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半仙

存文,防失忆补漫笔记
所有文都是无差,无差,无差
路半仙是路边瞎算命骗钱的半仙(。

【B/S/B】【龙枪】Just one of those worlds【Millenia】 #09

9. 魔法·布鲁斯的企图


    布鲁斯被渗进毛毯的冰冷雾气冻醒了,天刚蒙蒙亮,营火看上去已经熄灭很久了,只剩下一堆焦黑的木炭碎片,克拉克还没醒,在他旁边裹紧了毯子蜷成一团。布鲁斯活动着僵硬的关节,同时饶有兴趣地观察起克拉克——黑发盖在他的眼睛上,毯子拉到下巴,不知是因为这可笑的睡姿还是他的睡脸,克拉克现在看起来就像个发育过头的赖床青少年。

 

    就在布鲁斯严肃地思考该用何种方法叫醒克拉克的当儿(他在较文雅的捏住鼻子憋醒他、较粗犷的踢他屁股和较风趣的朝他耳朵里大叫一声之间犹豫不决),克拉克打了个寒战自己醒了。

 

    “早上好。”布鲁斯清了清嗓子,干巴巴地说。

 

    “早上好,我要冻死了。”克拉克裹着毯子爬起来,使劲缩着肩膀跺着脚。

 

    “我们该回旅店了,昨天的会还没开完。”布鲁斯丢下一句话,径自朝索拉斯镇上走去。

 

    克拉克看着他不知怎么有点忿忿的背影,心想布鲁斯果不其然是早上起来血压低的那类人,耸耸肩跟了上去。到了最终归宿旅店,帕林已经在等他们了,罗拉和德丝拉带着两个女招待在准备开店。帕林说道根和精灵还没起,他们可以先去他家里吃个早饭。考虑到眼下不容乐观的情况,他还要尽快教布鲁斯几个战斗法师的咒语。

 

    早饭后,帕林把碗盘随手丢进水桶里,兴冲冲地拿出一大堆法术书放在布鲁斯面前。他一边翻看着一边解释道:“你不用像其他法师那样从字母开始学,没有时间让你一步一步学习直到通过试炼成为真正的法师了。不过你有玛济斯法杖,就意味着你至少可以使用野魔法,甚至一些魔法三神的低阶魔法,这些在一般战斗中就足够用了。这里有一本我叔叔雷斯林留下来的战斗法师用的法术书,早些年我们自己也摸索出了一些野魔法,让我找找……”

 

    布鲁斯没想到真的会面临要他学魔法的状况,还准备把法杖交给晨曦或是乌林,他有点不安地调整了一下法杖在手里的位置说:“老先生,我在我们来的那个世界里只是个普通人,我不确定在这里能不能施法。”

 

    “别担心,你手里拿着玛济斯法杖就是你能施法的证据。法杖自身就有好几个法术,我记得以前写过一个笔记上哪去了……本来是不应该留笔记的,法杖的主人必须自己发掘法杖的能力,啊哈,在这儿。拿着这个,还有这几本书。”帕林自顾自地找出他需要的东西塞到布鲁斯手里,然后坐下来满意地喘了口气,示意克拉克和布鲁斯也坐下,“那几本书里有的是战斗法师的咒语,有的是野魔法的,现在我来给你大致讲讲魔法是怎么一回事,剩下的就要你自己去摸索了。”

 

    布鲁斯和克拉克交换了一个眼神,略有点迟疑地听从这个急脾气老人的指示坐下来。帕林根本没理会他们两个,仰着头眯起眼睛思考了好一会儿,在布鲁斯和克拉克越来越紧张的时候他突然开始讲起课来:

 

