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半仙

存文,防失忆补漫笔记
所有文都是无差,无差,无差
路半仙是路边瞎算命骗钱的半仙(。

【B/S/B】【龙枪】Just one of those worlds【Millenia】 #08

8. 最终归宿旅店·笑话、呼噜、棉花糖


    帕林·马哲理(Palin·Majere)的心情稍微好些了。自从去年南方的海文被一支打着灰色旗号的军队占领后,好消息就像与帕林绝缘了一样,不过前几天受召唤前去威莱斯大法师塔的儿子乌林·马哲理(Ulin·Majere)今天终于回来了。帕林知道儿子带回来的不会是好消息,但对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来说,亲人团聚总归是件好事。和乌林一起离开的金龙晨曦(Sunrise)也一起回来了,这头曾经在龙族大清洗年代守护过修玛陵寝的年轻金龙几乎成了马哲理家的一员。晨曦和乌林搭档以来一直在研究法师如何吸取龙的力量用于自己的法术上,这样在战斗中法师就不用承受施放魔法所带来的精力消耗,龙在专注于用尖牙利爪作战的同时也能用上他们强大的魔力,但到目前为止收效甚微。

    乌林告诉父亲法师议会一直在关注几年前安塞隆大陆上新出现的这股灰色势力,然而能收集到的信息实在太少,灰色军队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从指挥官到士 兵,没有任何人认识他们,他们也几乎不和外人交流。这股势力既不攻城略地,也不建立政权,甚至不招兵买马,就像幽灵一般无声地在大陆上进行着旁人无从知晓的事务。他们选择的颜色倒是给了法师议会一个思路,只是一直以来法师们不想轻易下结论,但自从海文和奎灵那斯提的变故之后法师议会所有打探消息的尝试都无果而终,威莱斯大法师塔甚至派人向阿斯特纽斯询问过海文的情况,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复。这次大法师塔召唤乌林和晨曦,除了报告他们的研究进展以外,还让他们把法师们收集到的不多的信息转告帕林,请他判断这股灰色势力是否与万有全无之父(Chaos, The Father of All and of Nothing)有什么关联。

    帕林想起去年传来海文被占领的消息时的情景,索拉斯的居民很是惶惶然了几天。但海文似乎非常平静地在一夜之间就陷落了,传言说整座城里无人伤亡,只是自灰色军队入驻以后海文就封锁起来,断绝了一切和外界的来往,只有灰色军队出入城门,没人知道城内发生了什么,也没有消息传出来。索拉斯和海文东南边的新港至今丝毫未受影响,甚至还因为海文的封锁更加繁荣起来,人们只知道在海文封锁之后通往奎灵那斯提的路也被阻隔了,但一般人不会想去那片失落的精灵森林,而前往威莱斯大法师塔的法师们也自有别的路可走。回想起来,帕林惊讶于包括自己在内的人们如此轻易就接受了海文和奎灵那斯提的异变,似乎只当它们从地图上消失了一般。不过他心里清楚这股灰色势力就像一个尚且安静的肿瘤,只要它还没有威胁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人们就不会太在意它的存在,毕竟还有太多问题要提心吊胆了。

    思考对帕林来说越来越容易疲劳,他离开家想去最终归宿旅店看看。帕林的两个妹妹罗拉和德丝拉一直经营着这间传奇旅店,路过索拉斯的人类、矮人、精灵和坎德人都不会错过机会来坐一坐,甚至法师在“雷斯林的房间”留下纪念品的习俗也保留了下来。冬季刚过,天虽然还是黑得早,但索拉斯还要再热闹几个钟头才会渐渐入睡。帕林用木杖虚点着木板搭建的索桥和阶梯走向旅店,他身体还很硬朗,只是多年的习惯让他喜欢在手里拿着根木杖。温暖的光从旅店的彩色玻璃窗里透出来,招牌菜辣味马铃薯的香味混着喧闹的人声充满了整个树冠,帕林推门走进去,立刻就有镇上的熟人向他打招呼,他走到人们专门为他摆在火炉边的椅子上坐下来,满足地打量着店里。

