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半仙

存文,防失忆补漫笔记
所有文都是无差,无差,无差
路半仙是路边瞎算命骗钱的半仙(。

【B/S/B】【龙枪】Just one of those worlds【Millenia】 #06

6. 灰袍牧师·李奥克斯·死亡之湖


    精灵离开后,蝙蝠侠开始做起和地上这几个刚刚逃过一劫还浑然不知的人进行交流的准备工作,很快他就遗憾地发现这些人非常不专业地没有随身携带绳索,而所有的武器都被因玟雅塔带走或是处理掉了。蝙蝠侠不想把自己带的那点极为有限的工具用在逼供上,只好用他能找到的东西凑合一下,但他得先换身衣服。在把其中一个人吊到树枝上用他自己的裤子把他的双脚和树枝捆在一起后,蝙蝠侠又无奈地发现这个世界的人似乎没有穿内衣的习惯。布鲁斯突然想知道如果克拉克在这里,他是会大笑呢还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各种意义上的,不过最有可能的情况大概是先震惊一下然后立即笑得喘不上气。想到克拉克的笑声,布鲁斯在蝙蝠面罩底下做了个鬼脸,用法杖敲了敲这个像一条要风干的火腿一样被挂起来的人的后脑勺,蝙蝠侠要工作了。

    然而就在蝙蝠侠终于和这个倒霉的人达成共识,正要开始提问的时候,两个精灵来的方向上响起了逐渐逼近的脚步声和武器盔甲碰撞的声音。看来刚才这一小队人可能只是冲着奖赏而单独行动的佣兵,现在听到的脚步声才是真正搜捕精灵的队伍,从他们沉默而高效的行进声音判断,这支队伍应该是受过正规训练的。蝙蝠侠不担心他会立刻暴露,他已经处理好了剩下那几个活人,留下的尸体也不会泄露他的行踪,但他也不太可能一直不被发现。

    蝙蝠侠悄无声息地离开那个被倒吊起来的人,在交错的树枝上移动着,想看清下面到底有多少人。他把面罩拉下来挂在背后,汗水顺着鬓角流进了脖子里,虽然已经把护甲脱掉了,但他还穿着保护肌肉和关节的紧身衣,外面套了一层从佣兵身上扒下来的衣裤,再加上携带不便和以备不时之需而保留的披风,反倒比全副蝙蝠装更热了。这个世界不存在蝙蝠侠,一张普通人类的脸可要比一个蝙蝠面罩容易行动多了(当然克拉克不会同意“普通”这个部分)。

    很快布鲁斯就在队列中找到一个骑士装束的指挥官和一个没带武器的灰袍人,指挥官显然很尊敬灰袍人,正看着灰袍人指向精灵逃跑的方向接受他的指示。灰袍人说话很轻,布鲁斯没有冒险靠近去听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他可以肯定这两个人是在说那两个精灵。看起来这支队伍并不是搜捕队,灰袍人给了指挥官一个很准确的方向,他们只需要追上精灵,而按照他们行进的速度,不出半小时精灵就将面对一整支训练有素的军队。

    要说布鲁斯在去通知精灵和继续寻找超人这两个选择之间毫不犹豫就做出了决定,这肯定不是事实,不过他并没有犹豫很久。他抬头看了看远处高耸的山峰,山顶斑驳的积雪在阳光下刺眼地白,蓝天呈现出真空一样的纯净无声,没有任何生物的踪迹,也没有龙。布鲁斯暗自叹了口气后收回视线,潜进树冠的阴影中朝两个精灵离去的方向追赶他们。

    确信离开被他抛在身后的那支军队的感知范围后,布鲁斯从树上跳下来,加快速度向灰袍人指的方向奔跑。精灵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他只能估算着他们大概走了多远,同时希望精灵没有偏离灰袍人所指的方向,以及能在精灵的箭找到他之前先找到他们——布鲁斯突然停住脚步,有那么一瞬间他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充分的理由要去帮助那两个精灵,或许他们真的是逃犯而追赶他们的军队只是在执行公务呢,但他就是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就在布鲁斯停下来念头闪过的这一刻,他看到前方树干之间有金属箭头反射出的一星阳光,紧接着也看清了箭后面瞄准他的浅褐色眼睛。

    布鲁斯在脑子里飞快计算着,他已经可以听见背后军队逼近的声音,知道那个灰袍人从一开始就掌握了精灵的位置,现在找到了精灵他也没必要再保持隐蔽,况且他还成了因玟雅塔的箭靶子。

