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半仙

存文,防失忆补漫笔记
所有文都是无差,无差,无差
路半仙是路边瞎算命骗钱的半仙(。

【B/S/B】【龙枪】Just one of those worlds【Millenia】 #04

4. 枯树林·因玟雅塔和阿雅诺尔诺


    “虽然我一直没告诉过你被召唤时到底听到了什么,其实是后来清醒之后我也想不起来了,但我知道我确实是听到了一句话。”克拉克热切地解释着,“就像醒了之后总是想不起梦到的具体内容,但就是知道做了一个梦。刚才法杖发出的白光让我想起来了,一定是那个法师给我们留下的消息。”

    “……你确定你现在是清醒的?”布鲁斯一手拿着法杖,一只手在克拉克眼前挥了挥。

    克拉克把头往后缩了一些,有点恼火地躲开布鲁斯的手。他知道布鲁斯是担心他还在受法术控制,虽然说不上来为什么,但他就是知道他没有。

    “当然是清醒的,要不我掐你一下试试?”克拉克看见布鲁斯一副“没跟你开玩笑”的表情瞪着他,赶紧说回正题,“召唤我的法师告诉我‘去找李奥克斯和矮人’,我想找到他们就能修补时空裂缝了。”

    “如果法师只告诉你去找李奥克斯和矮人,先不管这个李奥克斯是谁,而且矮人指的是一整个种族,你怎么知道这就是修补时空裂缝的办法?”布鲁斯把法杖靠在左肩上,空出两只手抄在胸前皱着眉问。

    “我就是知道,我也说不好是怎么回事,就像是法师直接把想法装进我脑子里了一样,解释不清但我就是知道。你得相信我,好吗?真可惜我没能早点想起来,如果独角兽还在的话,我们就能问她知不知道李奥克斯是谁了。”

    “坦白说,我觉得你可能还在受法术影响。甚至可能在蝙蝠洞你第一次被法术控制之后,它就一直在对你施加影响。”考虑了一小会儿,布鲁斯直直盯着克拉克,把他一直在担心的事说了出来。他清楚地看到克拉克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震惊和受伤。

    “你觉得我一直都在受法术控制吗?”克拉克低低地问。

    “我不是……我没那么想,只是不能排除召唤法术对你还有影响的可能性而已。你可能不记得了,但在穿越时空通道的时候,我看到过和这法杖的水晶球极为相似的光点,当时你就一直朝着它飞。独角兽说这法杖以前是属于召唤你的法师的,而你刚才看到水晶球亮起来的反应和被召唤法术控制的时候一样,我不得不考虑你是否还在受法术影响。毕竟被召唤的是你,而我们对魔法几乎一无所知。”布鲁斯通常不太擅长解释自己的心理活动,但他觉得有必要澄清一下。

    克拉克在思考,他能理解布鲁斯的担忧——他曾两次被召唤法术控制,在看到放出召唤法术的法杖发光后又陷入了一次类似被控制的状态,而且说实话,他也觉得事情一直好像有那么一丝不对劲。就像刚才他突然想到要看看法杖能不能发光,所以叫醒了布鲁斯,法杖的亮光让他想起了召唤法术传递给他的信息。现在克拉克无法确定他当时的想法是完全属于他自己的,还是受某种外力影响产生的,但他决定不去考虑这种不可知论,专注于眼下他掌握的唯一线索。

    “我猜你是执意要去找那个李奥克斯和矮人?”布鲁斯熟悉克拉克现在的表情,他已经做好决定了。

    克拉克只是安静地看着他。这让布鲁斯有些生气,克拉克明知道自己的决定可能是错的,可他还是要一意孤行,就为了一个绑架式的召唤法术告诉他的一句不明就里的话。但布鲁斯也无法阻止克拉克,他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克拉克确实还在受法术控制,而且他怀疑克拉克似乎并不抗拒召唤法术对他的影响,还把它当作是信息来源。布鲁斯绝不轻易相信任何一种能控制心智的东西,更不用说很有可能就是这个法术把克拉克变成了龙。并且他必须要获得更多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还要找到返回自己时空的办法,这些都应该是最优先解决的事情,而不是听从一个召唤法术给出的神叨叨的指示去捕风捉影。

    天光大亮,没再添木柴的营火已经只剩下黯淡的火星,晨雾开始在白金色的阳光下散去。布鲁斯站起身戴上面罩,活动几下久坐僵硬的关节,想跟克拉克道个别,最后只是拍了拍他的鼻梁,朝森林里走去。

    “你是要先去蝙蝠慢跑一下热热身?”布鲁斯刚走了两步,就听见克拉克奇怪地问他。

    “……你不是要去找李奥克斯和矮人吗?”

