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半仙

存文,防失忆补漫笔记
所有文都是无差,无差,无差
路半仙是路边瞎算命骗钱的半仙(。

【B/S/B】【龙枪】Just one of those worlds【Millenia】 #07

7. 骑士与龙


    “不用等到天黑了,我现在就能去救因玟雅塔,你在这等着别动。”布鲁斯在树枝上蹲起来压低声音对阿雅诺尔诺说,咬紧了后槽牙想阻止牙齿咯咯打架的声音。

 

    “不行!他们有龙,现在乱成一团的只是被他们抓来的工人,死亡骑士的军队不会受龙威影响,你现在出去太危险了!”精灵赶紧支起身子要拉住布鲁斯。

 

    “别担心,天上那头龙是我的朋友,我一直在找他,等我叫住他马上就能救出因玟雅塔。”

 

    “朋友?”阿雅诺尔诺吃了一惊,但很快又恢复了焦急的神色,“你不明白,死亡骑士和他的军队都是死人,所以他们才不怕龙威!而且骑士还有一头红龙在海文,只要他们发出信号龙很快就会赶到,等骑士骑上红龙一切都完了!”

 

    布鲁斯透过树枝朝工地的方向看了一眼,丝毫未损的高塔顶端正冒出滚滚黑烟,那大概就是精灵所说的信号了。就算红龙很快就会到达,布鲁斯只能抓紧时间去救出因玟雅塔,而且他也不可能蹲在这里让克拉克独自迎战。

 

    “高塔顶端在冒烟,看来信号已经发出去了,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布鲁斯把阿雅诺尔诺按回树枝上坐好,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我也有龙。”

 

    阿雅诺尔诺虽然还是不同意让布鲁斯冒这么大的险去救因玟雅塔,但这的确是他们唯一的机会了,所以在布鲁斯跳下树枝的时候他说不出任何反对的话。这个人类法师的动作敏捷而轻巧,精灵几乎分辨不出他的脚步声,只看见他的灵魂朝远处那团黯淡的红色快速移动。

 

    布鲁斯很快就跑出了树林,他先躲在一大堆木材后面观察工地的情况。混乱的喊叫声已经逐渐远去,工地上的工人一个不剩地都趁乱跑了,而之前在森林里围捕精灵的士兵开始在空地上集结成队,对头顶上威胁性地低低掠过的黄铜龙——克拉克——毫不在意。布鲁斯刚想出声叫住克拉克,却听到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大声呵斥道:“你这头笨龙!还不快把他们抓起来丢进湖里!不然你要等他们排好队用矛戳你吗!”

 

    布鲁斯皱起眉仔细朝声音的方向看,一个褪了色的彩色大球正穿梭在逐渐集结起来的队伍中,一边灵活地闪过攻击一边用一柄铁锤猛敲经过身边的膝盖和胫骨,被他打中的人像被砍倒的树一样无声地倒在地上。

 

    “快点!照你这个速度要清理掉这帮诡异的士兵,我和那个女精灵都已经老死了!”彩色大球——现在布鲁斯看清了他是个矮人——非常勇猛而富有技巧地把企图攻击或抓住他的人敲倒在地,竭力想突破包围圈靠近因玟雅塔。而克拉克在矮人的指示下一次次地俯冲下来,避开矛尖和剑用四个爪子抓起地面的人扔到湖心。

 

    布鲁斯决定调整战术,趁着克拉克和矮人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火力,他悄无声息地绕到包围最薄弱的位置,迅速敲倒了挡在他和因玟雅塔之间的两个人,在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用蝙蝠镖割开绑住精灵的绳子,把她扛在肩上就往树林跑。因玟雅塔好像失去了意识,一动不动地低垂着头。

 

    “有人要带走精灵!快截住他!截住他!”矮人跳着脚打翻了一个挡住他的人,像条鳗鱼一样穿过一时不知道该干什么的士兵向布鲁斯追去。

 

    布鲁斯扛着精灵,速度自然不会很快,他也正等着矮人追过来,但他没想到矮人居然能在10秒之内追上他。矮人大吼着“站住”一把抓住布鲁斯右手拿着的法杖尾端想拽住他,却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弹开了,矮人一时收不住重心翻倒在地上,不过布鲁斯也被他拽得停住脚步。

 

    “玛济斯法杖?!放下那个精灵!你到底是什么人!”矮人四脚朝天地挣扎着坐起来,一边扶正歪掉的帽子一边有些混乱地质问。

 