    罗拉端过来一碗热腾腾的炖肉和一盘辣马铃薯,在帕林开口说他还不饿之前抬起食指命令道:“你成天就是想太多吃太少,才会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别人还以为你是我们的爸爸呢。”远在吧台里的德丝拉也威胁性地朝他举了举手里的炒勺。

    帕林认命地拿起勺子,马哲理家里除了他母亲提卡(愿她的灵魂安息),根本没人拗得过他的两个小妹,他几乎肯定雷斯林叔叔也拿她们没办法。帕林舀起一勺马铃薯——辛辣的香味总能让他食欲大开——正要开始享受晚餐时,旅店的大门被人猛地推开,门上的铃铛响个不停,店里的人们一时间都停下来看着门口,一个帕林似曾相识的洪亮声音大声喊道:“帕林·马哲理!我的老朋友!好久不见了!”

    帕林瞪着门口那个华服上沾满尘土、手里挥着顶羽毛帽子的矮人,忍不住哀叫起来:“道根·红锤!”

    “老弟,见到你我也很高兴,不过我这儿有个小丫头扭了脚又旅途劳累,能不能先找个房间把她安顿下来?然后咱们好好谈谈,李奥克斯的熔炉作证,我有太多事情要告诉你啦!”道根狡黠地冲帕林眨了眨眼,帕林这才发现矮人身后还跟了一个披着怪异黑披风的黑发年轻人,怀里打横抱着个双眼紧闭的姑娘,身上用褐绿色斗篷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苍白的脸。

    知道这下准没好事,帕林暗暗叹了口气,露出一副与老友久别重逢的欣喜表情,一路絮絮叨叨寒暄着把矮人和他的同伴领进楼上的空房间。厅堂里吃喝聊天的人们发现没什么新鲜的,很快又各自回到之前的话题上。

    进了房间,年轻人把姑娘小心放在一张床上,帕林黑着脸关上门正要质问道根,矮人竖起食指让他噤声,把他拉到床边。帕林皱起眉头,斗篷里是个失去意识的精灵,他轻轻揭开斗篷,发现精灵伤得很重。

    “我听说你放弃了魔法,但你的草药知识应该还在吧?”道根看着帕林检查精灵的伤口,压低声音问道。

    “只是皮肉伤,内脏和骨头没什么大问题,可能失血比较多,我得回去拿药。你们在这儿等等,我会叫德丝拉上来照顾她。”帕林拿起木杖就要走,道根叫住他:“要是能有一锅辣马铃薯和一桶麦酒就最好不过了,老弟。给你自己也准备点喝的,今晚你会需要的。也叫上你儿子和那只金龙。”

    帕林看着道根凝重的表情,突然觉得自己老得该进坟墓了。他拄着木杖想问问情况有多糟,但心里隐约已经猜到了一些。恍惚间帕林觉得有谁在轻拍他的手臂,道根正一脸过意不去地站在他面前。“我很抱歉。”矮人说。

    帕林轻轻笑了笑,又叹了口气:“可惜没有矮灵酒了,不过我还有几瓶精灵酒。”

    当帕林带着儿子和晨曦走进安顿精灵的房间时,他发现又多了一个精灵坐在床边,低头守着受伤的姑娘,而那个一直没说话的黑发年轻人手里拿着玛济斯法杖。

    道根赶在有人问出任何问题之前飞快地把情况解释了一遍:“克莱恩来了个新神,这个精灵应该就是她的第一个信徒。你叔叔雷斯林从别的世界召唤来两个人,想让他们修补时空裂缝。受伤的精灵杀死了守在奎灵那斯提的新神牧师,我们刚才把他们的整个营地都烧掉了。哦,我有提到你叔叔召唤来的那两个人里的其中一个变成了黄铜龙吗?他是我的坐骑,正在外面的树林里。”他停下来转起眼珠想了想,尴尬地绞着手指小声补充道,“另外如果我没猜错,那个新神应该抢走了我的熔炉和铁毡。”

    “你知道吗,这么多年过来,我现在已经不奇怪你为什么会打造灰宝石了。”短暂的沉默之后,帕林走到房间中央的桌子边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精灵酒。

    “对了,既然这里有只金龙——”道根松了口气,看向化身成人类法师的晨曦,一时想不起他叫什么。

    “请叫我晨曦,尊敬的李奥克斯。”金龙识趣地报上名字。

    “——晨曦,你能不能去看看那只黄铜龙,想办法把他变回人类?这个年轻人是他的朋友,他会带你去。”道根指了指靠在窗边的布鲁斯。

                     *********************************************

    “这可真罕见,我从来没听说过人类变成龙的事情,你看起来完完全全就是一头龙。”晨曦饶有兴趣地观察着克拉克,“我听说你没有魔法,但是可以喷火?”

