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半仙

存文,防失忆补漫笔记
所有文都是无差,无差,无差
路半仙是路边瞎算命骗钱的半仙(。

【B/S/B】事不过三【Millenia】【NC_17】

Third Time Lucky



    “布鲁斯?”

 

    布鲁斯闭着眼睛模糊地哼了一声作为应答。

 

    “我突然想起,我们还从来没约会过。”

 

    “……”

 

    “布鲁斯?你睡着了吗?”

 

    布鲁斯叹了口气,不情愿地把枕在克拉克胸脯上的脸抬起来:“克拉克,我们刚刚享受了一次令人晕眩的性爱,你就不能让我休息会儿?”

 

    “我只是觉得我们每次见面不是打击犯罪或拯救世界就是做爱,偶尔也可以像普通情侣那样浪漫一下,你总是绷得太紧了。”克拉克双手抚上布鲁斯的脖子,慢慢揉开他肩颈部硬邦邦的肌肉。

 

    布鲁斯发出一个舒服的喉音,又把脸贴回克拉克的胸脯。

 

    “所以?约会?”克拉克按摩了一会儿,看布鲁斯一点也没有要回答他的意思,又问了一遍。

 

    “看在上帝的份上,肯特,我们就像已经结婚三年了,谁结婚三年了还要约会?”布鲁斯懒得抬头了,贴着那片胸脯说道,还故意把热气呼到克拉克的乳头上,让他绷紧了胸腹的肌肉。

 

    “当然有,等等,你说我们结婚三年了?”克拉克努力忽略身体里窜过的颤栗。

 

    “没有。”

 

    “……你在考虑和我结婚?”

 

    “没有。”布鲁斯继续干巴巴地迅速回答。

 

    “……”

 

    “不过我也不准备和别的人一起度过余生。”

 

    “…布鲁斯?”

 

    “嗯?”

 

    “这是我听到过的最动人的情话。”克拉克抬起头来吻了吻布鲁斯凑着他下巴的头顶。

 

    “嗯。”

 

    “所以……约会?”

 

    布鲁斯翻了个白眼。

 
    *********************************************************************** 
 

    克拉克坐在餐厅里最好的位子上,看着落地窗外晚霞中的哥谭城和初上的华灯,努力想把垂在额头上的小卷儿给压回头顶——每次他把头发往后面梳,总是有一撮毛拒绝服从。

 

    这是克拉克和布鲁斯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约会,他们决定按照传统的方式来(除了克拉克以三次激情之后换床单为交换条件才让布鲁斯答应和他约会的部分)。布鲁斯订了哥谭最好的餐厅,要了最好的座位,邀请克拉克与他共进烛光晚餐。为此克拉克特别换上了他只在出席露易丝拿到普利策奖的晚会上穿过的礼服,像电影里上流社会的男士那样把头发梳得服服帖帖的,比约定时间提前了十五分钟到达餐厅,然后就一直对着落地窗的玻璃和那撮坚强的小卷儿缠斗。

 

    “晚上好,肯特先生。”

 

    克拉克吓了一跳,他一点也没听到布鲁斯来的声音。

 

    “你是怎么做到偷偷靠近我——算了,我已经知道你要说什么了。”

 

    “你约会时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克拉克转了转眼睛,站起身来伸出手:“晚上好,韦恩先生。”

 

    布鲁斯握住那只手,不可避免地打量起克拉克。这是克拉克全新的一面,不是星球日报那个畏畏缩缩的记者,也不是脚不沾地的超人。他穿着合身的礼服,蓝眼睛在黑框眼镜后面闪闪发光,头发像泰坦尼克号那个时代的绅士一样往后梳,一个小发卷搭在额头上,背后是整个哥谭的夜色和灯火——布鲁斯今晚的约会对象浑身散发着不自知的优雅和天真。布鲁斯盯着这个约会版本的克拉克看得有点入迷,他几乎要觉得约会是个好主意了,直到克拉克清了清嗓子才放开他的手,在餐桌的另一边坐下来。

 

    “你今晚真美,亲爱的。”

 

    “哇哦,我没想到你会这么投入……”克拉克的声音随着布鲁斯的眼睛危险地半眯起来而弱了下去,他听了听布鲁斯的心跳,不甚肯定地指出,“呃,你不是在扮演一个理想的男友?”

 

    “……”

 

    “我不知道你会喜欢我这样。”克拉克微笑起来。

 

    “不,我不喜欢你这样,我只是觉得你今晚格外迷人而已。”布鲁斯没什么威胁性地乜了他一眼,“我们可以点菜了吗?”

 

    “噢,当然。”

 

    布鲁斯正要按铃,克拉克的突然看向窗外微微皱起眉头,紧接着布鲁斯兜里的蝙蝠信号就响了起来。两个人同时叹了口气。

 

    “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我知道是谁在搞事,但没想到他会挑今天。”布鲁斯把盖在腿上的餐巾放到桌上站起来,“……克拉克,我真的很抱歉。”

 

    “我可以在这里看着你吗?”克拉克扬起头,看着布鲁斯走到他身边。

 

    “当然,”布鲁斯把手放在克拉克肩上,突然很想吻他,但眼角的余光捕捉到窗外亮起的一道光柱。

 

    “你该走了。”

 

    “待会儿在我那儿见?”