    “你们知道这个世界——克莱恩世界里有三个阵营的神,一般法师所使用的魔法也分成三个阵营:善良阵营的魔法由索林那瑞掌管,他的化身是银月;中立阵营的魔法由努林塔瑞掌管,她的化身是红月;邪恶阵营的魔法由努塔瑞掌管,他的化身是黑月。法师的三种袍色代表了他们所追随信仰的魔法之神,也是他们力量的来源。这些最主流的法师使用的魔法来自于魔法三神所构建的魔法之网,早在梦幻年代和更早的时代,法师们可以施展出足以改变世界的强大法术,魔法三神担心不受控制的魔法力量会导致无法挽回的灾难,因此对信仰他们的法师施加了‘法师的诅咒’。*‘法师的诅咒’使得法术一旦施展过后就在法师们的记忆中消逝,迫使法师必须休息以恢复因施放魔法而造成的健康损耗,并且他们必须一遍又一遍地学习法术。”

 

    帕林停下来看了看两个年轻人,确定他们都在认真听,然后对克拉克说:“你要特别注意,施法消耗的是法师的精力和体力,你的搭档在施法后会头晕无力,短时间内注意力难以集中,根据法术的等级这些损耗持续的时间也不同,但不管是什么法术,法师在施法后都很脆弱,到时候你必须保护好他。”

 

    克拉克表情凝重地点点头。

 

    “好了,刚才讲的是一般意义上的魔法。在这里要成为一个法师,你得先从魔法语言的字母学起,熟记每一个发音和写法,学到一定程度后,你要通过‘Magus’测试来证明你有魔法天赋才能正式成为学徒,学习法师所必须掌握的各种知识。当法师议会认为你够资格接受试炼了,你就会收到一封通知函,进入威莱斯大法师塔参加试炼。在试炼中你将决定自己选择的袍色,只有成功通过试炼的人才算是真正的法师,而试炼总会让你付出某种代价。这个过程至少也要花上十几年,我们可没那么多时间,所以你主要得使用另外一种我们称为‘野魔法’的力量。”

 

    帕林歇了歇,布鲁斯和克拉克安静地等着。这时道根带着阿雅诺尔诺走进屋子,帕林抬起手让他们稍等,继续讲起来:

 

    “我们发现野魔法是在混沌之战以后,由于驱逐了混沌之神,三个阵营的众神为了维持平衡也离开了克莱恩世界。简单地说,当时魔法三神留下的魔法力量就像杯子里的水一样,用一点就少一点。我们想尽了办法维系魔法,说起来也惭愧,学习魔法的人都知道魔法无处不在,我们却一直以来都忽视了这种从创世之初就一直渗透在整个世界中的最古老的魔法。它是一种天然能量,或许称之为原初魔法才更合适,尽管威力较弱且难以控制,但使用野魔法不会受‘法师的诅咒’影响,当然法师的精力和体力还是会有所消耗。我所发现的野魔法都记录在那几本书里,不过就像每个人都走路而走路的姿势不尽相同一样,你必须要自行摸索你自己的魔法。”

 

    帕林好像终于讲完了,靠回椅背上休息。在道根和阿雅诺尔诺告诉帕林因玟雅塔的状态不错时,布鲁斯飞快地反刍了一遍刚才听到的东西,回过神来发现克拉克正似笑非笑地盯着他。布鲁斯露出一副询问的表情,克拉克扭了扭嘴唇凑过来小声说:“你不觉得原初魔法的概念听起来很耳熟吗?”看布鲁斯还是疑惑地挑起一边眉毛,克拉克压下笑意继续解释道:“就是,你知道,像原力?”

 

    布鲁斯不得不闭上眼睛,否则他一定会翻一个前所未有的白眼以至于把眼珠子都转到脑袋后面去。当他觉得恢复了足够的冷静可以睁眼时,克拉克又憋着笑补充了一句:“我是想说所以你就是,嗯,你知道,另一种Knight。”

 

    布鲁斯赶在自己用法杖敲断克拉克漂亮的鼻梁之前又使劲闭上了眼睛(倒不是说他不忍心敲断那漂亮的鼻梁)。

 

    好在乌林和晨曦也进来了,他们可以继续昨天晚上中断的讨论,不过帕林对布鲁斯另有安排:“年轻人,我们很可能立刻就要采取行动,你得抓紧时间学习法术,你可以去乌林的房间。”

 

    克拉克戏谑地插嘴说:“去吧,我会把会议内容整理成简报给你。”

 

