温暖平静的触感,有那么短暂的一刹那,克拉克恍了恍神,觉得他会永远这么安宁地飞下去。我以后一定会想念变成龙的这段时间——克拉克突然这么想到。

    原本远在地平线的模糊山脉已经清晰可见,高耸的顶峰盖着斑驳的皓雪,在落日余晖中呈现出多变的橙色和紫色。就在克拉克想要加快速度赶在天黑之前到达山脚的时候,突然感到自己像落入水中一般闯入了一片充满威胁与压迫的凌厉空间,几乎同时,布鲁斯在他背上一激灵,整个人弹了起来。

    “怎么回事,我还以为我们被雷劈了。”布鲁斯快速回到克拉克肩颈交汇处坐稳,惊讶地发现自己抓住克拉克鬃毛的手竟然在发抖——不只是手,他全身的肌肉都因为突然紧绷而微微颤抖着。

    “不知道,感觉不妙。”克拉克警觉地控制速度,用力扇着翅膀提升高度。

    下面的森林还是一片平静,在暮色中甚至比白天更加平静,没有一丝活物的迹象。但布鲁斯分明感觉到恐惧和绝望穿透了他的皮肤和肌肉,翻搅着他的五脏六腑,难以承受的压迫感压垮了他的身体,几乎让他背过气去。克拉克的状况似乎没那么糟,但也拉紧了每一条肌肉,如临大敌地搜寻压力的源头。

    蝙蝠侠强迫自己按一定的节奏呼吸,尽快恢复行动能力,同时在视野范围内确认环境。空气里充满了无声的躁动,蝙蝠侠绷紧的神经捕捉到一丝搅乱气流的细微声响,他猛然惊觉地抬头,一片巨大的暗蓝色阴影正在他们30米左右的上空做俯冲前的最后一次振翅。

    “克拉克!”蝙蝠侠来不及说完,扑上超人——龙的脖子用力往右边掰,超人顺势侧过身躯,仰头就看见那片暗蓝色阴影放出一道刺眼的线状闪电。超人立即加速,闪电堪堪擦过他的尾尖,留下一阵静电烧灼的刺痛。

    显然来者不善。闪电落空后的下一秒,那几乎要遮蔽视线的巨大阴影挟着迅猛的速度和庞大物体所产生的压迫感朝他们俯冲下来。超人瞬间判断自己和袭击者之间二十来米的距离不太可能躲过这一击,索性翻过身收起后肢来迎上那阴影,准备在冲撞的时候将它踢开。

    但那片阴影像是看出了超人的意图,硬生生地拧着身躯避开了直接冲突。在错身而过的片刻,超人和蝙蝠侠终于看清那片影子是一头巨龙。空气中弥漫开一股臭氧的气味,它坚硬的鳞片上摩擦起噼啪作响的静电,在最后一丝暮光下闪烁着幽蓝的微光。

    太阳早已沉下地平线,天色虽然还没彻底暗下去,却也昏暗得难以辨物。偷袭他们的巨龙一击不中后迅速拉开距离,朝森林坠去。

    “刚才那是龙?”布鲁斯重新在克拉克的龙肩上坐定,刚才的突然翻转差点把他甩下去,“看来得给你配个鞍,下次做高难度动作之前提个醒行不行?”

    “是得配个鞍,你刚才肯定揪掉了我好几根毛,我可不想以后和卢瑟一起去选假发。”克拉克假装心疼地晃了晃脖子,嘴里开着玩笑,眼睛却一直在搜寻另一头龙的身影。

    “还不是你脖子太粗我抱不住,几根毛而已,至于吗。”布鲁斯嗤笑一声,“要是真把你揪秃了,我就给你建一个假发品牌,正好拯救你无药可救的发型。”

    “谢谢你了,我的发型挺好。”克拉克极力在黯淡的森林上空寻找巨龙的踪迹,“你能看见他吗?”

    话还没说完,蝙蝠侠就发射了一枚照明弹,炽白的光源徐徐升起。凭着龙鳞的反光,超人立刻找到那头袭击他们的龙正在右斜下方沉默地维持一定高度,它显然被照明弹吓了一跳,迅速振翅支起身躯面对超人,一副戒备的姿态。

    “你是在等着和它互相祝晚上好还是怎么?”蝙蝠侠拍了拍超人的脖子催促道。

    “先看看,我们可能是闯进了他的领地,说不定它只是防备入侵者呢。”超人扇着翅膀停留在目前的高度,同时也不动声色地调整姿势做好迎战的准备。

    如果说之前被偷袭时没看清,那这次超人和蝙蝠侠则是眼睁睁地看着巨龙弓起脖子,随着一声撕裂般的尖啸,一道青白的线状闪电从它森白的两排利齿间迸出,斩开空气向他们直击而来。

    虽然看不见蝙蝠侠的表情(时间太短也没办法开口),超人十分确定他一定在内心暴跳如雷:“去你的肯特!我就知道龙不可能不会喷火!只是你不会而已!”