    克拉克紧张得像小时候去看牙医一样,生怕晨曦的诊断结果是他变不成人形了。布鲁斯在简单说明了他们的状况后就一直没说话,抄着手站在他旁边看着晨曦思考。

    “变形术对龙类来说是一种迷彩,刚孵化的小龙凭本能就可以变形,或许严格来说不算是魔法。既然你能够喷火,我想你应该具备了龙类的所有生理特征,你要做的就是回想起你的人类身体的感觉,我不敢保证一定能成功,但我们可以试试。”晨曦解释了他的想法,看克拉克和布鲁斯一副不太肯定的样子,他示意他们站在原地别动,自己往后走了十来米对他们说:“也许我演示一下你们更好理解。”

    金龙变形的过程流畅而清晰,就像高速播放种子发芽长成植物一样,几秒钟内一个算不上强壮的人类躯体就变成了一头金色巨龙,满身坚硬闪亮的金鳞把银月的冷光反射成凛然的白金光华。克拉克看得忘了呼吸,等他回过神来迅速看了布鲁斯一眼,布鲁斯也看着他。有一瞬间克拉克担心布鲁斯是不是要把他自己以为变成了金龙的那个笑话翻出来,不过布鲁斯什么也没说,好像只是确认克拉克有没有看清刚才金龙变形的过程。

    “现在我要变成刚才的人形,请仔细看,然后试着让这个过程在你自己身上发生。”晨曦柔和地拉回克拉克的注意力。巨龙变成人形的过程几乎就是刚才的倒带,克拉克极力让那几秒钟的景象刻印在自己脑子里,他闭上眼睛,想象着视线逐渐矮下去,重心随着脊柱直立起来,体积巨大的肌肉收缩,双手垂在身体两侧,双脚踏在地面上。过了一会儿,克拉克试探着睁开眼睛,发现什么变化都没有,他还是得弯起长脖子才能看见布鲁斯——正挑起一边眉毛盯着他。

    “这个过程非常快,我再演示一次。”晨曦毫不介意地重复了一次变形过程。

    克拉克有点不安地朝布鲁斯瞄了一眼,他还是没说什么,也看不出来在想什么,克拉克只好又闭上眼睛努力集中精神。就在他眼前一片漆黑脑子一片空白开始发慌的时候,克拉克听到布鲁斯沉稳的声音:“不要太在意变形的过程,专注于回想你变成龙之前活动身体时的感觉。”

    这对克拉克来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很少有人会注意自己在毫无障碍地动作时的感觉。不过克拉克并没有回忆自己的动作,他回想起蝙蝠侠驱动身体时的血液循环和内脏跳动,骨骼和肌肉的相互牵引与联动——当然克拉克肯定不会向任何人坦白他时不时就有意无意地用X视线确认布鲁斯的健康状况,也决不会提及他发现构成蝙蝠侠简洁有力动作的肌肉群的伸展收缩相当令人着迷。

    克拉克一直闭着眼睛回想着,直到温暖的手指轻触他的肩膀,让他从回忆里收回心神睁开眼,布鲁斯的蓝眼睛就在眼前。克拉克不由得屏住呼吸四下打量,看见变成人形的晨曦正赞赏地看着他,他试着抬起双手活动手指,就像从长梦里醒过来一样清晰,连呼吸的感觉都让他怀念。在布鲁斯开始有点担心克拉克的神智是否清醒时,克拉克突然扑上来抱紧了他:“布鲁斯!我变回来了!”

