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半仙

存文,防失忆补漫笔记
所有文都是无差,无差,无差
路半仙是路边瞎算命骗钱的半仙(。

【B/S/B】【龙枪】Just one of those worlds【Millenia】 #10

10. 牢房里的坎德人

    布鲁斯和克拉克趴在海文城外附近的一片高地上观察情况。一个村庄大小的城镇被削尖了的木栅栏围了足足五层,每隔50米左右就有一个卫兵的守卫队站了两圈,还有三十来个人在城边的空地进行训练。高地上看不太清楚城内的样子,只能看到很多物资堆放在街道和房屋之间,城中央有个广场和一座粗石块修建的大型建筑,城里走动的人都以那里为集散中心。

 

    “这已经是个军事基地了。”布鲁斯压低声音叹了口气。

 

    “你觉得那些卫兵是活人吗?”克拉克担忧地小声问。

 

    “肯定是,换了我也不能让不会说话僵尸来守城。”

 

    “这城可真够小的,比索拉斯大不了多少,我们就算混进去了也很难不被发现。”

 

    “我们的目标应该不只在城里,你看见城后面那堵高墙了吗,得想办法去看看那到底是什么。”

 

    布鲁斯说完沉默下来,继续盯着戒备森严的城门口思考策略。克拉克把下巴搁在手背上烦恼起来。很明显只有一条路进城,而这条路和围住海文的防御工事都有卫兵把守,克拉克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就是等到晚上,布鲁斯一个人溜进去,但他就是无法说出口。布鲁斯肯定也想到过,既然他一直没提出来要自己去,之前也明确表示过这次侦察是克拉克的训练,那布鲁斯就没打算要丢下他。克拉克正在自尊心、懊丧、感动和忧虑所构成的泥淖中挣扎,忽然听到布鲁斯问他:“你会装傻吗?”

 

    “……你要多傻?”克拉克马上明白了布鲁斯的想法。

 

    “傻到可以算残疾的程度。”

 

    “我想应该没问题。不过我装傻被抓进去,你要怎么进去?”

 

    “我是你的监护人,你走丢了,我来找你。”布鲁斯蜷起手指遮住为了不笑出来而抿住的嘴。

 

    “嘿,这不公平。”克拉克小声抗议。

 

    布鲁斯想了想,让了一步:“好吧,我还是你的监护人,你走丢了我来找你,但我实际上是个疯疯癫癫的法师,这样他们就会把我们关在一起。”

 

    “而你能撬开那些锁。”克拉克指出。他还是有点不满布鲁斯的角色比自己的要酷那么多,不过他的角色更有挑战性,所以他也就接受了。

 

    “而我能撬开那些锁。”布鲁斯满意地说。

 
                      *********************************************** 
 

    进城的过程顺利得超乎想象,克拉克把自己弄得蓬头垢面,一路唱着不着调的《多娜多娜》溜达到最外围的木栅栏边上,才刚刚有礼貌地向拦住他的卫兵问了好,还没来得及说他准备好的台词(“我来拜访去年搬到这里来的奶牛多娜,她是我的朋友。”)就被卫兵揪住衣领拖进了城,给他戴上手铐直接关进监狱去了。

 

    监狱其实只有一个牢房,里面还关了七八个梳着很有特色的高马尾的小个子,克拉克一进去他们就一拥而上,热情周到地自我介绍,还纷纷伸出小手要和他握手。等克拉克挨个记住这群小个子——他终于知道道根提到过的坎德人是什么样的了——的名字并非常正式地和他们互相认识之后,布鲁斯也被关进来了。在这群坎德人殷切的注视下,克拉克又不得不把他们一一介绍给布鲁斯,不大的牢房乱成一团,看守不耐烦地走过来使劲敲打起栅栏,坎德人又围过去拉住看守问东问西。

 

    “你知道,你可以先提醒我一下这群坎德人有把手伸进别人兜里的本能的。”趁着坎德人有了新目标,布鲁斯拉着克拉克退到墙角小声抱怨道。

 

    “什么?你万能腰带里的东西被偷了?”克拉克睁大了眼睛,他还以为坎德人就是精力充沛版本的霍比特人,压根没想到这群友好的小个子会偷东西。

 

    “当然没有,没人能从我这里偷走东西。”嘴上这么说着,布鲁斯还是快速检查了一遍腰带上的包包。

 

    “除了猫女。”克拉克完全没有必要地多了一句嘴。

 

    “那是我让她偷的。”

 

    “你让她偷?”