    帕林拍拍克拉克的肩,示意他们两个自己去商量,然后去收拾他摆在桌上的法术书去了。布鲁斯同意帕林的安排,不过出于好玩的心态,他想看看克拉克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我不知道你还有当秘书的才能,这也太让你屈尊了。”

 

    “我以前干过的兼职可多了。而且你是星球日报的老板,也算是我的老板,再说我还欠你钱呢。”克拉克明快地回答道。

 

    布鲁斯忍下一个白眼,同时也有点好笑,他耸耸肩表示这个回答合情合理,转身朝帕林刚才指的房间走去。

 

    克拉克还在他背后窃笑着虚情假意地送上一句祝福:“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Master Bruce. ”

 

    布鲁斯咬紧后槽牙关上门,发誓他回去以后要让阿尔弗雷德好好教训一番克拉克这扭曲的幽默感。

 
                     ************************************************* 
 

    “我真是服了你,用李奥克斯的胡子打赌,从创世到现在我还从没见过居然有龙变成人形之后就变不回去了的,你简直比坎德人还不靠谱。”道根已经唠叨了一路,还在不停嘴地抱怨着,同时紧紧按住头上的宽檐帽以免被风吹走。

 

    克拉克被道根念得连回嘴的心思都没有,消沉地用手指搓着衣角。

 

    经过漫长的陈述和讨论,在帕林家里秘密进行的会议终于决定了他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帕林觉得应该尽快查清楚海文的情况;乌林和晨曦认为应该先把他们现在掌握的消息通知给法师议会和索兰尼亚骑士;道根坚持要先去矮人王国索巴丁(Thorbardin)找到仿照他打造出世界万物的神锤而铸造的卡拉斯神锤(theHammer of Kharas),他觉得那柄战锤或许可以帮他返回神域,而且即将到来的恶战也需要它来打造龙枪;阿雅诺尔诺担心海文的灰袍牧师会感应到他的位置,但因玟雅塔至少还需要修养几天;克拉克对以上这些意见没有异议,不过他提出道根应该去新港接应他之前遇到的那批难民。最后的讨论结果决定他们最好分头行动,阿雅诺尔诺留在索拉斯和帕林研究死亡女神,并写信给威莱斯大法师塔的法师议会;帕林还要去找镇长商量即将到来的难民的安置问题;晨曦和乌林去索兰萨斯(Solanthas)和帕兰萨斯(Palanthas)通知索兰尼亚骑士,并且再次拜访历史学者阿斯特纽斯看他能不能提供一些咨询;克拉克和布鲁斯在探查了海文的情况之后尽量消灭占领军。

 

    虽然花了很长时间,但到这里为止还都一切顺利,布鲁斯甚至还在这段时间里设法学会了玛济斯法杖上的羽落术(Featherfall)和一个最初级的攻击魔法。但直到他们准备出发的时候,克拉克才发现他无论如何都变不成巨龙了。晨曦认为第一次自发地从人形变成龙可能会很困难——毕竟克拉克不是生来就是黄铜龙——不过只要花些时间应该是能够成功变形的。

 

    鉴于这个意料之外的情况,帕林和道根觉得最好等克拉克彻底掌握了变形术之后再去海文侦察。然而布鲁斯提出还是照原计划进行,阿雅诺尔诺和因玟雅塔现在行动不便,灰袍牧师随时有可能找到索拉斯来,他们不能冒着陷入被动的风险浪费时间,而且他相信他和克拉克总会有办法:“我们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道根(代表其他人)对他们的评论是:“你们真是疯子。”

 

    新港和海文距离索拉斯都不到100里,晨曦和乌林在飞越新海前往索兰尼亚平原之前先分别把道根、克拉克和布鲁斯送到目的地附近。金龙飞得又快又稳,宽阔的背上坐了四个人还绰绰有余,克拉克闭着眼睛尽力回想身为巨龙时飞行的感觉,布鲁斯则抓紧时间在脑子里反复念诵咒语的发音,道根还在唠叨个不停——克拉克发现他是自言自语成习惯了,根本不在乎有没有人听。

 

    “道根,你能不能消停一会儿,我正在记咒语。”布鲁斯终于有点无奈地说道。

 

    矮人停下来盯住布鲁斯,讥笑地哼了一声:“怎么,你这个小少爷在别人说话的时候就集中不了注意力吗?”