    布鲁斯很确定弹开矮人的就是他手里的法杖,刚才那一下的冲击力也震得他差点脱手。他还没想好要怎么回答矮人,突然头顶上一黑,黄铜龙庞大的身躯就砸落下来挡在布鲁斯面前。

 

    “布鲁斯?!”克拉克惊喜地叫道。

 

    在他们三个有时间说出任何一个字之前,高塔方向的空中远远传来一声令人牙酸的嘶吼声,一头巨大的红龙正迅速向工地逼近。

 

    “你跟这黄铜龙是一起的?”布鲁斯来不及多说,蹲下来把因玟雅塔抱在臂弯里问矮人。

 

    “是又怎么样,你想干什么?”矮人戒备地看了布鲁斯一眼,接着神情严肃地打量起精灵。她没受致命伤,但伤得很重,一道剑伤刺穿了左肩窝,右侧肋骨上和腿上还有两支断了的箭。

 

    布鲁斯小心地把因玟雅塔递给矮人,道根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精灵,半蹲半跪地扶住她。布鲁斯指向森林里:“她叫因玟雅塔,她哥哥阿雅诺尔诺在那个方向,你带她过去,我和黄铜龙会解决这些人和红龙。”他抬眼看了看高塔,死亡骑士正站在塔顶的平台上,裹尸布一样的披风在风中卷动着,骑士背后红龙的身影也越来越靠近。布鲁斯不知道他和克拉克能不能同时挡住死亡骑士和他的龙,还有地面上包围住他们的军队,虽然克拉克和矮人刚才已经解决了不少士兵,但那还不到一半。他清楚矮人不可能带着昏迷的因玟雅塔和没有视力的阿雅诺尔诺逃走,又补充了一句:“找到她哥哥之后和他一起躲好,如果有危险就大声喊。”

 

    布鲁斯说完就冲向包围圈为他们打开突破口,道根还有些搞不清状况:“什么?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你就听他的快走吧,他是我朋友。”克拉克也已经加入战局,挥起尾巴和翅膀扫荡开包围圈。

 

    “这就是你那个走丢的朋友?!”矮人吃了一惊,不过没时间再耽搁了,他嘟哝着把手里的铁锤别在腰带上,费力地抱起精灵按照布鲁斯指的方向跑去。

 

    比起红龙逼近的威胁和围住他们的这些恼人士兵,克拉克更清楚地感觉到布鲁斯听到“走失的朋友”这几个字时朝他刺过来的强烈视线。找回布鲁斯的高兴劲儿让他毫不怀疑自己能打败红龙,等他们能好好说上话的时候,他还要告诉布鲁斯他找到了李奥克斯。现在克拉克却不得不和这群不知恐惧的士兵纠缠,道根明明告诉他没有生物能够抵御龙威,但这些人似乎对龙威免疫。

 

    “这些士兵都是死人,别手下留情,他们会不停地涌上来!”布鲁斯看出克拉克的动作有所顾忌,他们必须尽快解决地面上的士兵,否则等他们和红龙交战无暇顾及的时候,这些士兵就会找到森林里的精灵和矮人。

 

    “他们是僵尸?”克拉克吓了一跳,难怪他一直在想为什么这些士兵从交战到现在没有一个人发出过声音。

 

    “你说是僵尸就是僵尸吧,总之尽量让他们丧失行动能力。”布鲁斯翻了个白眼的同时抡起法杖敲断了一个人的脖子,这小镇男孩以为他们是在玩游戏吗。

 

    克拉克瞥见布鲁斯左手拿着法杖右手抄起一把剑,左右开弓地削弱包围圈,那些士兵虽然动作与活人无异,但蝙蝠侠如入无人之境一般两三下就放倒一个。克拉克自己一甩尾一挥翅能扫倒十来个人,在他知道不用控制力道之后很少有人被他击中后还能再爬起来,不过按他们现在的速度还是无法在红龙到达之前解决完地面上的死人士兵。他正焦急地在脑子里搜刮有什么办法能一次性收拾掉这些紧紧包围住他们的僵尸,突然觉得喉咙又热又痒,胸腔像烧红的火炉一样随着呼吸嘶嘶作响。克拉克来不及说话,一嘴叼住布鲁斯的披风把他甩到背上,用力扇起翅膀升到空中,深吸一口气感受着氧气在胸膛里充分燃烧的高热,猛地朝地面的死人群呼出一道熔岩似的火焰。呈密集队形的包围圈不管是站着的还是已经倒下的无一幸免,被点燃的士兵失去了地面的攻击目标,都垂下武器无声地站在原地,任凭火焰吞噬他们。

 

    “哇哦。”克拉克咂咂嘴,看着燃烧的景象心情复杂地感叹道。

 

    布鲁斯费了些力气才没从龙背上掉下去,他爬到老位置上坐下来踢了克拉克一脚:“早跟你说过龙不可能不会喷火,连超级马里奥里的龙都会,不过下次真的麻烦你提个醒行不行?”

