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半仙

存文,防失忆补漫笔记
所有文都是无差,无差,无差
路半仙是路边瞎算命骗钱的半仙(。

【B/S/B】【龙枪】Just one of those worlds【Millenia】 #05

5. 道根·红锤  奎灵那斯提


    巨龙乘着气流漫无目的地飞着,在布满碎石的荒野里投下一小片阴影。

    超人已经以突然出现在他眼前的这座酷似头骨的山为圆心,在这片旷野上地毯式搜索了一个多小时了,还是一无所获,他不得不告诉自己蝙蝠侠就在他附近的可能性非常小。通常情况下超人不会太担心突然和蝙蝠侠走散,有时候分头行动更节省时间也更有效率。但超人也很清楚蝙蝠侠的行动模式,他制造很多针对特定情况的工具,在每次工作时带上最合适的东西,他也在很大程度上利用他花很长时间收集到的信息,还有黑暗。因此超人很难不担心蝙蝠侠在这个知之甚少的世界里,在没有补给和几乎赤手空拳的情况下落单。好吧,严格说来蝙蝠侠有一柄可以照明的法杖,他还有很显然比童子军更熟练的野外生存能力,但这些没让超人放心多少。现在他无比想找回他的超能力,至少找回超级视力和X视线。

    超人盘算着蝙蝠侠可能会采取的行动。一般情况下,蝙蝠侠一定会想办法尽快和他取得联系。但鉴于他们现在身处一个冷兵器时代的世界,联系方式肯定不会是无线电通信,再加上蝙蝠侠手里并没有多少工具,或许他唯一能发出来的信号也就是点起一堆篝火了——说不定还是蝙蝠型的。想到这里超人笑了笑,恢复了一点信心。他现在能做的就是找到蝙蝠侠最有可能给他发信号的位置,然后等待。超人极目向地平线上的山脉望去,不知道那到底是不是他们之前到过的卡若理山脉,但那是他现在唯一能去的地方了。如果他运气好或许能找到人问路,甚至还能想办法弄到一张地图,超人试着鼓励自己,但现在他只觉得沮丧和无力,而这个世界前所未有的大。

    当超人发现靠近山脚的坡地上有扎营的痕迹时,他已经不知道沿着山脉飞了多久了,接着他又找到了一条若隐若现的路。有路就有人,至少也是通往有人的地方,超人打起精神,循着那条路加快了速度。很快他就看到路的前方有一支松散的队伍,人们背着看起来像是所有家当的行李,走得不快但一言不发,几匹瘦马拉着装满东西的沉重木车,队伍里还有老人和孩子。超人正想着降落下去找他们问问高耸在旁边的山脉是不是卡若理山脉,突然一个孩子发现了他并尖声叫喊起来,沉默行进中的队伍顿时大乱,所有人都丢下东西想要躲起来,但在开阔的坡地上根本无处可躲,他们只好拼命往前跑。马匹和家畜受惊的叫声,东西散落的声音,人们互相呼喊着家人的名字以及混乱的脚步声和孩子的哭喊,混杂着扬起的浮尘乱作一团。

    公平地说,超人的惊讶程度并不低于地面上那群奔逃的人,但他很快反应过来也许这个世界的龙不那么受欢迎。他不想放弃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可以问路的机会,于是打定主意就算不受欢迎也要抓一个人来问问,他相信只要好好沟通,这些人会明白他没有恶意的。超人正降下高度准备追上那群人,突然有个叫骂声吸引了他的注意。

    “你这只笨龙!没听见我在叫你吗!我说的就是你,难道除了你天上还有别的笨龙吗!”

    超人竖起皮翅减慢速度,低头在地面寻找着,终于发现声音来自一架没了马的拖车旁,翻倒的鸡笼子下面。一个沾满尘土而变得灰扑扑的红色大球恼怒地推开压在身上的鸡笼子站了起来,冲着超人威胁性地挥舞起手里的铁锤。

    如果超人还是人形,他一定得使劲咬住自己的嘴唇和舌头才能避免笑出来,可现在他只能咬紧牙关,勉强把冲出喉咙的笑声压制成咳嗽。眼前的这个矮人(从他还插着两根鸡毛的一大丛胡子判断)简直比他小时候看过的任何马戏团里的小丑和侏儒还要好笑,他穿着原本应该很华贵的红色提花缎子缝制的马甲和裤子,有着夸张翻边的靴子,样式豪华的泡泡袖丝绸衬衫,还有一顶装饰着蓬松彩色羽毛的宽檐帽,这一身富贵的装束现在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尘土,而矮人特有的身材比例和他凸出来的肚子让他看起来就像一个灰头土脸的大圆球。

    “你是只黄铜龙,”矮人用他空着的那只手抬起帽檐眯着眼睛观察超人,“你不在巢穴睡你的大头觉,跑出来吓唬这帮可怜人干什么!我虽然现在变成了这样,但也决不允许你在我眼皮底下干坏事!”

