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半仙

存文,防失忆补漫笔记
所有文都是无差,无差,无差
路半仙是路边瞎算命骗钱的半仙(。

【B/S/B】【龙枪】Just one of those worlds【Millenia】 #03

3. 施拉克


    考虑到夜间飞行的风险,以及超人第二次在滑翔中打瞌睡之后,蝙蝠侠决定最好找个地方休息到天亮再继续赶路。他们在一片看起来比较安全舒适,还有一条小河穿过的草地降落,升起营火。

    布鲁斯去河边洗脸喝水了,克拉克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下来,伸长脖子眺望起夜空,呈下峨眉的银月,露出新月月牙的红月,看不见的黑月,还有满天繁星。

    “三个月亮,哈?你觉得蓝龙的话有几分是真的?”

    “90%应该都是真的,它没必要在这个世界的地名和历史上骗我们,只是没告诉我们所有的情况。”布鲁斯一边走回来一边用手抹掉脸上的水,蝙蝠面罩像兜帽一样挂在脖子后面。

    “或许它只是想把我们打发走。你觉得我们会在蓝龙说的大法师塔找到回去的办法吗?”

    “希望渺茫,但我们也得尽可能地收集信息。既然叫大法师塔,应该会有书籍地图之类的东西吧,说不定还有法师。”

    “哈哈,法师。蓝龙说过你是黑袍法师,你应该试试能不能使出魔法。”克拉克半是戏谑地看着布鲁斯,而布鲁斯则盯着跳动的营火。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会魔法。”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我还变成龙了呢。试试嘛,你就没感觉到魔法的力量在你血液中奔腾?说不定你还能把我变回人形。”克拉克满腔期待地分析着。

    布鲁斯抬起眼来,似乎在认真感受他身体里可能存在的任何一处魔法源头,然后耸了耸肩:“目前为止我只感受到了低血糖。”

    “……你的万能腰带里就没带点口粮?”卡拉克的脖子夸张地垮了下去。

    “和你去大气层外侦察带什么口粮,本来就只是一两个小时的事情。倒是你飞了这么久都没饿吗?”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没饿,去帮你找点吃的?”

    “天亮再说,先睡吧。”布鲁斯裹了裹斗篷,在营火前侧躺了下来。

    “呃,你要在那里睡吗?”克拉克有些犹豫地问。

    “那不然要在哪里睡。”

    克拉克没说话,只是迟疑着抬起巨大的左翼,对上布鲁斯询问的眼神。

    “……噢。”布鲁斯露出开窍的表情,爬起来走到克拉克翅膀下面观察了一番,最后挨着克拉克的侧腹躺了下来,头靠在他曲起的前肢上。

    克拉克轻轻放下皮翼,确保它在自己左侧形成一个帐篷,然后小心挪了挪身体,重心移到右侧并弯起脖子把头塞到翅膀下面圈住布鲁斯,他可不想睡着了翻身把蝙蝠侠压成蝙蝠饼。

    森林像没有活物一样静谧死寂,只有营火燃烧时偶尔发出的噼啪声,克拉克感受着火焰温暖的辐射,很快意识就一层一层地模糊起来。

    当克拉克被拍醒时,有那么几秒钟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直到布鲁斯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醒醒,我们被包围了。”

                        **********************************************

    在营火所能照亮的范围和森林的黑暗交界处,隐约能看到些许不属于植物的黯淡反光,一闪而过。圈住这片草地的森林还是一派安宁,但明显不再死寂。

    克拉克暗暗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晃了晃脑袋试图甩掉困倦,身旁布鲁斯早已做好了战斗准备,沉默地裹在蝙蝠面罩和披风里。包围住他们的暗影保持着安静,既不进攻也没有散去的意思,蝙蝠侠和超人屏住了呼吸,一时之间草地上只有木头燃烧发出的轻微声响和水流的平缓声音。

    “请不要紧张,你们在这里很安全。”

    林间看不透的黑暗之中一个浑厚的声音打破了僵持,声音的方向亮起一团朦胧的白光,慢慢向开阔的草地走来。当它最终走到克拉克和布鲁斯能看清的距离时,笼罩着它的微光与银色的月光相互交融,形成一圈纯净而不容侵犯的威严光晕。