 

    “唉,我还以为我们心有灵犀呢。”克拉克假意悲叹着说。

 

    “心有灵犀?”布鲁斯嗤笑一声,眼睛盯住已经斜着身子把自己巨大的身躯固定在高塔顶端的红龙,“那你猜猜我现在在想什么。”

 

    克拉克也一直看着红龙降落,塔顶的死亡骑士把灰色的旗帜拆下来,露出作为旗杆的长矛。他小声发出一个感叹词:“啊哦。”

 

    “看来我们还真是心有灵犀。”布鲁斯毫无诚意地评论道。

 

    等死亡骑士在自己背上坐定后,红龙伸展开巨大的皮翅,用力蹬离塔身飞到空中。尚未完工的高塔在巨龙的作用力下拦腰断成两截,破碎的塔顶四散砸进周围的树林里。红龙的体型比克拉克大了不止一圈,甚至比他们之前遭遇的蓝龙还要大上很多,在暮色和火光中呈现出干涸的血迹一样毫无生气的暗红色。

 

    “在你‘走丢’的时候,我从红锤先生那里听到一些很有意思的事。”

 

    “龙骑士?我也在你‘走丢’的时候听说了。”

 

    克拉克凝视着在空中盘旋的红龙,问道:“你愿意当我的骑士吗(Will yoube my knight)?”

 

    “我还以为我一直都是呢,”布鲁斯抵抗着再次降临的龙威,突然轻轻喷笑了一下,拍拍克拉克的脖子:“我的好小姐(My fair lady)。”

 
                      ********************************************* 
 

    黄铜龙和红龙彼此都刻意保持了一定距离,在空中翻飞盘旋着寻找发动攻击的最佳角度。龙骑士在对龙空战中发挥作用的时间非常短,大部分情况下都是由与之搭档的龙来掌握进退,布鲁斯在之前和蓝龙的战斗中就体会到了这一点,所以他耐心地让克拉克不断调整他们跟红龙之间的相对位置。红龙不时喷出大股的火焰进行恫吓,都被克拉克迅捷地闪过,连一星火花都溅不到他。克拉克也尝试朝红龙背上的死亡骑士喷火,但骑士似乎对龙焰免疫,情况一时陷入僵持。

 
 

    “我总觉得骑士手里的长枪有古怪,样子看起来很像我听说到的龙枪,但又不太对劲。”克拉克在又一次无果而终的俯冲后一边重新提升高度一边对布鲁斯说。

 

    “龙枪?”

 

    “曾经是索兰尼亚骑士——我想他们应该是好骑士——骑着金属龙和邪恶女神的五色龙战斗时所用的武器,据说是一种附有魔法的亮银色长枪。”克拉克说完总觉得有些尴尬。

 

    果然布鲁斯发出嘲讽的噗噗吐气声说道:“这是你午睡的时候矮人给你讲的睡前故事?”

 

    红龙又喷出一道灼热的红焰,克拉克侧过翅膀躲避的同时还不服气地回嘴:“嘿,别这么坏心眼,我是想尽快找到你的,可计划总赶不上变化快,你不是也被什么事情给绊住了嘛。”

 

    “好吧,我猜在这个主题乐园世界里睡前故事就是真实的。关于龙枪你还知道些什么?”

 

    “据说龙枪上附着的魔法能够轻易突破龙的防御魔法和鳞甲,被捅上一下不死也是重伤。”

 

    “何况你还没有防御魔法。”布鲁斯努力用尽量客观的语气来陈述这一事实。

 

    “基本上把龙枪当做光剑就是了,绝地武士第一课,不要被光剑碰到。”克拉克倒满不在乎地甩尾调转方向,避免红龙绕到他背后。

 
 

    “……克拉克,我要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如实回答。”

 

    “哦亲爱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布鲁斯毫不理会克拉克的俏皮话厉声喝道:“你去年是不是扮成达斯·摩尔去了哥谭漫展!”