    超人扇了两下翅膀尽量轻柔地降落在一片狼藉的地面,记者的直觉告诉他这个矮人或许可以回答他很多问题。

    “你好,先生,我只是想找个人问问路。”超人弯下脖子有礼貌地说。

    “哈!找人问路,那我的管家还是坎德人咧!你休想蒙过我,金属龙不是在索兰尼亚就是回家睡大觉了,你一只黄铜龙在这里晃什么!”矮人用锤子指着他,几乎要跳起脚来。

    “先生,我真的只是想问问旁边的山是不是卡若理山脉而已,我和朋友走散了。”超人很有专业素养地保持平和的态度。

    “你管我叫先生?”矮人再次眯起眼睛,这次不是因为刺眼的阳光,而是在脑子里飞快地算计这什么,不过他总算放下了锤子,心不在焉地把胡子里的鸡毛拈出来。然后他咂了咂嘴,在一个鸡笼子上坐了下来,好像在自言自语地说着什么。

    超人收起翅膀耐心地等待,他可以看见那群逃命的人们在跑出一段距离后发现没什么动静就停下来远远地观望,毕竟他们丢下了可能是他们的全部家底,队伍里还有老人和孩子,在这样的旷野上很难继续前进。就在超人望着远处那群人的时候,矮人似乎终于结束了思考,冲着超人打了两个响指:“嘿,黄铜龙,你说你要问路?”
“是的先生,我想知道这些山是不是卡若理山脉。”超人赶紧低下头恭敬地回话。

    “我可不是什么先生,只是个手艺人,我叫道根·红锤(Doungan Redhammer)。这山的确是卡若理山脉,你刚才说你和朋友走散了,要和一只龙走散可不容易啊?”矮人狡黠地嘿嘿笑了起来,一手抚着胡子。

    “呃,我相信我们是受一片魔法森林的影响才走散的,红锤先生。”

    道根似乎被这句话给逗乐了,他抬起头大笑了一阵,直到喘不上气才停下来。他拿起胡子尖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李奥克斯的胡子啊,你可是一头龙,居然会被什么魔法森林给整了!”

    超人本来会对矮人这句话翻个白眼,但他的注意都集中在了“李奥克斯”这几个字上:“红锤先生,你认识李奥克斯?”


    道根被这个问题问得一愣,随即又大笑起来,而且笑得比之前更厉害。鸡笼子终于承受不住重压和摇晃喀嚓一下碎了一半,里面的鸡咯咯叫着扑扇翅膀逃窜出来,但即使摔到地上也止不住矮人的笑声,他挣扎着爬起来,一手撑住膝盖试图保持呼吸。超人无辜而困惑地看着矮人,显然自己问了一个很好笑的问题(虽然他不知道好笑在哪里),但矮人一定知道李奥克斯。终于矮人痛苦且意犹未尽地止住了笑,又花了点时间才恢复了呼吸,当他再次抬起头打量超人时,被胡子挡住了一半的脸上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

    超人没敢再说话,万一再把这个矮人给逗笑的话,恐怕能把他活活笑死。好在道根很快就又开口了:

    “一般来说我喜欢通过赌一局来达到我的目的,不过看来对你完全没有这个必要。我可以告诉你李奥克斯是谁,”矮人说到这脸色暗了一下,他捋了两下胡子似乎要重新打起精神,“我也会回答你的其他问题,但你必须答应当我的坐骑。”

    超人等了几秒钟,以防矮人是在开他的玩笑,可是道根·红锤一脸严肃地盯着他,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这让超人有点措手不及,他只是想问个路,他必须要尽快找到蝙蝠侠才行,怎么能为了几个问题的答案就当了矮人的坐骑(倒不是歧视矮人)。