    克拉克被反问得愣了一下,接着大笑起来:“你以为我会跟你分开走?唉哟,布鲁斯。”

    克拉克笑得要摔倒。布鲁斯一时没想好他是要生气还是尴尬还是笑出来,保持半侧着身子回头望的姿势僵了几秒,最后恼怒地一甩披风继续往森林里走。

    “等等,你要去哪?”克拉克已经笑得干脆四脚朝天躺了下来,早晨的阳光照在他覆满鳞片的肚皮上暖暖的,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以来头一次这么放松。

    布鲁斯没理他,闷着头走进了森林。

    “嘿,你去哪!”克拉克抬起脖子看着蝙蝠侠黑黢黢的背影融进森林的树影中,开始有点紧张。

    过了好一会儿,林子里才传来一句没好气的回答:“吃早饭!”

    克拉克再次笑翻在草地上。他当然听得出来布鲁斯在笑。

                            *****************************************

    “你真的一点都不吃?”布鲁斯指指放在克拉克面前一动没动的半只烤兔子。

    “我真的不饿。”克拉克心情复杂地回答。他确实不觉得需要吃东西,好像晒晒太阳就够了,之前躺在草地上沾到的晨露让他觉得很舒服*,但如果实在要吃他也能吃得下,不过克拉克想布鲁斯会比他更需要食物。心情复杂是因为他第一次全程观看布鲁斯麻利地用蝙蝠镖把猎到的兔子剥皮,挖掉内脏割掉头和脚,在河里冲洗干净用大片叶子包上挖了个浅坑埋起来,然后把还燃着火星的木炭放在上面生起了火。克拉克知道布鲁斯在自我训练的时候经历过很多,但毕竟亲眼看到其中一二还是感觉不一样。

    虽然布鲁斯一直将信将疑,最后克拉克还是说服布鲁斯把他的那半只兔子也吃了。他们没花心思掩盖露营的痕迹就直接起飞,参照太阳和卡若理山脉的位置找到蓝龙所说的方向继续赶路。

    布鲁斯在龙背上思考着法师给克拉克的讯息,去找李奥克斯和矮人。由于是法师用法术控制了克拉克把他们带到这个叫克莱恩的世界,并且直接或间接地导致克拉克失去超能力还变成了龙(虽然独角兽很肯定发生在克拉克身上的变化绝不是法师造成的),布鲁斯对法师始终心存芥蒂。现在想来或许是他对法师的不信任使他刚才以为克拉克要和他分头行动,其实克拉克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找李奥克斯和矮人,而且去大法师塔和找人也并不冲突,说不定能在大法师塔找到地图,甚至还能找到李奥克斯和矮人的消息。布鲁斯对自己进入这个世界以来一直怀疑克拉克而有些愧疚,克拉克虽然对魔法和精神控制没什么抵抗力,但他不会任由自己被控制,他会不断反抗,没有什么精神控制或法术能完全控制住超人还让他表现得跟往常一样自然。作为超人最亲密的战友和搭档,蝙蝠侠应该最清楚超人的能力。他也不应该怀疑克拉克的判断力,有时候克拉克会表现得鲁莽且毫无计划,但那是他的调查方式,不管怎么说,克拉克·肯特能在星球日报作为记者生存下来已经足够证明他的调查能力了(布鲁斯不由得回想起了怀特的咆哮)。龙、魔法还有神,这个世界违反了太多布鲁斯的常识,让他一直措手不及,他得要尽快适应过来。

    即使耳边充满了呜呜的风声,克拉克还是几乎能听见布鲁斯脑子运转时嗡嗡作响。他知道这个大概还处在冷兵器时代的世界对习惯掌握必要信息的蝙蝠侠来说简直就是折磨,更别说还有魔法和神这类虚无缥缈的东西——甚至在他们目前为止仅有的两次和其他生物的交谈中,他们都一口咬定布鲁斯是个法师。不过克拉克并不担心,布鲁斯总是有办法扭转局势,他对此毫不怀疑。