 

    “你嫉妒?”

 

    克拉克翻了个白眼,不打算理会这个语言圈套。

 

    “你检查过你兜里的东西没有?”布鲁斯耸耸肩,把话题拉回来。

 

    “我兜里本来就没东西。” 克拉克被布鲁斯脸上复杂的表情逗乐了,“所以我才没注意到坎德人有那种习惯。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我还没找到我的奶牛呢。”说完他就跑过去加入坎德人,拉住看守又唱起了《多娜多娜》。

 

    倒霉的看守终于在这首歌唱完之前把自己从坎德人和克拉克手里拽出来,用木棍把他们赶开,咒骂着匆匆离开了。坎德人在向看守道别后聚在一起鉴赏他“不小心弄丢”的勺子啦手帕什么的,克拉克发现自己挺喜欢这个充满活力的乐天种族,只要注意别不小心弄丢什么东西。他微笑着退回墙角和布鲁斯坐在一起,发现布鲁斯正挑着眉毛盯着他。

 

    “怎么了,我是在维持我的角色,你也应该来的。”

 

    “我知道,但是《多娜多娜》?你的幽默感比小丑还糟糕。”布鲁斯不赞同地摇摇头。

 

    “嘿,如果小丑会唱着这首歌找奶牛,那是因为他是疯子故意选的。我这个角色会唱这首歌是因为他是傻子,根本不知道歌词是什么意思,本质上是不一样的。”

 
    “好吧,角色是解释得通,但你的幽默感还是很糟糕。” 
 

    克拉克刚要反驳(他觉得布鲁斯扮的疯法师根本就是迪士尼动画片里的坏巫婆),一个坎德人指着他们这边兴奋地大叫起来:“那是什么!我看见了!刚才凭空出现了一根木杖!”

 

    牢房里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坎德人指的地方,玛济斯法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靠在布鲁斯身边——为了测试在笔记里看到的玛济斯法杖是不是真的总能回到所有者的手里,也为了避免引起怀疑,布鲁斯之前把法杖藏在高地的灌木丛里了。坎德人立刻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问题,一个坎德人伸手去摸法杖,手指刚挨到就像触了电一样被震开了,其他人顿时发出惊叹,都想试试被法杖震开是什么感觉。布鲁斯不得不把法杖拿开,吓唬他们说自己是个很邪恶的黑袍法师,谁要是再碰法杖就会被他诅咒。

 

    克拉克煞有介事地补充说:“他曾经用毒苹果把一个可爱的公主噎得昏死过去,还在一个纺锤上下诅咒让另一个公主沉睡了一百年,最邪恶的一次他割掉了一个歌声美妙的美人鱼的舌头,却只给了她一瓶劣质的魔药,害她最后变成了海上的一堆泡沫。”

 

    布鲁斯在坎德人崇拜的目光中瞪了克拉克(正摆出一张无辜的笑脸)一眼,不过至少没人想来摸玛济斯法杖了。坎德人很快就找到新的话题,陆续在牢房中央集中起来,有个坎德人在离开之前轻轻拍着克拉克的手背同情地说:“坏法师是不是也诅咒了你的歌喉?你应该离开他的。”布鲁斯在旁边捂住嘴以免笑声把看守给招过来,克拉克僵硬地朝好心的坎德人笑了笑:“他是我的朋友。”坎德人理解地点点头,然后去加入他的同伴了。

 

    “我真感动,克拉克,就算我诅咒了你的歌喉你还是把我当作朋友。”布鲁斯把解开的手铐丢在地上,边说话边打开了开克拉克的,克拉克有点消沉地哼了一声表示他不置可否。

 

    他们在墙角坐了一会儿,布鲁斯正想和克拉克商量一下晚上怎么出去的问题,突然看到旁边的地面动了动,一块石板被举了起来,下面的地洞里钻出一个坎德人兴奋地宣布:“有一个飞行要塞今天晚上就要起飞了!骑士正在往上面搬东西!”