    “我恐怕不能答应你,先生,我得去找我的朋友,不过还是谢谢你给我指路。”超人斟酌着语句,不知怎么的,他不想冒犯这个矮人。

    “先别急,你刚才说是因为魔法森林才和朋友走散的,我想你说的应该是威莱斯森林。那是法师们为了守护威莱斯大法师塔不受侵扰设下的魔法屏障,没被邀请的人连看都看不到森林就直接穿过去了。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看到森林的,但如果你们硬闯,就会被传送到别的地方,不过一般来说都不会太远。”矮人停下来得意地看了一眼超人严阵以待的表情,接着说道:“我猜你是想在卡若理山脉附近找他,那正好,前面那群被你吓跑的人是要去索拉斯避难的难民,我们会沿着卡若理山脉一直走。你可以跟我们一起,只要你同意当我的坐骑——其实只是对那些人这么说,我才不想骑龙呢,飞得又高风又大,我的胡子会贴到脸上害我什么都看不到——总之只要你同意,我就回答你的任何问题。”

    超人仔细考虑着矮人的提议,他不知道蝙蝠侠被传送到了什么地方,不过只要他不离开卡若理山脉,总有一天会找到蝙蝠侠的。而在那之前,他可以借这个机会找到一些问题的答案,并且他也有点担心那些难民,正好可以护送他们一段路,看上去是个不错的计划。

    “红锤先生,我同意你的提议。”超人郑重地对把奸笑藏在胡子后面的矮人说。

    “好极了!你在这儿等着,我去把他们叫回来。那群可怜人的村子被蓝龙给毁了,只勉强逃出来这么些人,随便什么龙都能把他们吓个半死。记得你现在是我的坐骑了,待会他们回来你要对我表现出敬意,这样他们才不会害怕。”道根拍拍华服上的尘土(其实那身衣服又旧又脏,已经看不出原本的花纹和颜色了),抬头看见超人一脸震惊的表情,摇了摇头说道:“我看你一定有很多问题要问,我会慢慢回答你。另外你可以变成人形嘛,那样更方便。”

    变成人形?超人很庆幸他现在是一头满身鳞片的巨龙,否则他的脸一定红得像煮熟的螃蟹一样。他小声咕哝了一句话,矮人奇怪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我不会魔法。”超人尴尬得想把脑袋藏到翅膀下面去,就像家乡农场里的鹅那样。

    道根显然有点吃惊,但没有超人想象中的那么吃惊,他似乎在一定程度上预料到了这个回答。

    “就像我说的,你有很多问题要问。”矮人把手里的锤子别在腰带上,“看好这些牲畜,别让它们跑了。”

    说完他就转身挥着手跑向远处那群难民,留下超人呆在原地。

    没人赶的马静静地啃起了地上的草,从笼子里跑出来的鸡也没有走远,有一下没一下地啄着石子。克拉克抬起头仔细观察起卡若理山脉和湛蓝的天空,没有看到像是信号的烟柱,也没有任何别的像是信号的东西。超人一直看着,直到他的心思被人群逐渐接近的说话声拽回来,从现在起,他就是矮人道根·红锤的坐骑了。

                        ********************************************

    “你是什么人。”这是一个命令句而非问句,精灵战士毫不掩饰地以警戒的眼神盯着蝙蝠侠,并不时怀疑地瞄一眼玛济斯法杖。她有着小麦色肌肤但脸色苍白,额角和脸颊上出了一层薄汗。

    这个问题实在难住了蝙蝠侠。如果是在地球,没有人会问蝙蝠侠是什么人,当然所有人都想知道蝙蝠面罩下的人是谁,他通常只是不加理会地消失黑影里(问问戈登),但这次不行。蝙蝠侠需要信息,而且他怀疑如果现在转身走掉的话,精灵战士背上的羽箭会立即钉穿他的脖子。蝙蝠侠快速看了一眼被妹妹挡在身后的另一个精灵,他一直没有对蝙蝠侠表现出攻击性,正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蝙蝠侠——不知道他代替了眼睛的那两块晶体有没有视力——丝毫没有要介入的意思。

    “我没有敌意,只是路过这里而已。”蝙蝠侠斟酌着语句想先探探精灵的底,总不能直说他是其他世界的超级英雄,和他的朋友被这里的一个法师半强迫地带过来修补这里的时空裂缝。