    这个毫无准备的拥抱差点把布鲁斯肺里的空气都挤了出来,不过他完全可以理解克拉克的激动心情,毕竟他目睹了巨龙的身躯在几秒钟内超自然又非常自然地变成了白花花的人类躯体之后也差点想拥抱他——如果不是克拉克还一脸梦游的表情闭着眼的话。

    布鲁斯抬起手放在克拉克背上象征性地回抱了一下,有点尴尬和幸灾乐祸地清了清嗓子:“克拉克,恭喜你成功了,不过你现在没穿衣服。”

    克拉克的背部明显僵住了,他机械地后退了一点,脸上挂着一种不知道该作何表情的面无表情盯着布鲁斯,双手还搂在布鲁斯的两肋。布鲁斯只花了点力气阻止自己大笑出声,他毫不掩饰地笑咧着嘴盯了回去,还愉快地把克拉克光滑的后背拍得啪啪响:“肌肉不错嘛,记者先生。”

                     *********************************************

    克拉克一个人坐在伐木场的休息点,守着一塘营火。这个世界的夜晚很安静,对失去了超能力的超人来说是太过安静了。初春的森林里连昆虫的声音也没有,静谧像几千米深的黑色海水一样挤压着克拉克,让他觉得窒息,只有营火里偶尔发出劈啪声才能让他找回正确的感官。

    经过几个小时的陈述和讨论,克拉克和布鲁斯总算大致明白了这个世界所面临的情况——远比独角兽告诉他们的要复杂多了。出于对玛济斯法杖的了解,帕林(那个饱经风霜的老人)很快就相信了布鲁斯和克拉克是受他的叔叔雷斯林的法术召唤而来,并把法杖寄放在暗黑森林的森林之主(他们之前遇到的独角兽)那里转交给他们。然后帕林和道根·红锤——现在大家都知道了他就是李奥克斯——开始讨论新神会不会和万有全无之父有关,讲了一会儿发现布鲁斯、克拉克和阿雅诺尔诺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又停下来说明万有全无之父(也就是神上之神(the HighGod)、众神之父)是最先从万物之初的混沌中醒来,汲取混沌的力量创造了三个阵营的诸神,其中中立的李奥克斯铸造了一把神锤并用它从混沌中创造出了整个克莱恩世界(道根得意地捋着胡子挺起胸膛)。后来出于种种原因,李奥克斯打造了捕捉混沌本质的灰宝石,但封住的却是整个混沌,而灰宝石本身也几经辗转,最后被古老避世的艾达人为了自保释放出了其中的万有全无之父,引发了使得诸神离开克莱恩世界的混沌之战。然而邪恶阵营的主神黑暗之后塔克西丝(Takhisis)偷偷利用蓝龙王凯蓝卓斯(Khellendros)打开的空间通道回到被龙王割据克莱恩,自称唯一神想窃取整个世界,这场危机由善良阵营的主神帕拉丁(Paladine)放弃神格自贬为凡人所化解——在平衡的作用下塔克西丝也失去了神力,被一个精灵用破碎的龙枪杀死。现在龙王已死,两大阵营的主神位空缺,克莱恩虽然逃过了颠覆性的毁灭,安塞隆大陆上的各种势力仍然纷争不断。

    给布鲁斯和克拉克简单介绍完了这个世界的神话和历史(道根又开始唠叨森林之主根本没告诉他们什么有实际意义的东西),话题又回到最近几年突然出现在安塞隆大陆的这股灰色势力。道根说那是一个让他想起混沌的女神,但又有种完全不同的特征,不久前她在熔炉和铁毡旁找到李奥克斯要他打造一个专属于自己的神域,一个亡者世界。有过灰宝石的前车之鉴,而且也不知道这位女神是从哪冒出来的,李奥克斯就找了个借口溜到安塞隆大陆来,想过段时间去找吉力安(Gilean,中立阵营的主神,智慧之神)或是亦为林问问,没想到等他要回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和神祗位面的联系已经被切断,化身为道根·红锤的李奥克斯这才想到似乎不应该把那位女神留在自己的熔炉和铁毡旁。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克拉克有点头痛地搓了搓脸,想起阿雅诺尔诺所描述的那位女神在安塞隆大陆上传播信仰的方式——她带回死者充当她的军队,向活人许诺只要信仰她,死后灵魂就可以进入她的神域安住而不必漂泊。听起来很耳熟,除了死人复生的部分,克拉克和布鲁斯都无意干涉任何人的信仰,但这位死亡女神的行事总透着一股阴谋的味道,而且道根强烈表示至少在查清楚死亡女神的底细之前,他不会参与克拉克和布鲁斯被召唤来完成的修补时空裂缝的任务,当然所有人都知道李奥克斯必须得恢复神格和找回他的熔炉铁毡才能修补时空裂缝。最后考虑到帕林和因玟雅塔需要休息,情况也已经基本拼凑出来,大家决定今晚先讨论到这里。