    “不要射箭!我是刚才那个法师!快跑!快跑!”布鲁斯继续朝精灵跑去,同时大声警告他们。

    因玟雅塔似乎也听到了军队行进的声音,她把手放在树干上感应了几秒钟,然后迅速搀起哥哥的左臂往前跑。布鲁斯赶到他们身边抓住阿雅诺尔诺的右臂,他和因玟雅塔几乎要把这个精灵架起来。虽然明知是徒劳,但布鲁斯需要尽可能地争取些时间,他直截了当地说明情况:

    “大概有两三百人在追你们,我看到有一个骑士和一个穿灰袍的人,他在指引这支军队。”

    “死亡骑士和牧师。”阿雅诺尔诺轻声说着。

    因玟雅塔一语不发地咬紧了牙齿,眼睛直直地盯着前方拖着哥哥继续跑。阿雅诺尔诺想把手臂抽出来,但她抓得太紧了,根本无法挣脱。

    “只要有牧师在,我们一开始就不可能成功。带着我只会拖累你们,别管我了。”阿雅诺尔诺狠下心,甩开布鲁斯就要往军队的方向跑去。

    因玟雅塔死死拉住他,布鲁斯也被迫停下来,身后的脚步声不紧不慢地靠近着,精灵过人的视力穿过树干之间的缝隙隐约可以看见灰色的袍子闪动。如果再拖下去不出十分钟,他们就只能和军队正面冲突了,布鲁斯无奈地做好了战斗准备,但两个精灵现在根本没心思去理会逼近的军队。

    “因玟,你看着我,这双眼睛是神拥有我的印记,只要带着它,我永远都不可能真正逃离神和她的牧师。但你不属于她,你一个人可以轻易甩掉他们消失在森林里,你不能再带着我了。”阿雅诺尔诺抬起手摸索着找到因玟雅塔的脸,急切地劝说她离开。

    精灵战士没有回答,她看了一眼林间不时闪过的灰袍子,猛地转过头目光灼灼地看布鲁斯的眼睛:“很抱歉把你卷进来了,法师。别让他们抓住他。”

    然后在布鲁斯和阿雅诺尔诺反应过来之前,因玟雅塔捧住哥哥的脸飞快地在他嘴唇上轻吻了一下,就朝灰袍牧师的方向冲去。阿雅诺尔诺伸手想抓住她,但精灵战士就像离弦的羽箭一样抛下了他。

    布鲁斯立刻明白了因玟雅塔的意图,如果解决掉灰袍牧师,他们就有可能成功逃脱。就算还有别的牧师也能追踪阿雅诺尔诺,这也是个难以放弃的机会。摔倒在地上的精灵挣扎着站起来,徒劳地要向因玟雅塔追去,布鲁斯赶紧抓住他半拖半扛地继续朝前跑。不管因玟雅塔能不能刺杀掉灰袍牧师,她全身而退的希望都不大,布鲁斯有些后悔没能拦住她,但他也知道这是他们唯一的办法。

    “快走,你得尽快到达安全的地方我才能回去帮她。”布鲁斯用力拽着丢了魂的阿雅诺尔诺,用他自己都不相信的话鼓励精灵。

    阿雅诺尔诺似乎从这不实际的承诺中看到了希望,扶住布鲁斯抓着他的手撑起脚步,跌跌撞撞地勉力前行。他们背后的军队好像被因玟雅塔绊住了,有人大喊一声后逼近的脚步声停了下来,紧接着响起一片武器出鞘的摩擦声和混乱的吼叫声。

    布鲁斯带着阿雅诺尔诺一直全力奔跑到精灵再也无力抬起腿而被树根绊倒,布鲁斯的喉咙和肺也像吸进了烧红的碳渣一样灼热刺痛,他已经习惯在疲劳的状态下战斗,但阿雅诺尔诺显然已经虚脱了。布鲁斯只好把他扶起来靠着一棵树坐好,自己也抓紧时间恢复体力,同时集中注意力捕捉任何追兵接近的声音。

    森林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恢复了安静,布鲁斯还不敢放松,他听见阿雅诺尔诺缓过气之后低声念起了一种他听不懂的咒语,沉默了一阵,精灵绝望地举起按在地面上感知的双手捂住了脸。

    “因玟杀死了牧师,但她没能逃出来,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还活着……”阿雅诺尔诺努力振作起精神,把他感知到的情况告诉布鲁斯。

    “追兵呢?”

    “他们听命于死亡骑士,但骑士必须接受牧师的命令。现在牧师死了,他们无法再追踪我,已经撤退回营地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精灵能够和自然建立起精神连接,我通过森林的树和泥土感受到军队正在离我们远去。”阿雅诺尔诺有些恍惚地回答布鲁斯的问题,似乎这样就能逃离他或许已经失去因玟雅塔的事实。

    “你的感应范围有多远?”