    “没有人会‘路过’奎灵那斯提,”精灵战士——因玟雅塔绷着脸打断蝙蝠侠,左手已经摸到了固定在背后皮带上的腰刀,而右手则握紧了弓:“说出你的身份和目的。”

    蝙蝠侠在面罩底下皱起眉,他可以理解精灵战士的反应,但不代表他就会乖乖接受威胁。这两个看似逃亡的精灵应该不会想在这里逗留,追兵随时可能赶到,蝙蝠侠本来就不欠他们的,何况还刚刚帮过他们一次。至于找人打听消息,蝙蝠侠觉得和脚边那几个被他放倒的人交流起来会更容易,毕竟痛揍和恐吓恶棍是他的本行。

    “我在找人,刚才帮你们是想打听点消息,如果你们急着要走的话我也可以问这些人。”蝙蝠侠用脚踢了踢地上离他最近的那个人,那人还没清醒过来,一动不动。

    “你让我们走,你就好去向牧师通报吗。我应该杀了你,再杀了这些人!”因玟雅塔向前逼近一步,摆好了攻击姿势。

    “因玟,不要这样,我们真的该走了。”阿雅诺尔诺——精灵战士的哥哥——赶紧摸索着抓住妹妹的手臂,确保她不会冲动行事,他用眼窝里的那两块晶体看向蝙蝠侠:“这个人类不是牧师的手下,他的颜色不一样。”

    因玟雅塔浅褐色的眼睛不信任地瞪着蝙蝠侠,不情愿地把手从刀柄上放开,转而扶着哥哥让他靠在树干上休息。

    蝙蝠侠不由得想到如果超人在场或许就不会这么剑拔弩张,不管是超人还是记者,克拉克总是能轻易得到信任,不过鉴于他现在是一头身长近十米的巨龙,情况可能会搞得更糟。因玟雅塔把尸体和倒下的人身上的武器收集起来,拣出她能带走的装配好,剩下的用一根皮带捆好了用力往上一抛,让剑和刀叮叮当当地挂在一根很高的树枝上。为了避免因玟雅塔误会,蝙蝠侠一直沉默地看着她忙活,同时思考起阿雅诺尔诺刚才的话。精灵脸上的两块晶体似乎能让他看到东西,但之前被这一小队的人追赶的时候他的动作更像是盲人,而刚才他又说蝙蝠侠不是牧师的手下,因为颜色不一样。牧师和颜色,新的线索,同时也是新问题。蝙蝠侠想起因玟雅塔说这里是奎灵那斯提,看来他并没有被传送到离大法师塔很远的地方,希望超人也没有。

    因玟雅塔迅速做好了出发准备,她扶起哥哥,不甘地看了一眼地上那几个还活着的人,丢给蝙蝠侠一个小袋子。袋子击中手掌时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蝙蝠侠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看,是数十个钢铁的硬币。

    “不管你是为谁工作,请不要向任何人提起我们。”因玟雅塔冷淡地向蝙蝠侠微微低头,示意他们要离开了,最后战士的骄傲还是让她补充道:“感谢你出手相助。”

    “请原谅我妹妹的无礼,我们正身处在巨大的危险中,她很担心我。希望下一次我们能在更平和的情况下相遇,你的颜色非常奇妙,祝你好运,黑袍法师。”阿雅诺尔诺跟着妹妹的牵引往他们之前要去的方向走着,同时回过头对蝙蝠侠挥了挥手。

    精灵的脚步又轻又快,身影在林间闪过几次之后就彻底融进了这片森林。蝙蝠侠有点无奈地扯起自己的披风,决定在和地上这几个人交流完之后他得换身衣服。他把因玟雅塔扔给他的钱袋收进腰带的一个包里,大概是刚才收捡武器的时候搜出来的,不管精灵有意无意,这个举动总是有点侮辱的意思,不过蝙蝠侠没必要拒绝这个世界的货币。

    当那个差点被因玟雅塔的腰刀割断喉咙的人感到有东西在敲他的后脑勺而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被倒吊在一根树枝上,离地面有七八米高。他吓得想大叫,嘴却被布条蒙住,嘴里塞满了枯树叶,浓烈的土腥味和植物汁液的气味以及别的他根本不想知道的味道直冲脑门,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在他舌头上爬,之前被打伤的肋骨和后颈也随血流突突跳着,像要炸开似的疼痛难忍。他感到脚下抵着什么东西,勉力勾起脑袋看了看,一团布像蜂窝一样死死绑住他的两只脚和树枝。他惊恐地想挣脱,但立刻想起他现在全靠那团布把他吊在树枝上,只好停下来,却又发现手臂被反剪着绑在背后。