 

    “你不也扮成蝙蝠侠去了!”克拉克有点心虚,他原以为已经瞒过布鲁斯了。

 

    “我就是蝙蝠侠!而且我是去抓小丑的!整个会场里面有上百个蝙蝠侠,还有比蝙蝠装更好的迷彩吗!”布鲁斯一想起他被那个一言不发的达斯·摩尔跟了一下午就恨得牙痒,每次蝙蝠侠回头警告他不要再跟了,达斯·摩尔就平握光剑摆出一副战斗姿态。

 

    “我……参加漫展是我的权利!”

 

    “滚你的权利!你就是剃个光头扮成卢瑟也没人拦你,跟踪我一下午干什么!”布鲁斯愤怒地一巴掌扇过黄铜龙的后颈窝。

 

    为了保护你——当然这句话可不能说出来,克拉克很识趣地闭上嘴,布鲁斯也没再追问。就在他们分神的一会儿,红龙成功欺近克拉克面前,呼出大片带着浓烈硫磺和腐臭的火焰,她背上的死亡骑士也举起了长枪。克拉克立即收紧翅膀护住布鲁斯,顺势掉落了一段高度避开攻击。红龙张开长满泛黄牙齿的大嘴猛地朝克拉克的脖颈咬来,慌乱中克拉克使劲用前爪想把她推开,尖利的龙爪却轻易抓破了暗红色的龙鳞,在红龙的肩颈上扯开一道不小的伤口,破损的鳞片和几近黑色的血花在空中溅开,红龙却像毫无知觉一般不为所动。血腥夹杂着不同寻常的臭味渗进空气中,前爪上冰冷黏腻的触感让克拉克恶心得猛甩爪子。

 

    “有意思,看来不仅人是死的,连龙也是。”布鲁斯白了一眼尴尬地伸着前爪的克拉克(因为没有衣服裤子或者披风能让他擦手),“这就简单了,骑士归我,红龙归你。”

 

    能在空中分开作战是他们唯一的优势,克拉克不想耽误时间,他冒险抢到红龙上空向死亡骑士冲去。克拉克的脖子避过骑士对准他的龙枪,布鲁斯赶在暗无光泽的枪尖刺进他肩膀之前从龙背上跳下,借势用法杖格开长枪,同时挥剑砍断骑士的两条小臂。龙枪带着两只手旋转着坠向地面,但红龙曲起脖子撑开一人高的大嘴迅猛地朝背上的布鲁斯咬去,克拉克正在红龙的侧上方用前爪撕扯她的皮翅,情急之下也迅速张嘴,咬住了红龙毫无遮拦的脖子才总算没让她够到布鲁斯。克拉克放开红龙的翅膀,四只龙爪紧紧扣住她的肩背不让她有机会挣脱,两头巨龙从半空中笔直地朝死亡之湖坠去。尽管被克拉克制住了躯干,红龙仍以惊人的力道甩动脖子,布鲁斯在剧烈的晃动中无法固定住自己,干脆撑开披风在空中滑翔。红龙发出一声金属摩擦般的嘶吼,仰起头还想把布鲁斯咬下来,克拉克闭紧了双眼,狠下心用力合拢上下颚。红龙的颈椎在他口中发出破碎的闷响,巨大的龙头终于无力地垂了下来。克拉克只来得及看到一眼黑色的蝙蝠剪影掠过不知何时升起的银月,下一秒就和不再挣扎的红龙重重摔进水里。几米高的巨浪从湖心冲向陆地,浇灭了空地上还在燃烧的龙焰,布鲁斯落地后立刻赶到岸边等着克拉克浮上来。

 

    湖水意外的深,克拉克根本触不到底,他放开牙齿和四肢,让红龙沉向黑洞一般看不到头的湖底。他呛了几口水才掌握了怎么用这个身体游泳,不太流畅地游向站在湖边等他的布鲁斯。

 

    “你还好吗?”

 

    “除了想把我的内脏都吐出来以外?挺好的。真不敢相信我居然咬断了她的脖子……”克拉克拖着沉重的脚步和尾巴爬上岸,颓然地趴在布鲁斯面前,看见他一副放下心来有话要说的表情,克拉克突然又挤出点力气赶紧截住他的话头:“不准问!”

 

    “问什么?”布鲁斯摆出无辜的样子明知故问。

 

    “不准问我几个月了!”

 

    “噢,宝贝,”布鲁斯摇摇头,“我只是想说不管怎么样,我会对你负责的。”


评论

© 路半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