    克拉克飞得很快,他想试试自己的最快速度和耐力,也很享受全速飞行时精神集中的感觉,类似于冥想带来的安宁和专注。布鲁斯已经很适应和他一起飞行,丝毫没有给他带来阻力,默契得好像他们两个生来就是一体的。克拉克能感受到布鲁斯也很享受飞行,蝙蝠飞机的确很酷,但巨龙可不是随时都能骑。

    “你看见前面那片树林了吗?”克拉克突然停止挥动翅膀,只平平地伸展开在气流中滑翔着,让速度慢下来。
前面隐约可以看到一大片灰褐色的枯树林突兀地割断了充满生命力的绿色森林,好像连树冠上空的空气都截然不同了。不论哪个方向都看不到边际,颜色灰败的浓雾从树林深处弥漫出来,浓重得像是无数条有生命的触手在静候猎物送上门。树林边缘能看清的枯树扭曲着姿态刺向天空,与其说那是一片树林,倒更像是数不清的枯骨试图从腐败的墓土下爬出来。

    “怎么回事。”布鲁斯像是自言自语地说着,在龙背上极目观察那片不自然的枯树林。天气晴朗无云,阳光照在吸热的黑色面罩和披风上很快就积蓄起热量,但前方的枯树林却让布鲁斯觉得肩膀和脊背一阵发寒。一定又是什么讨人厌的魔法。

    克拉克显然也不想贸然飞到那片枯树林的上空,他移动重心,沿着树林的分界线往右边飞,准备绕过去。但布鲁斯怀疑这么做很可能没用。

    克拉克以全力冲刺的速度飞着,布鲁斯估算他的时速有35到40公里,大概飞了十几分钟,他们的左侧和前方还是一片望不到尽头的枯树林。布鲁斯拍拍克拉克的脖子让他不用再飞了,看来这片死气沉沉的枯树林就算不是魔法造成的,也是大得不太可能绕过去了,他也担心如果硬要找到树林的尽头反而会迷失方向。

    “现在怎么办,要我试试另外一个方向吗?”克拉克让气流托着他在森林上空缓缓盘旋着,警惕地观察那片明显散发出邪恶气息的枯树林。

    “我觉得这片树林很可能是魔法,大概绕不过去。”布鲁斯下意识地握紧了手里的法杖,感觉到克拉克迟疑的沉默,他半开玩笑地补充道:“听我的没错,我可是法师。”

    “那就只能尽快通过了。”克拉克轻轻笑出声,调整姿势的同时在空中提升高度,尽量离那片极尽所能地展示着邪恶的树林越远越好。

    “让咱们看看你有多快,宝贝。”布鲁斯像即将冲上跑道的骑师鼓励赛马那样拍了拍巨龙的脖子。

    “你可要坐稳了别掉下去。”克拉克忍住笑,用力振翅开始向前猛冲。

    眼前的景象在超人冲进枯树林的边界线时毫无征兆地改变了,原本乌烟瘴气的死树变成了开阔的平原,散布着坚硬但久经风化的石块,向右侧铺展开去,视野的左边则是高耸的山脉。超人很快反应过来蝙蝠侠说过那片枯树林很可能有魔法。

    “你觉得这是那片树林的魔法造成的吗,布鲁斯?”

    没有回答。

    超人突然觉得肩膀上蝙蝠侠应该在的位置被高空的强风刮得凉飕飕的,他勾起脖子往后看,宽阔的肩背上空无一人,只有金黄色的鳞片无辜地反射着阳光。

    “……布鲁斯?”