    “……什么?”

    “假设因玟雅塔死了,你能不能确切地感应到她在哪?”布鲁斯继续发问。

    阿雅诺尔诺脸色铁青,震惊地用没有视力的晶体眼睛对着他,布鲁斯担心精灵是不是要晕过去了,他赶紧解释道:“如果他们没有把因玟雅塔留在森林里,很有可能她还活着。”

    阿雅诺尔诺紧紧抓着泥土和落叶勉强稳住心神,这个人类法师的话虽然残酷,但也给了他一丝希望。他摇晃着在盖满落叶的地面上趴下来,脸颊和双手感受着泥土的潮湿气息,强迫自己把精神都集中在咒语上,透过法术穿梭于植物和土壤之中,向军队撤退的方向扩散。他找到了洒在土里和植物叶片上牧师的血,钉进树干里的箭,砍伤植物的剑痕,倒在地上的人类尸体,但到处都没有因玟雅塔的踪迹。

    “我没有找到她的……尸体。”阿雅诺尔诺抬起头来对布鲁斯说,满怀希望。

    “那我们就去找她,告诉我营地的位置。”布鲁斯把精灵从地上拉起来。

    阿雅诺尔诺点点头,指向看不穿的树海中的一个方向。

                   *************************************************

    “也就是说你根本不是龙,是人类?”

    道根·红锤听克拉克讲完他和布鲁斯是怎么来到这里之后,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克拉克解释了一番他不是人类,而是从其他星球被送到人类世界的外星人,但道根似乎无法理解这个概念,最后克拉克只能退而求其次地承认他就是人类。

    “那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你不会魔法。龙的魔法非常强大,那是天生的,你只是个变成龙的人类而已。不过还是解释不了人类为什么会变成龙。把你拽过来的法师雷斯林可没这么大本事,他是很厉害,但没有法师能厉害到把人类变成龙。算了,这些都是小事。”道根抚着胡子咕哝着整理思路,最后做出一个满意的评论。

    小事?克拉克腹诽起来,他开始觉得自己变成龙很可能因为他是外星人。

    克拉克加入这群前往索拉斯的难民已经快三个小时了,尽管道根保证了无数遍这头龙是他的坐骑,还搬出十几年前的灵魂之战和几十年前的长枪战争中金属龙对抗邪恶的五色龙的故事,但成年人仍然对克拉克颇为戒备。不过孩子们则立刻喜欢上这头金光闪烁又温和有礼的大型动物,并很快爬满了他的背(在道根慷慨的建议下)。克拉克只好小心地收起翅膀圈住这些孩子,走得又慢又稳以防他们掉下去。

    “都怪凯蓝卓斯那只大蜥蜴,没事要爪子贱开什么破通道,就跟当年那群蠢法师一样,开后门都开到无底深渊去了,害得后人不得安生……森林之主还是一副高高挂起的老样子,只会守着她那一片暗黑森林。不过她也就是个次级神,能自保就不错啦……那只蓝龙也太不厚道了,竟然给你们瞎指路,他肯定有阴谋……雷斯林到底是怎么掺和进来的,这家伙从来就不是省油的灯,看他侄子帕林就知道了……”道根继续用难以辨认的发音自言自语似的念叨,克拉克尽量记下他能听清的每一句话,他发现这个矮人知道的远比他表现出来的多。但这支难民队伍走得令人难以忍受的慢,克拉克一分钟只走几步还总是一不小心就走到他们前面,然后坐在他背上的孩子的父母就会恐慌地追上来要领回孩子,接着不愿从龙背上下来的孩子们就会哭闹,克拉克和道根不得不心力交瘁地向孩子的父母保证他们绝不会拐走孩子。

    太阳开始西斜时领头人就下令就地扎营了,这样下去不知要耗上几天才能走到索拉斯。克拉克伸长脖子望着在橘黄色的阳光下逐渐变暗的卡若理山脉,一路上他无数次看向山峰,可是蓝得像布景一样的天上别说信号了,连一丝云都没有,他开始怀疑是不是他根本找错了方向。听到领头人拿着地图对几个前去询问的农夫说他们即将走出卡若理山脉,明天就能到达新港(New Ports),克拉克觉得他应该先去前面探探路,如果没发现什么危险也没有布鲁斯的信号,他就要离开这群难民沿着山脉南下了。但是当他把这个想法告诉道根后,矮人的眉毛拧成了一团。

    “你那个走丢的朋友有这么重要吗!”道根气冲冲地说,“说好了你要跟我去索拉斯的,你还是我的坐骑,别想赖账!”