    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呢,韦恩先生。

    眼见着闪电劈过来,蝙蝠侠只来得及把姿势调整到蹲在龙肩上。另外虽然看不到超人的脸,蝙蝠侠相当肯定他一定在心里大声辩解:“这只是闪电!和喷火有本质上的区别!所以严格来说我又没说错!”

    滚你的,肯特。

    蝙蝠侠在闪电击中他们的前一秒算准角度用尽全力跳了出去,超人则借着那点反作用力勉强拉起脖子躲避闪电。这次距离太近,闪电边沿扫过超人的翅膀根部,留下一道不算太深的烧灼痕迹。但超人无暇顾及,他看见蝙蝠侠在空中撑开披风朝那头会喷闪电的龙俯冲下去,他也一甩尾巴潜身俯冲。

    照明弹已经落到跟那头龙差不多的高度,再有个几秒就会掉进森林。趁着还有光源,蝙蝠侠摸出一个黑色小球掷向那头龙,小球在准确命中龙头的瞬间炸开形成一片黑色胶状物黏住了它的双眼。突如其来的黑暗让巨龙发出错愕的嘶叫,试图在空中保持平衡和方向,但动作明显乱了节奏。超人趁着俯冲的势头用四肢重重踏在巨龙失去防备的胸腹,借着把它向下踢的反作用力保持住高度,然后接住了在空中滑翔的蝙蝠侠。

    巨龙竭力扑扇着翅膀,但失去了视力让他最终没能找回平衡,它摔进了下面的森林,压倒一大片植物。超人不敢大意,赶在巨龙把黏住眼睛的东西弄掉之前紧跟着降落下去,一只前爪按住巨龙的左翼,另一只按住它的脖子,后肢踩住躯干,彻底制住这头龙。然而巨龙的体型比超人要大上不少,它胡乱挣扎着,蛮力让超人很难固定住它。超人改变策略,用两只前爪死死按住巨龙的脖子,后肢踩住它的左翼。龙发出痛苦的嘶吼,很快就放弃了挣脱,安静地侧躺在被它压得一片狼藉的地面。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懂我的语言,但我们没有敌意,不会攻击你,好吗?如果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就请你不要动,我们会弄掉你眼睛上的东西。”

    超人试探着说完,等了几秒钟,爪下的龙静静地躺着,只有被踩住的喉咙发出艰难呼吸的嘶嘶声。超人不确定巨龙是听懂了他的话,或只是在等他放松好伺机逃走,就在他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地上的龙从被压迫的嗓子里挤出一句话:

    “是的我听懂了你的话,现在能不能请你好心地放开我的脖子。”

    超人挑了挑眉(如果他有的的话),慢慢地把前爪从巨龙的脖子上收回来,他感觉到蝙蝠侠拍了拍他的背,提醒他不要放松神经。龙抖了抖脖子,咳嗽了两声,微微仰起头沉默地催促着。

    “我现在要放开你的翅膀,然后我们可以谈谈,好吗?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们没有敌意。”超人用他最威严友善的“超人声音”对巨龙说。

    “好的。”巨龙柔声回答,维持躺在地上的姿势。

    超人小心地从龙的翅膀上退开,同时控制好重心以防有变。蝙蝠侠也在他肩上无声地调整到随时可以投入战斗的状态。一开始那种灭顶般的压迫和恐惧已经消失殆尽,蝙蝠侠推测那可能是这头巨龙的某种能力。

    得以解放的龙反射性地绷紧了肌肉,像是权衡了一番之后,又慢慢地放松,撑着身体站起来,用前爪撕掉黏住双眼的黑色胶状物。

    “我们谈谈。”巨龙平静地说道,伸展了两下被超人踩住的左翼,将皮翼折叠起来在背后聚拢。

    这时天色已经全黑了,月亮不知何时已经升起,银白的冷光洒在这片刚刚被碾压出来的空地上。超人和蝙蝠侠现在才真正看清这头巨龙的全貌。它的鳞片在月光下呈现接近黑色的靛青色,或许在光线明亮的时候会是更鲜艳的蓝色;龙的眼睛是澄黄色,正警戒狐疑地打量评估着他们;并且显而易见,它的体型比超人要大——光是脖子就比超人长了一米左右。

    克拉克一时找不到任何语言来描述这头充满力量的美丽生物,这活生生的散发出无可比拟的生物气场的形象像烧红的烙铁一样印在他的大脑皮层上,令所有他曾经看到过的文字绘画乃至数字模型都变成了一盘毫无生气的散沙,绝无可能塑造出他眼前的景象。他想说点什么,然而每一个字都像抓不住的轻烟一样模糊消散。他不知道布鲁斯怎么想,但他现在只是由衷地为自己能够目睹到这生物而赞美不管哪个创造了他的造物主。