    在将近中午的强烈日照下,克拉克从头皮一直凉到了尾巴尖。

                            *****************************************

    蝙蝠侠可以对任何人或者任何东西发誓,前一秒他还骑在超人变成的巨龙背上,就在他们冲进那片十有八九被施过魔法的枯树林的瞬间他就感到身下一空,慌乱间瞥见底下已经不是那片枯树林,超人凭空消失,而他又在半空中往下掉了。

    啊,该死的魔法。

    蝙蝠侠张开披风,形成一片滑翔翼减缓了下坠速度,手里拿着法杖让他不太好掌握平衡,不过总算跌跌撞撞地躲过参差的树枝降落到了覆满落叶的地面。

    现在蝙蝠侠身处的这片森林显然不是刚才超人冲进去的那片弥漫着邪恶和死亡的枯树林,从树的种类来看这里也不是他们之前飞过的森林,不过至少没感觉到什么危险。蝙蝠侠现在可以确信那片枯树林肯定是附有某种魔法,要么干脆就是魔法的产物,很可能是一道防御线,保护着什么东西不受打扰或攻击——也许正好证明了他们刚才离大法师塔已经很近了。超人大概和他一样被传送到了什么地方,一般情况下蝙蝠侠不会太担心在共同行动中突然和超人分开,但鉴于超人的现状和他们依然对这个世界知之甚少,蝙蝠侠不由得焦虑起来。他假设超人现在安全并且也在找他为前提,脑子里飞快地搜寻起能比较准确地通知超人的办法,很快就悲哀地发现凭他目前手里的工具和装备,能够实现的信号就只有点狼烟了。

    蝙蝠侠爬上一棵较为高大的树,站在树冠上观察了一番环境,他现在的位置距离卡若理山脉大概有一天左右的路程,他可以爬上一座不太高的山峰点起狼烟,这样超人就算在山脉的另一边也能看到。这次发生得太快,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准备,连汇合的方式也没商量好,蝙蝠侠磨着牙责怪自己没有考虑周全,但他在能找到超人(不排除超人先找到他的可能性)这一点上奇怪地毫不怀疑。现在蝙蝠侠考虑得更多的是他们目前为止的经历,从蓝龙到独角兽再到有魔法的枯树林,一切都发展得太快了,就像舞台剧一样把该发生的事件都集中在了一起,让人很难不去想这些是不是编排好的,要把他们引到某个特定的方向上去。

    远远传来凌乱的脚步声和武器碰撞的声响打断了蝙蝠侠的思路,他小心地在树枝上循着声音的方向观察,很快就看到两个戴着兜帽的人——一个全副武装的战士拉着一个脚步踉跄的人在林间穿梭躲闪着,看起来是有人在追他们。紧接着尖锐的破空声响起,像是要证实蝙蝠侠的猜想一样,三四支箭如影随形地跟了上去,但在战士有技巧的躲避下都钉在了树干上。更多的脚步声靠近了,大约有十来个人,听起来像是一帮没训练好的乌合之众,每个人都在喊着一些没什么意义的话,也没有队形,身上的武器碰撞出一片噪音,看人数应该是一个小分队,但全无默契和纪律可言。

    蝙蝠侠在这队人经过之后悄无声息地在树上跟了过去,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遇到人,或许是个打听消息的好机会。战士带着那个行动不便的人要在林间提防着追兵的箭,速度被拖慢了不少,而追他们的人虽然并不默契,但都不是生手,很快就包围住了他们。战士拔出剑来,后退着把拉着的人轻轻推到一棵大树的树干上靠稳,自己挡在那个人和包围圈之间。靠住树上的人说了句什么,战士简短地回答了一句,都是蝙蝠侠从没听过的发音和语调。包围住两个人的小队放松了下来,有的人还开起了玩笑,让蝙蝠侠略感宽慰的是他能听懂这些人使用的语言,虽然玩笑的内容相当粗鄙且毫无幽默感可言。战士沉默地绷紧了身体,做好战斗准备,但包围他们的人显然想先找点乐子,有两个带着弓的人架起箭朝着战士放了出去。箭势虽不是很强,但不到十米的距离和要护着背后的人让战士根本不可能避开,他时机精确地挥起剑,一击就将两支羽箭砍落。包围圈响起一片嘲笑声和不怀好意的喝彩声,战士仍然沉默地保持守势。蝙蝠侠简直忍不住要叹气,这样的场景他在哥谭见过太多了,现在换了个世界还是这一套没有新意的东西。他调整了一下法杖在手里的位置,无声地移动到离这帮人里看上去最强壮的那个人比较近的树枝上。