 

    又经过一番混乱的互相介绍和欢呼后,布鲁斯和克拉克终于弄明白了这群来去自如的坎德人为什么会一直待在牢房里——他们发现海文实际上是被奈拉卡骑士(Knights of Neraka,就是以前的塔克西丝骑士,在黑暗之后陨落后他们改称为奈拉卡骑士)所占领,而骑士一直在秘密修建飞行要塞。对于坎德人来说,长枪英雄泰索何夫·柏伏特的故事就像他们的冒险圣经一样,他们绝不愿错过像泰索何夫那样登上一座飞行要塞的机会,所以即使他们早就“捡到”了牢房的钥匙,这几个坎德人也一直没有离开,还挖了个地道好每天去查看要塞的工程进度。布鲁斯和克拉克说他们也对飞行要塞很感兴趣,坎德人表示非常欢迎他们加入冒险,等到晚上就能从牢房里溜出去登上要塞了。

 

    等坎德人都聚在一起兴致勃勃地讨论起飞行要塞,克拉克凑近布鲁斯小声说:“如果真的有飞行要塞,我们最好想办法把它毁掉,而且不能让这些坎德人跑上去,也不能就这么把他们留在城里,太危险了。”

 

    布鲁斯已经迅速调整好了策略:“这倒没什么问题,等出了牢房,就让邪恶的黑袍法师威胁他们。我们先尽量破坏城里的物资,然后去要塞里找找有用的信息,最后再毁掉要塞就行了。”

 

    “就跟以前一样。”克拉克微笑起来。

 

    布鲁斯看着他好像欲言又止,但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是回了克拉克一个微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向坎德人打听奈拉卡骑士和飞行要塞去了。

 
                      *********************************************** 
 

    终于等到天色全黑,一个坎德人从衣服里摸出一把钥匙打开了牢门,一群坎德人兴奋地冲了出去,布鲁斯和克拉克赶紧跟上,幸好没有看守(一个马尾上装饰着羽毛的坎德人说看守到了晚上总是会出去喝到半夜才回来)。他们出去后沿着一条坎德人早就打探好的路线穿过了整个海文,顺利到达了城外五六层楼高的脚手架下,里面隐约能听到井然有序的命令声和脚步声。坎德人一个个都急不可耐地想要溜进要塞,布鲁斯像个幽灵一样挡住了他们。他解开法杖上包住龙爪和水晶球的布,轻声念诵了一个咒语“施拉克”,惨白的冷光照亮了他们藏身的黑暗角落,也照在布鲁斯不知何时戴上的蝙蝠面罩上,这诡异又恐怖的景象立刻抓住了坎德人的注意力。布鲁斯举起双手,用蝙蝠侠低沉暗哑的嗓音说道:

 

    “我诅咒你们,坎德人,被我的法杖之光照到的人都受我的诅咒。我诅咒你们的生命永无欢乐,只有无尽的痛苦和折磨,直到你们咽下最后一口气都不会再有笑容。”

 

    坎德人惊呆了,随即恐慌地啜泣起来,布鲁斯朝克拉克使了个眼色,克拉克会意地开始为坎德人求情和辩护。几经哀求之后,邪恶的黑袍法师终于勉强答应只要坎德人立刻离开海文,他就收回对他们的诅咒,因为他要占领这个飞行要塞,而他不希望有任何人在他的要塞上,包括现在要塞里面的奈拉卡骑士。虽然很想留下来观看邪恶法师是怎么对付骑士的,但挣扎再三,坎德人还是决定保住后半生的快乐要紧,忙不迭地一窝蜂跑进了旁边的森林。

 

    确定坎德人不会再回来之后,克拉克松了口气:“布鲁斯,你可真是个又疯又坏的法师。”

 

    布鲁斯哼了一声,摘掉面罩念了声“杜马克”熄灭了法杖的亮光,开玩笑说:“你不是也被邪恶法师的诅咒之光给照到了吗,你不用跑?”

 

    “哈,你对我的歌喉下诅咒我都能忍,再多一层也无所谓。”克拉克耸耸肩,想了想又不甘心地解释起来:“其实我觉得是风格的问题,我唱流行和摇滚一定比诡异的童谣好听。”

 

    布鲁斯叹了口气,摇着头丢下克拉克转身朝海文城里走去。


评论(1)
热度(2)

© 路半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