    如果说蓝龙的形象让克拉克心醉神迷,那么这发光形体的出现对他来说简直要摄魂夺魄了。对被很多人当做神一样崇拜的超人来说,这也许是他见到过的最具有神性的景象:一头纯白的独角兽,如白炽燃烧的怒日一般耀眼,又如薄云中的满月一般柔美,带着创世至今的超然智慧和包容。

    布鲁斯毫不怀疑如果克拉克现在还是人形,他一定早就为这个神圣的形体跪了下去——现在他只能弯曲四肢,腹部贴地,前额朝着独角兽尽可能地垂下头以示敬意。布鲁斯也为自己竟然还能保持站姿而惊讶,他只是放松了扣着蝙蝠镖的手,褪下了面罩微微低头而已,同时不断提醒自己这圣洁的独角兽只不过是这个主题乐园世界里的神,况且比起神它更像是某种巨大力量的实体,蝙蝠侠可不会对任何力量屈膝,哪怕是神(记得回去写进他的蝙蝠章程里)。

    “欢迎你们,来自其他世界的朋友,尽管现在并不是适合待客的和平年代。”独角兽略带歉意地说道:“但你们正是为此而来,我一直在等你们。”

    布鲁斯警觉地和克拉克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者有些犹豫地发问:

    “是你打开时空通道的?我们的确是听到魔法召唤,呃,我是说我,才穿过时空通道过来的,严格来说我的朋友只是被我拖过来的。用魔法召唤我的也是你吗?”

    独角兽没有回答,只是微微朝身后看了一眼,它背后的漆黑森林中走出一个高大的上身赤裸的人类——当他走近之后,布鲁斯和克拉克才看清他原来是一个半人马,双手握着一根木杖,*顶端是金色的龙爪,抓着一颗闪亮的水晶球。半人马走到独角兽的身后恭敬地停下来,沉默而严肃地看着营火对面的一龙一人。

    “时空通道和召唤你们的法术是这个世界曾经最伟大的法师,掌握过去与现在的强者雷斯林·马哲里留下的,连同他的玛济斯法杖。”独角兽停顿下来,半人马会意地走上前,将法杖带到布鲁斯和克拉克面前。

    “我们的世界正面临一次重大变故。虽然过去的近百年里我们极少在接连的灾难之间有过喘息的机会,这一次的变故或许会导致整个时空的崩溃,也或许会给这个世界带来全新的开始。但毫无疑问,世界正逐渐陷入一场混乱——谁也看不透它究竟是一个前兆还是只是混乱本身,也不知道它是因何而起,将止于何处。雷斯林·马哲里将他的法杖托付于我,交给回应他的法术召唤而来的人,希望你们能够帮助这个世界。”

    布鲁斯仔细听着独角兽的每一个字,把它们和之前在蓝龙那听到的信息放在一起,试图拼凑出一个大致的脉络。他突然发现半人马把法杖递到他面前等着他拿走,而克拉克和独角兽正安静地看着他。

    “怎么,回应法术召唤而来的是这头龙,我只是被拴在他身上的安全绳拖过来的。”

    “我觉得你比较适合拿法杖,你看我的爪子,而且我是麻瓜。”克拉克故意缩起两只前爪,耸了耸肩。
布鲁斯没忍住翻了个白眼,站在原地没有动。

    “不要怀疑,来自其他世界的法师,法杖选择了你。”独角兽看出布鲁斯的戒备,柔和地说。

    犹豫着,同时也怀疑独角兽是怎么看出一根木棍做出了什么选择,布鲁斯还是接下了法杖,感觉这根木头像是在他手里拿了十几年一样熟悉趁手,这让他皱起了眉头。

    “我不是法师,在我来的世界不是,在这个世界也不会是。”沉默了半晌,蝙蝠侠最后决定他可以相信独角兽的话,但不接受法杖。他想把法杖递还给半人马,可半人马只是满脸怒气地瞪着他,蝙蝠侠只好轻轻把法杖放在草地上。这个动作激怒了半人马,他的前蹄用力踏着草地,溅起零星的泥土和草屑,肌肉纠结的双臂因握紧的双拳紧绷起来——蝙蝠侠知道如果不是那头独角兽在场,这个半人马早就攻击他了,周围黑暗的森林中也隐隐传出骚动。蝙蝠侠很快瞥了一眼超人,发现他正担忧地看着自己。