    几个小时以前,克拉克还以为他们可以很快解决完这个世界的问题然后回家,现在看来他们是要耗上很长一段时间了。他盯着营火睡意全无,很想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记录下来或找个人聊聊,但他既没有纸笔,布鲁斯也不在身边。克拉克叹了口气,两只手撑着背后的地面仰头看向星空,苦闷地想他觉得自己半夜睡着又会变回巨龙是不是多虑了。晨曦很抱歉地说他没遇到过克拉克这种情况,不能保证到底会不会发生他所担心的事情,保险起见克拉克还是决定露营一晚,他可冒不起把这间建在白杨树上的旅店撑破把同伴压扁的险,但也阻止不了布鲁斯和道根偷笑(克拉克还以为他们两个合不来呢,不过再一想,或许这两个人只是在看他的笑话上意见一致)。

    半夜的森林又安静又冷得渗人,面前的这堆营火只够烤暖克拉克的半个身子,暴露在寒气中的背后被冻得僵硬,克拉克正在考虑是不是在后面也生个火,有什么厚实的东西突然悄无声息地扑上他的肩背,吓得他真的跳了起来。

    “快跑,你被一块厚毯子袭击了,它会把你整个儿包起来叫你热得难受。”

    克拉克有点恼火地瞪了布鲁斯一眼,这人总喜欢偷偷从背后出现,超人可以靠超级听力避免被吓得瞬间进入超音速,但现在克拉克只是个普通人,没几个普通人不会被蝙蝠侠给吓到。布鲁斯裹着自己的毯子从暗处走出来坐在营火边,得意得像刚偷吃了一整盘小甜饼。克拉克捡起毯子,抖掉上面的干草屑披在身上,故意问道:“韦恩先生,大半夜的出来巡视你的私有财产?”

    布鲁斯半眯起眼睛盯着克拉克,典型的发出危险信号的表情,不过他也就盯了两三秒钟,然后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表示他不想谈论这个话题(把柄)。其实克拉克也不知道当时布鲁斯是怎么和道根在自己的归属权问题上发生分歧的——他不过分心担忧了一下应该在昨天早上就交给佩里的稿子到现在一个字还没写,就算顺利解决了这个世界的问题,他也许正面临极大的可能性会失业——回过神来就听见布鲁斯蕴含怒气的声音要求道根停止把克拉克当成“他的坐骑”。

    “这黄铜龙不是我的坐骑难道还会是你的吗!”矮人也怒气冲冲起来。克拉克发誓他看到帕林翻了个白眼,但真正让他惊讶的是布鲁斯居然会被这种程度的挑衅激怒(现在想来大概是因为他很少遇到这么低龄化的争执),他压着火气说:“这黄铜龙还就是我的。”道根一拍大腿几乎跳起来:“别想骗我!他自己亲口答应当我的坐骑!你凭什么说他是你的!”这时候布鲁斯终于反应过来他被矮人牵着鼻子走,现在有点骑虎难下了。房间里所有人都看着布鲁斯,他耸了耸肩说:“他欠我钱。”所有人又都看向克拉克,他露出十分尴尬的表情眨了眨眼,因为布鲁斯说的一点没错。最后道根自认倒霉地在自己的胡子里嘟哝了几句,这个问题就算解决了。

    “希望你不用太在意我这次替你维护名誉的举动。”布鲁斯澄清道,很明显地要求克拉克保密,不过克拉克早就打定主意回去之后他会不小心向阿尔弗雷德和其他人提起布鲁斯的这次善举。

    克拉克赶在布鲁斯再次眯起眼睛之前熟练地冲他露出一个无辜的笑容,顺便岔开话题:“你睡不着?”