    “别挣扎,你该感谢我绑得很紧。”

    一个低沉刺耳的声音在这个人的脑后响起,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冰冷的汗水循着重力在他身上倒流,这个人终于发现他是被自己的衣裤给绑住的。

    “或者感谢你的衣服够结实。”

    脑后那个可怕的声音好像清楚他在想什么,不咸不淡地补充了一句。这个人不知道哪件事最可怕,是被自己的衣裤倒吊在树枝上,还是背后有个把他吊起来的人,或是嘴里塞满了树叶和至少一只想爬进他喉咙的虫子。

    “别出声,我问你几个问题,是就点头,不是和不知道就摇头。如果我满意,我会放你下去,如果你耍花招或者让我不满意,我也会放你下去——用另一种方式。听明白了吗?”

    被倒吊起来的人很困惑,如果脑后的声音满意不满意都会放他下去的话,那为什么要把他吊起来?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耍花招或者让我不满意,我就砍掉你的脚让你脑袋着地,这次明白了吗?”蝙蝠侠很不耐烦地解释道。这个被倒吊的人显然已经吓懵了,对他的问题毫无反应,蝙蝠侠只好压住火气再问一遍:“我问你,这次明白了吗?”

    被倒吊的人终于反应过来拼命点起头,吊着他的那根树枝也跟着摇晃起来,蝙蝠侠不得不叫他停下。总算和这个人达成了共识,蝙蝠侠开始提问。

    阿雅诺尔诺竭力跟上妹妹的步伐,但总是被树根和石头绊住,而且他一直在想之前遇到的那个黑袍法师经常让他分心。自从眼睛被两块晶体取代后,阿雅诺尔诺丧失了视力,但他能透过晶体看到灵魂的颜色。信仰不同神的灵魂会呈现不同的颜色,而那个黑袍法师的灵魂不属于阿雅诺尔诺所见过的任何一位神,包括新来的那个。事实上阿雅诺尔诺不确定那个人是黑袍法师,他只是看见那个人手里的法杖有一丝黑魔法之神努塔瑞的颜色,这是那个人身上唯一一种阿雅诺尔诺见过的颜色。至于他的灵魂,阿雅诺尔诺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颜色既复杂又纯粹,永远也看不清到底混合了哪些颜色,但总是维持着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精灵从未见过这样的灵魂,但他很确定那个法师并不邪恶。不过黑袍法师的灵魂虽然很吸引人(说深邃或许更合适),自从阿雅诺尔诺变得只能看见灵魂的颜色后,他最喜欢的灵魂毫无疑问是妹妹因玟雅塔的。妹妹的灵魂总是呈现缤纷的红色,如此鲜艳的颜色在精灵之中很少见,即使他们兄妹是卡冈那斯提精灵——野精灵。而现在阿雅诺尔诺可以看见不安和恐惧的惨绿色混进了因玟雅塔黯淡而挣扎的灵魂,像是浓稠的墨汁滴进了清水里。

    阿雅诺尔诺刚想向往常一样说个笑话逗妹妹开心(虽然最近基本没什么效果),却突然听见一个迅速逼近的脚步声。一向警觉的因玟雅塔显然也听到了,她把哥哥护在身后,拉开弓搭上箭静静地瞄准脚步声的方向。几秒钟之后两个精灵听出有点不对劲,朝他们来的不止一个人,在那个脚步声有一段距离的后面隐隐传来闷雷似的隆隆声响。

    “不要射箭!我是刚才那个法师!快跑!快跑!”

    黑袍法师急切的声音让因玟雅塔差点就放开了扣在指尖的箭,阿雅诺尔诺看清了法师的颜色,赶紧拉住妹妹:“不要放箭!”

    法师换了一身看起来像是从刚才他打倒的那几个佣兵身上扒下来的衣服,因玟雅塔几乎没认出是他,毕竟刚才他的装束太过古怪还戴着面罩。他一边朝他们跑着一边大声喊道:“别站着!快跑!追兵很快就到了!”

    因玟雅塔举起一只手抚摸身旁的大树,感受了到树干传来的细微但持续的震动,一支大约三百人的搜捕队已经包围了他们,正在收网。



评论
热度(2)

© 路半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