    这个小镇男孩不会真的以为事情就该这么顺理成章吧?蝙蝠侠叹了口气。蓝龙毫无疑问没有告诉他们所有的事实,大法师塔也很有可能无法让他们回到哥谭,但这头独角兽所说的也不见得就完全可信。超人变成了龙而且失去了所有超能力这件事一直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虽然克拉克看起来适应得很好,甚至在之前和蓝龙的战斗中依然能和自己配合无间,蝙蝠侠还是无法释怀。来到这个世界后他们收集到的信息太少,而事情又发展得太快,让蝙蝠侠不得不心存疑虑。

    “我和我的朋友,我们来自中土世界,”布鲁斯暗暗希望“中土世界”这个玩笑能让克拉克找回一丝警惕,“在那里我是个普通人,凭我的技能和头脑来实现我的目标。而我的朋友……可以说天赋异禀,和我有着几乎相同的信念,我很荣幸能够称他为朋友。但在我们的经历之中,我从来都没有接触过魔法或是摸到过魔法的实质,我的朋友也从来没有变成过龙,还失去了他的所有天赋。如果是你把他变成龙的,请把他变回原来的样子。你说我们是受召唤而来,我以生命向你发誓,不管你要我们做什么,真正的他会让事情变得非常简单。”

    独角兽看起来有些惊讶,但很快又恢复了祥和平静的表情。它优雅地向前踱了几步,一边对瞪着布鲁斯的半人马点了点头,半人马最后恨恨地看了布鲁斯一眼,转身走进了森林里。

    克拉克有话想说,但他看见布鲁斯用眼神叫他现在别插嘴。作为记者,他在采访的时候喜欢以他最想知道的问题开始提问,观察受访者的反应,分析他们的回答,再根据自己收集的数据资料得出结论写成报道。但蝙蝠侠有他自己的一套调查方式。

    “我明白,你们来自的世界和这里有很大的差异,你们有很多疑问。夜还很长,我们可以慢慢聊,请坐,黑袍法师。”独角兽靠近营火跪坐在草地上,仪态像坐上宝座的国王一样威严,耐心地看着布鲁斯等他就坐。

                        **********************************************

    “*在克莱恩的所有生物中,龙生来就能施法。魔法对龙而言是身体内在的一部分,就像血液和鳞甲一样,魔法来自体内。”

    在超人和蝙蝠侠问及而独角兽解释过的这个世界的所有法则中,没有什么比这句话更能让超人伤心、让蝙蝠侠叹气的了。哪怕是整个世界的时空存在裂缝,上次大战后幸存下来的来自其他世界的龙王在安塞隆大陆上割据争斗,并且眼下似乎又有一股更为异质的力量来到了克莱恩世界的紧张情况也不能盖过“超人还是不会魔法”带来的沮丧。不过失望归失望,他们还有更严重的问题要考虑。

    漫长的夜也到了尽头,淡紫色的晨光朦胧地透进森林,凌晨的寒气尚未消退。蝙蝠侠凑着营火坐在超人旁边整理头绪,而超人也在循着他自己的思路考虑着。

    独角兽和在森林里包围住草地的生物已经离开了,虽然蝙蝠侠明确表示他不会收下玛济斯法杖,但独角兽只是温和地眨了眨眼,迈着好像没有重量的优雅步子走进了森林。一切又变得像之前一样安静,不过蝙蝠侠和超人已经知道这片森林绝不死寂。

    “……总结一下,这个世界叫克莱恩,这片大陆叫安塞隆。这个世界有三个阵营的神,其中两位主神已经不再是神了,暂时三个阵营恢复了平衡。这个世界还有时空裂缝,有其他世界来的龙,没有统一政权,各自为阵。然后又有一股新的势力来到这个世界,目前情况还不明朗。而我们,其实只有你,被召唤过来的原因据说是要你帮忙修补时空裂缝。”布鲁斯刻意跳过了克拉克变成龙和不会魔法的部分,简单把他们面临的状况整理了一遍。

    “我也想帮忙,可是要怎么帮呢。独角兽说她只是替召唤我的法师传个口信,把法杖交给我们。”克拉克还没从他的确是头麻瓜龙(或者说哑炮龙更贴切)的打击中恢复过来,有点恹恹地搭话。

    “如果能帮,我们当然要帮。但现在更重要的问题是,怎么把你变回超人和找到返回地球的办法。”布鲁斯看了看身旁的龙,克拉克正平伏在草地上,长脖子绕着营火转了半圈,头正好面对着自己,一副做错事被训了的大狗表情,虽然这么形容很不妥当。布鲁斯知道他是在为自己不会魔法而沮丧,还有些愧疚。但任谁也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或是在其他世界的形象,就算外星人也不行。