    “你可以去试试在精灵的无聊笑话和矮人的呼噜声里睡觉。因玟雅塔一定很爱她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就她能忍受阿雅诺尔诺的笑话了——他那根本不是笑话,只是在不停说话而已。”布鲁斯痛苦地皱了皱脸。

    克拉克知道布鲁斯在真正更糟糕的环境里也能睡着,所以他只是沉默地接受了布鲁斯的好意。伐木场一时间又安静下来,两个人都盯着营火,克拉克突然想到他从未和布鲁斯在一起时间这么长过,这是他们第二个共同度过的夜晚,他是设想过什么时候超人和蝙蝠侠会一起出个差之类的,只是没想过会这么放松和自然。克拉克偷瞄向布鲁斯,跳跃的火光照得他脸上的线条十分柔和,好像那些伤痛和驱使他每晚掠过哥谭夜空的事情从未发生在他身上。克拉克心无旁骛地看着他,直到布鲁斯突然对上他的视线,他本来应该被吓一跳,但克拉克被那双反射出暖光的眼睛吸引着。

    “你试过烤棉花糖吗?”

    “……什么?”克拉克眨眨眼,像从午睡的一个短暂又漫长的梦里醒过来。

    “烤棉花糖,童子军野营不都要烤的?”布鲁斯耐心地重复了一遍。

    “哦,对,不过我其实没当过童子军,”克拉克对有点震惊的布鲁斯假装遗憾地扁扁嘴,“露营的时候倒是烤过几次。我以为你把我调查得比我爸妈还清楚呢,你居然不知道?”

    “我确实没查到你的童子军记录,但我以为只是年代久远文件缺失了,谁能想到超人竟然没当过童子军呢,你可真会破坏人们的幻想。”布鲁斯摆出一副标准的“我对你很失望”的表情摇了摇头,“不过我倒是有一本你的剪报集,收集了克拉克·肯特的所有发表文章,应该比你父母为你做的剪报集还全,包括了你大学时为了赚外快用C.K.署名在那个阴谋论杂志——”

    “什么?!那家杂志社是付现金的!”克拉克打断之后硬把毫无意义的问句给吞了回去,世界第一的侦探啦什么的。布鲁斯抬起右手绕了个圈并微微欠身,算是接受了被克拉克憋死的赞美。

    “你知道吗,我也做了你的剪报集,而且是布鲁斯·韦恩和蝙蝠侠二合一的。”克拉克带着微妙的胜利感说道。

    “哇,那可真不容易。阿尔弗雷德曾经这么做过,不过很快就放弃了,他说是因为布鲁斯·韦恩的报道大多太愚蠢而蝙蝠侠本身就很愚蠢,我猜其实是因为报道数量太多。”布鲁斯衷心感慨地说。

    “超级速度嘛。”克拉克象征性地谦虚了一下。

    布鲁斯抬头看了看正上方的银月,突然忧伤起来:“我们已经在这里待了两天了,不管还有多久,回去阿尔弗雷德一定会用你的剪报集敲我的头。”

    “如果可以让你心情好一点,那本剪报集可能已经不会再增加文章了。”克拉克也沉痛地说。

    两个人对着营火默默地为自己的未来哀悼了一会儿,克拉克打了个呵欠,布鲁斯也跟着打了一个,决定还是先睡一觉再说。

    “布鲁斯?我就问问……我到底欠你多少钱?”裹着毯子躺下后,克拉克下意识地用卧谈会的语气小声问道。

    “反正以你的记者工资,在我死之前是还不清了。”

    克拉克没说话。想起之前布鲁斯(一气之下)宣称对他的所有权,克拉克听到说他还不起还挺高兴,但布鲁斯谈到死亡总让他非常难受。

    “嘿,别担心,我不会让你还的,睡吧。”布鲁斯满不在乎地又打了个呵欠。

    “……晚安,布鲁斯。”

    “晚安。”



评论

© 路半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