 

    听到道根管布鲁斯叫“小少爷”,克拉克差点没憋住笑,同时也有点担心这两个人又会吵起来。

 

    布鲁斯好像并不介意,依然很平静地解释道:“我在任何情况下都能集中注意力,不过只要你闭上嘴我就能少费点精力,何不让我们两个都省点劲呢?”

 

    道根沉默了一小会儿,忽然大笑起来,浑厚低沉的笑声在只有风声的空中简直像隆隆的滚雷,把克拉克和乌林吓了一跳。在终于耗尽了他傲人的肺活量后,矮人满足地闭上嘴,抄着双手闭目养起神来。克拉克不可思议地看了看道根,又望向布鲁斯——他又开始沉默地背诵着咒语了。克拉克撇撇嘴,继续尝试找回他的巨龙身体飞行时的感觉。

 

    不过难得安宁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很久,晨曦避开大路,在一片较为空旷的草地上降落,他们已经离海文不远了。在布鲁斯和克拉克跳下龙背并和他们互祝好运之后,晨曦振翅腾空,往新港方向飞去。克拉克羡慕地最后看了一眼金龙在空中优雅强劲的身姿,跟着布鲁斯走进森林里。

 

    林子里很静,阳光透过树冠在林间形成一条条光柱,偶尔有不知名的鸟叫声,布鲁斯拿着用布包住龙爪和水晶球的玛济斯法杖沉默地走在前面。克拉克盯着零碎的光斑不断从蝙蝠披风上滑落,犹豫着开口问道:“布鲁斯,你真的确定现在就去侦察是个好主意吗?我失去了超能力,还变不成巨龙,我现在就只是……克拉克·肯特。”

 

    “我相信这是目前状况下的最佳选择。首先我们不可能寄希望于海文的牧师不会找到阿雅诺尔诺;其次我们得尽量收集死亡女神势力的信息;再次是如果最糟的可能性成真,你再也无法变成巨龙的话,你就必须尽快适应如何作为一个普通人类参加战斗,我觉得一次侦察行动是个合适的训练。”布鲁斯没停下脚步也没回头,边走边淡淡地回答。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赞成我应该尽快接受训练,但是——”

 

    “你不用担心会拖我后腿,那是我要担心的事,虽然我并不怎么担心,你应该把精力集中在适应你的新状态上。”

 

    克拉克完全能够理解这些逻辑上的东西,只是心里始终有点不舒服:“我知道,我就是——”他突然停住了,因为布鲁斯转过身来看着他。

 

    “失去超能力和不能变成龙就对自己没信心了?克拉克,我们认识有多长时间了,快两年了吧,要说我对你有什么了解,那就是你成为超人不是因为你的超能力,而是因为你是克拉克·肯特。”布鲁斯稍作停顿,等着克拉克回话,但他就那么站着,半晌没出声。

 

    “你知道,我们可不是出来踏青的。”

 

    “嘿,我正在进行一场尴尬而复杂的心理活动,你就不能给我点空间?”克拉克乜了布鲁斯一眼,这人是控制气氛的大师,可惜他从来不把这项技能用在该用的地方。

 

    布鲁斯从鼻子里哼笑了两声:“我对于尴尬而复杂的心理活动倒是有一些体会,最近这些烦恼都会归结到要不要打断你的鼻子这个问题上。”

 

    克拉克虚张声势地提高了声音:“我警告你,别对我的鼻子有什么企图!”

 

    “哈,你真的以为只有鼻子?”布鲁斯刻意放慢速度让视线上上下下在克拉克身上转了个遍,满意地看到他(很配合地)露出一脸惊恐的表情,转身继续往海文的方向走去,“别浪费时间了,除非你想让我成为第一个打断你鼻子的人。”

 
 

*为引用《克莱恩的魔法》原文



评论

© 路半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