    布鲁斯根本不用想就知道克拉克现在一定因为这头蓝龙的形象而心醉神迷了。是的,蓝龙的确是超乎语言的美,精致、紧凑、凶猛,更不要说他的力量和能力,布鲁斯不得不承认有的东西在亲眼见到之前简直是无法想象的。他只是不理解明明他们就有一头龙(克拉克)了,长得差不多的别的龙有什么好看的。如果单从欣赏的角度来说,布鲁斯并不喜欢蓝龙那种剑拔弩张的逼人气势。别忘了这头龙在两分钟前差点用闪电劈死他们,还是两次,而且现在最重要的是收集一切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

    “黄铜龙和黑袍人类法师,这样的组合可不多见。”沉默了半晌,蓝龙似乎完成了它对眼前这陌生的一人一龙的评估,以一种斯文的语气先开了口。

    法师?布鲁斯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可是他收到过的最离谱的评价,不过就让蓝龙以为他是法师也没什么损失。克拉克似乎对“黄铜龙”这个名称有话想说,但很识趣地没出声。

    “你们不当我是敌人,那么我就当你们是朋友,”蓝龙继续说着,黄玉色的眼睛微微眯起,“请告诉我,朋友,是什么把你们带到这片罕无人迹的森林来的?”

    “我们只是路过。”克拉克谨慎地回答,不知道布鲁斯想采取哪种策略,所以他不能多说。

    “我们迷路了,想去前面的山上找找路。”布鲁斯干脆地说。

    克拉克看见蓝龙的眼皮动了动,眼神闪烁了一下。

    “卡若理山脉……我斗胆猜测,你不是这个世界的本土龙,而你,法师,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类?”蓝龙看这一人一龙没什么反应,继续柔声说道:“很多年前金属龙就离开了安塞隆大陆回到巨龙列岛,天空中已经很久没出现过金属龙的身影了。最近几年这个世界的时空变得不太稳定,我想你们是通过时空隧道来的?”

    “我们更像是误入了时空隧道,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们回去吗?”布鲁斯一副苦恼的表情。

    “啊……”蓝龙露出了然于心的神色,担忧地回答:“我恐怕无法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但曾经有传言提到大法师塔的主人可以打开时空隧道,或许你们可以去试试运气。”

    “大法师塔。”克拉克重复道。

    “是的,在卡若理山脉的西边,奎灵那斯提南边的威莱斯森林里就有一座。在森林上空飞,你们不会看漏那座塔的。”

    “谢谢,我们会去看看的,抱歉打扰到你了。”布鲁斯拍拍克拉克的脖子,示意他们该离开了。

    “我能问问为什么这个世界的时空会变得不稳定吗?”克拉克伸了伸翅膀,还是忍不住好奇心问了一句。

    蓝龙沉默了,就在克拉克以为他不会回答了的时候,他仰起头看着夜空,以一种遥远而麻木的声音说道:

    “请抬头看看星空,我的朋友。这个世界的夜晚有三个月亮,银月索林那瑞,红月努林塔瑞,黑月努塔瑞,分别是掌管善良、中立和邪恶魔法的神。这三个阵营司掌着整个世界的生物,善良阵营与邪恶阵营彼此对立争斗,中立阵营则维持平衡。这些神在夜空中有各自对应的星座,像是要提醒我们神的存在。”

    克拉克和布鲁斯听着蓝龙缓缓的低语,抬头辨认着星空。

    “……有两个地方没有星座?”布鲁斯发现繁星之间有两个明显的空洞,无声地盯着这片大陆。

    “那是帕拉丁和塔克西丝,善良阵营与邪恶阵营的主神,他们的星座已经消失很多年了。”蓝龙的声音轻柔而伤感,继续解说着:“有传言说他们在上一次大战中失去神格,变成了凡人……谁知道呢,或许他们已经死了。”

    克拉克和布鲁斯没说话,这个世界的法则对他们来说太过陌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而帕拉丁也是时空通道的守护神,没有了他,这个世界的时空多少总是会受影响。”蓝龙摇了摇头,把目光从夜空中收回来看着这来自异世界的一龙一人:“不管怎么说,这就是现状了。祝你们能够顺利回到自己的世界,我的朋友。”

    克拉克想说点什么,张开了嘴又找不到合适的句子。

    “谢谢你。”布鲁斯简短地结束了对话。

    蓝龙看着克拉克挥起翅膀,强有力的后肢在地面一撑,纵身跃到空中。

    “请稍等,”蓝龙突然叫住克拉克,“万一我们以后无缘再见——当然我希望那是你们顺利回去了,但能否告诉我你们来自哪个世界,我的朋友?”

    克拉克的双翼用力推着空气,在空中攀升着,同时低头看向蓝龙:“中土(Middle-earth),我们来自中土世界。再见了,朋友。”

    克拉克飞得很快,不出几分钟蓝龙所说的卡若理山脉就离他们更近了。他听见布鲁斯终于忍不住在他背上偷笑起来:

    “中土世界,中土世界?你认真的?你今天是铁了心要笑死我?”

    “反正你也是想随口胡诌一个告诉他,说中土世界不是一样的嘛。”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只是想说这个词而已,好好开你的飞机吧Ringer,让我笑几分钟。”

    “祝你笑掉两颗牙,Dracula。”



评论(1)
热度(3)

© 路半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