    “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接下来,我们还是去蓝龙说的大法师塔。如果当时它只是想随便给一个目的地让我们离开,大可以告诉我们一个附近的城市。但它提到大法师塔的主人可以打开时空通道,刚才独角兽也说召唤你的法师雷斯林·马哲里曾经就是大法师塔的主人,他也确实打开过时空通道。”布鲁斯抬头看看天色,还没有要破晓的征兆。他裹了裹披风,考虑要不要在太阳升起来之前再睡一会。

    克拉克会意地甩过尾巴,把身体围成一个圈,展开圆圈内侧的皮翼搭起一个帐篷。营火的热量很快在皮翼下聚集起来,把他的鳞片烤得暖暖的。布鲁斯靠在他曲起的后腿上,闭目养神。

    克拉克很清楚布鲁斯决没有因为他变成龙、失去超能力还不会魔法的事怪过他,但他自己心里总是有疙瘩。就算在作为超人的时候,克拉克也从未觉得他比布鲁斯强。或许各自擅长的领域是不一样,但他们是对等的同事、朋友——伙伴。他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对等地和布鲁斯分担接下来的任务,甚至会不会拖累布鲁斯。他也知道想这些东西没用,但是一时也睡不着,只好转着眼珠到处看。

    玛济斯法杖横放在克拉克的头和布鲁斯之间,木质的杖身已经没入了草中,顶端金色龙爪里的水晶球映着营火一跳一跳地反射出柔和的橘色光芒。克拉克盯着它看了一会,想起独角兽说起过只需一句咒语,水晶球就会发光,就算布鲁斯不想用魔法,在需要亮光的时候也可以当个照明。不知怎么他突然很想看看法杖的水晶球是不是会发光。

    “布鲁斯,你睡着了吗?布鲁斯?”

    “……………………差一点就睡着了,你想干嘛。”正迷迷糊糊被叫醒的蝙蝠侠心情很烦躁,他敢肯定再过半分钟他就能睡着了,但如果克拉克想叫醒他,他就算装死也躲不过去。

    “呃,很抱歉叫醒你,不过你能试试把法杖点亮吗?”

    “什么?”布鲁斯有点不敢相信克拉克叫醒他就是为了开灯给他看。

    “点亮法杖,独角兽告诉过你咒语的。”克拉克耐心地解释道,又有点遗憾地补了一句,“那几个音节我一个音都没记住,可能跟我不会魔法有关。”

    布鲁斯刚想发作,听到后面那句话又硬生生忍了回去。他不想在不会魔法这件事上再给克拉克更大的打击了。

    “……好吧,我试试。”使劲憋回了一个呵欠,布鲁斯蹭到法杖前正襟危坐,学着表演隔空移物的魔术师的样子抬起双手悬在法杖上空。克拉克似乎想对他这副架势发表点评论,不过最后还是作罢。

    “施拉克。”布鲁斯轻声念道。

    法杖静静地躺在草丛里,没有发光,也没飘浮起来。

    “施拉克。”这次布鲁斯加大了音量。但法杖就像一个坏掉的灯泡一样一丝不亮。

    “……你是不是记错了咒语?”克拉克迟疑地问。

    “就三个音我能记错?说不定是因为我也不会魔法,虽然蓝龙和独角兽都以为我是法师,但我从来没用过魔法,变几个魔术还差不多。”布鲁斯拿起法杖仔细查看,“咒语肯定没记错,就是‘施拉克’。”

    玛济斯法杖顶端的水晶球随着咒语无声地亮起来,发出幽幽的清澈白光。布鲁斯和克拉克吓了一跳,盯着发光的水晶球一时语塞。

    布鲁斯有点尴尬,他应该知道念咒语的时候要拿着法杖的,而不是像傻瓜一样学魔术师的表演动作。他把视线从水晶球上收回来,看到克拉克还愣愣地盯着那光球,让他直觉到有些不对劲。

    “克拉克?”

    “去找李奥克斯……去找矮人……”克拉克盯着光球轻轻念出声,但不是回答布鲁斯,更像是在重复有人告诉他的一句话。

    然后布鲁斯看见克拉克被水晶球的白光照得格外透彻的蓝眼睛恢复了焦点,兴奋地看着他:

    “我知道要怎么修补时空裂缝了!”



*为引用龙枪小说原文

评论
热度(2)

© 路半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