    战士在砍下两支箭后很快调整回防御姿态,他知道这帮人不足为惧,但马上就会有更多追兵赶到,他必须尽快解决掉这帮人。正在他试图寻找一个突破口时,一道黑影毫无征兆地落在包围圈里的其中一个人背上,那人直挺挺地扑倒在地,不知是死了还是昏过去了。紧接着那道黑影——是个穿着黑斗篷的人——趁还没有人反应过来,又放倒了两个人,战士发现他并没有使用武器,只是用拳脚进行击打,倒地的人似乎也只是丧失了战斗力。战士来不及细想,抓住这个机会挥剑割开了两个人的喉咙,又刺穿了一个人的胸膛,这些乌合之众根本不是他的对手。黑衣人又打倒了三个人,正一脚踢在第四个人的下巴上,还剩下两个人离他们都比较远,见势不妙已经开始逃了,战士丝毫不敢大意,迅速抄起地上的弓和箭射死了那两个人。回过头来,黑衣人正定定地看着他,地上几个被黑衣人打倒的人抱着受伤的地方呻吟着。

    战士从来没见过在战斗中不以杀伤敌人为目的的人,这个人不仅战斗时表现奇特,仔细一看衣着也很怪异: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深灰色贴身衣裤,胸前还印着某种图腾,一条挂满了小包包的腰带,看起来像是某种皮革做的黑色斗篷,连着紧紧包裹住头颈的……兜帽?那顶兜帽可真是最奇怪的地方了,不仅像头盔一样扣在头上,还有两个尖角,眼睛的位置贴着两块灰白色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战士警觉地看向靠在树上的那个人,看到他轻轻摇了摇头,战士才稍微松了口气,不管这个黑衣人有多古怪,至少他不是敌人,还救了他们一次。但黑衣人打倒的那几个人不能留活口,他们会引来追兵。战士把弓和箭袋背在身上,拔出腰上的短刀,抓起一个人的头发使他被迫仰起头准备割断他的喉咙,却被黑衣人抓住了拿刀的手。

    解决完了包围那两个人的小队,蝙蝠侠回过头来正好看见那个战士拉开弓,离弦的箭准确地射中了两个逃走的人,两具躯体闷声不响地倒了下去。他知道战士是为了防止逃走的人带来追兵,但眼看着有人在他面前被杀死还是让他觉得不舒服。接着他感到那个战士在无声地观察他,蝙蝠侠突然想起自己这身装束或许对这里的人来说是太奇怪了,不过战士并没有说什么,他只是沉默地背起弓箭,要把剩下那几个还有气的人都杀了。蝙蝠侠抓住了战士拿刀的手,他不确定该不该阻止战士,毕竟这个世界不是哥谭,他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杀掉那几个人是最保险的做法,但他就是不能。战士显然很生气,他用力抽回手,一言不发地对蝙蝠侠摆出攻击性的姿态。

    靠着树干的那个人脚步不稳地冲过来拉住了战士,用一种蝙蝠侠听不懂的语言对战士说了几句话。战士低声回了几句,最后不情愿地把短刀收进刀鞘,然后脱下兜帽,露出一张苍白而焦虑的脸,淡金色的卷发散落在肩上。蝙蝠侠没想到这个身手利落的战士原来是位年轻女子,从她杏眼尖耳的外貌特征来看,应该是个精灵。看到她不信任的眼神,蝙蝠侠才想起自己还穿戴着一整套蝙蝠装(大白天看起来蠢透了),于是摘掉面罩,用手擦掉前额的汗水。

    那个拉住精灵战士的人也脱下了兜帽,用布鲁斯能听懂的那种语言说道:“我是阿雅诺尔诺(Alyanorno),这是我的妹妹因玟雅塔(Envinyatar),谢谢你救了我们,黑袍法师。”

    又是黑袍法师!布鲁斯已经懒得解释了,而且他的注意力现在更多地放在那个人身上——显然他也是个精灵,说话的声音很有活力,但原本应该和他妹妹一样是浅褐色杏眼的眼窝里却嵌着两块浑浊的灰色晶体,毫无生气。


*:这里参照百度百科黄铜龙词条中的“黄铜龙几乎能吃下任何东西,但它们平时吃得很少,它们能够从清晨的朝露中获取养分。”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官方设定,不过实在太方便就照这么用了!不用喂食省钱省力,毁尸灭迹不留痕,实在是居家旅行必备佳宠。



评论
热度(1)

© 路半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