    克拉克忍不住有些生气了,首先他那个走丢的朋友布鲁斯确实很重要,而且他根本没答应过矮人要去索拉斯,是道根说如果克拉克当他的坐骑他就回答克拉克的问题,但事实上一直是克拉克在回答道根的问题——他从哪儿来,怎么来的,都遇到了些谁。当然矮人也唠唠叨叨说了一路,都是给骑在龙背上不愿下去的孩子们讲的传说故事,骑着银龙的骑士击败了邪恶女神啦(故事里的龙骑士着实让克拉克吃了一惊),一小群冒险者又一次击败了邪恶女神之类的。故事里出现的名字很多都是森林里的蓝龙和独角兽曾经提到过的,甚至还包括了据说是用法术把克拉克带过来的法师雷斯林。让克拉克困惑的是蓝龙和独角兽把这些名字当作真实发生过的历史,道根却讲得像是孩子们的睡前故事,而周围的大人们不时朝道根看上一眼好像他是在用什么邪恶的思想在毒害孩子。需要解答的问题是越来越多,但在找到布鲁斯之前克拉克没有时间这么耗下去。

    “我真的必须先找到我的朋友,红锤先生。如果你是想去索拉斯,我现在就能带你飞过去,顺道还可以替这些人打探一下前面的路。”克拉克耐着性子提议。

    道根眯起眼睛考虑了一会儿,最后勉为其难地同意了。矮人十分大度地告诉领头人他愿意骑着龙先赶到索拉斯为他们商洽避难事宜并打探沿路的情况,然后他的龙会回来通知他们。领头人看起来对于道根的离去有些不放心,但一想到龙会跟着他离开,立刻如释重负地答应了。告别舍不得巨龙的孩子们后,克拉克用力蹬地,挥着翅膀腾空起飞。

    终于能够再次飞翔让克拉克感觉很好,道根说以他的飞行速度在日落前就能到达索拉斯,他想抓紧这段时间问些问题。

    “红锤先生,我听见你之前给孩子们讲的故事,这个世界真的有龙骑士吗?”

    “当然有,现在也有,不少银龙都跟着骑士去了索兰尼亚,还有些蓝龙和红龙跟着奈拉卡骑士。不过经过几十年前的龙族大清洗和十几年前的灵魂之战,安塞隆大陆上的龙已经减少了很多了。”道根似乎心情不错,很爽快地就回答了。

    “我在受召唤法术影响的时候听到有个声音,告诉我去找李奥克斯和矮人,你知道李奥克斯是谁吗?”克拉克赶紧问出他最想知道的问题。

    道根·红锤却突然沉默了,克拉克仔细想了想,确信他这次没有说错什么话。

    “红锤先生?这真的很重要,独角兽说法师是为了找人修补这个世界的时空裂缝才召唤我们过来,现在只有这一个线索,如果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李奥克斯就是我。”道根打断克拉克,沮丧而模糊地咕哝了一句。

    “什么?”

    “我说我就是李奥克斯!”矮人恼羞成怒地咆哮起来。

    克拉克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这可不是他预想中的答案,保险起见他决定先等几秒钟,万一道根又在开他的玩笑呢。但是矮人一直没有打破沉默大声笑起来。克拉克刚想再确认一遍时,道根突然紧张起来:

    “下降,快下降!躲到下面的山谷去!”

    克拉克疑惑地仔细观察前方,越过两座山峰之间的空隙可以看见一湖反射着阳光的水面,湖边被开辟出了一片工地,许多工人正在忙碌着,一座高塔已经基本成型。道根似乎不想被那片工地上的人发现,克拉克一甩尾巴,迅速朝山谷俯冲下去。

    在一块较为平坦的坡面降落后,道根几乎是从龙背上滚下来的,他脚步不稳地走了几步,一屁股坐在石头上喘起粗气。

    “你怎么搞的!我叫你降下来,不是掉下来!你连最基本的飞行技巧也没有吗!”矮人被刚才的急速降落吓得脸色苍白,气愤地挥起拳头,深呼吸了好几下才终于缓过气来。他一脸嫌弃地打量起表情无辜的克拉克(正在心里窃笑),摇了摇头说:“等到了索拉斯一定要给你配一副龙鞍,不然*亦为林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你甩下来。”

    “我们要在这里干什么?”克拉克问道,他不明白矮人为什么要突然停在这里,顺便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

    “看见那些灰色旗帜了吗,那是新神的旗号,我要看看他们在死亡之湖干什么。那里十几年前是奎灵那斯提精灵的都城奎灵诺斯,但在对抗绿龙王碧雷的战斗中罗拉娜——现在的精灵王吉尔萨斯的母亲——用龙枪刺中了她,精灵们用施加了法术的绳索把她从空中拉下来,绿龙摔下来压垮了地面,整个奎灵诺斯都随之崩塌,白怒河把曾经辉煌的城市淹成了一片湖。”道根神情严肃地盯着湖边工地解释说,回忆起奎灵诺斯和太阳之塔昔日的精致和壮美,一向开朗的矮人也不禁叹了口气。他又观察了一阵,回头对克拉克说:“你目标太大会被发现,在这等着,我得靠近点去看。”

    没等克拉克回答,道根就急匆匆地顺着山坡连跑带溜地冲了下去,很快就消失在谷底茂密的树林里。克拉克无奈地收起翅膀,在布满碎石的山坡上趴下来等待。天色开始逐渐变暗,就在克拉克快要睡着的时候道根气喘吁吁地跑回来了。

    “那下面不只是工地,还有军队和死亡骑士。他们抓了一个精灵,把她绑在工地中央的一个木架子上,她受伤了,不过还活着。”道根故意停下话头看克拉克的反应,他摘下帽子使劲给自己扇风,用胡子尖擦掉脸上的汗。

    面对这种情况克拉克还能有什么选择,他死心地皱了皱脸问道:“那我们去救她?”

    道根·红锤重新戴好他那顶脏兮兮的华美帽子,咧开一个奸诈的笑容。

                   *************************************************

    布鲁斯带着阿雅诺尔诺小心地靠近湖边工地,他把精灵拉上一棵大树让他等着,然后绕着工地探查了一番环境。

    “我看见因玟雅塔了,她被绑在工地中间的木架子上,我找好了几个位置,等到天黑就能把她救出来。”布鲁斯回到树上轻声告诉精灵。

    “她还活着。”阿雅诺尔诺的脸一直朝着因玟雅塔的方向对自己说道。接着他转过头,透过脸上的两块晶体看着布鲁斯沉稳的灵魂:“我很感谢你,法师。你的灵魂告诉我可以信任你,但我必须问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布鲁斯在树枝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下来,耸耸肩:“我就是干这个的。”

    阿雅诺尔诺笑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好像终于记起了该怎么呼吸一样。

    “介意我问问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吗?”布鲁斯试探着用轻松的语气问道。

    “这是新神给她的信徒的护身符。我和因玟是被人类养大的,我们不是亲兄妹。”精灵说到这里有些尴尬地顿了一下,苍白的脸颊上泛起一丝血色。布鲁斯安静地等待着,阿雅诺尔诺又把脸转向因玟雅塔的方向,无机质的晶体在他脑中映出一抹虚弱但坚定的红色,他接着说了下去:“我们的养父是个少了一条腿的人类佣兵,他把因玟培养成了最好的刺客,他总是说精灵是天生的刺客。我不像因玟那样有天赋,就东学一点西学一点,我们两个从十几岁就搭档起做佣兵了。人类的生命很短暂,养父一直肺不好,他临死前要我们互相照顾,说世道险恶,我们就是彼此唯一的依靠,但总是因玟在照顾我。几年前因玟受了重伤,致命伤……”

    阿雅诺尔诺哽住了,似乎回忆起当时的景象,很快又回过神来:“我从不相信神。我知道信仰诸神的牧师有治愈伤病的能力,但我从来没有过信仰。但是当时我太绝望了,因玟在我手臂里渐渐死去,我向所有的神祈祷,只要能救回她我愿意永远侍奉神。然后我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说她会救因玟,只要求我的信仰。然后就——”精灵笑了笑,用两个食指对着眼睛比划了一下,“不过因玟还活着,我一点也不后悔。”

    布鲁斯想说点安慰的话,突然听见工地上骚乱起来,紧接着一股记忆犹新的绝望和恐惧攥住了他的呼吸。

    “龙威……”阿雅诺尔诺蜷缩起身体,从牙齿缝里挤出一个词。

    工地上也有人指着天空大叫起来:“龙!龙来了!”

    布鲁斯抬起头,看见一片金黄色的影子低低掠过,橘红的夕阳照在那铮亮的鳞片上反射出接近赤铜色的光。

    “该死的,”布鲁斯颤抖着骂道,嘴角却不可避免地形成一个微笑,“克拉克。”




*亦为林(Zivilyn):据说亦为林同时存在在所有的空间与时间中,同时也具有所有空间与时间中诸神的智慧,他是智慧之神吉里安的最佳顾问。



评论
热度(1)

© 路半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