 

    “我得帮露易丝校对稿子,她才放我今天提前下班,明天早上要交给佩里。”

 

    “好吧,我会想办法补偿你的。”

 

    克拉克轻轻拍了拍布鲁斯放在他肩上的手,然后看着他匆匆离去。

 
 
    *********************************************************************** 
 

    布鲁斯从门框上面的一个小凹陷里把钥匙勾出来,打开门之后又放了回去。屋里有股熟悉的味道,他做了个深呼吸,满意地在客厅里转悠着四下打量起来。他戳了戳餐台上的盆栽叶子,欣赏了一番墙上的照片,看看时间还早,又确认了他放在某个地方的窃听器还在,并以防万一又装了一个备用的。

 

    公寓房间并不大,布鲁斯很快把所有柜子连同浴室都扫荡了一遍,觉得有点无聊了。他把电视旁边装电影碟片的柳条箱子拿出来,一屁股坐进沙发里,脚搭上茶几舒服地伸长了腿,开始挑选晚上要看的电影。最上面的《指环王》放一边去,《霍比特人》也拿开,啊哈,《灰幽灵》,下次吧,他要找一部适合约会的片子。布鲁斯突然停下来,拿起沙发旁边的电话和小记事本,挑了个看起来比较好吃的店名拨通了外卖电话。

 

    克拉克脚步沉重地走出电梯,今天是他搬到大都会以来过得最糟糕的一天。早上被露易丝看到他对着早报头版傻笑,由于头版上只有一张布鲁斯·韦恩扯开衬衫露出里面的T恤的巨大照片和一条标题,露易丝追问了一上午他是不是对这个好皮相的阔佬有什么幻想,搞得他一直没法好好写东西。克拉克不得不编了一个曲折离奇的故事来解释他只是觉得这张照片傻得好笑而已,但露易丝怀疑地盯着他看了两秒,用一种不买账的语气说:“这事儿咱还没完。”露易丝总算暂时饶过他之后,吉米走过来同情地拍了拍克拉克的肩膀,说佩里叫他去办公室。等他从佩里的办公室出来,又接到电话说他预约的采访被临时取消了。结束了一整天毫无建树又格外疲劳的工作后,想到能骑他新买的自行车回家,克拉克的心情终于稍微好些了。但当他走到车库看见车胎瘪瘪的,气门芯不翼而飞的时候,克拉克实在有种冲破大楼绕着地球飞几圈的冲动。

 

    克拉克在开门的时候敲了敲耳朵里的通讯器,想听听布鲁斯的声音,推开门发现布鲁斯四肢大张地架在沙发和茶几上仰着头打呵欠,身上穿的正是那件让克拉克倒霉了一上午的“我爱超人”T恤。

 

    “这太令人难以接受了,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布鲁斯打完呵欠把脑袋正回来,“我叫的披萨已经凉了,我无聊得都快睡着了,而且你的电影收藏里适合约会看的片子也太少了。”

 

    克拉克花了点时间才反应过来:“……这是个约会?”

 

    “我上周说过会补偿你的,所以今天特意没去出席董事会想来给你一个惊喜。”

 

    “你的T恤是怎么回事?”

 

    “你喜欢今天的早报吗?”

 

    克拉克舔了舔嘴唇,决定不告诉布鲁斯这件T恤让他被露易丝缠着问了一上午,以及他喜欢布鲁斯现在这个放松随便的样子。布鲁斯耸耸肩,抓起茶几上的两个光盘盒子:“总之今晚我们要像普通情侣那样窝在一起吃外卖看电影,《最后的狮子》和《真爱至上》,你想看哪个?”

 

    克拉克有点紧张地清了清嗓子:“我,呃,看《真爱至上》可能会哭。”

 

    布鲁斯先是睁大了眼睛,然后抿住嘴唇以免笑出来:“那绝对要看《真爱至上》。”他把纪录片放回箱子里,从沙发上弹起来走到沙发对面的播放器前,放进碟片的时候评论道:“播放器和电视不错嘛。”

 

    “我喜欢电影。”克拉克已经脱掉外套解开领带,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布鲁斯刚在他旁边挤着坐下来,电视里正在播的地震新闻让两个人都僵住了。

 

    “去吧。”布鲁斯叹了口气说。

 

    克拉克迅速换好了制服:“那你怎么办?”

 

    “我就一个人窝在沙发上边看《真爱至上》边哭着吃披萨。”

 

    “布鲁斯……”

 

    “开玩笑而已,我更想看《最后的狮子》。”布鲁斯挥了挥手,示意克拉克该出发了。

 

    “我是想说披萨给我留点。”

 

    布鲁斯翻了个白眼,听到窗户打开的声音,他突然叫住克拉克:“等等。”

 

    克拉克转身,还没问出“怎么了”就被布鲁斯捞住后脑勺堵上了嘴,温暖柔软的舌头在他口腔里用力扫荡了一圈,在他刚刚呼吸不稳的时候立刻抽离。一个短暂的吻。

 

    “也不算白跑一趟,”布鲁斯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你最好飞快点。”

 

    克拉克张开嘴又闭上了,从窗口冲了出去。

 

    五个小时之后,克拉克回到公寓,布鲁斯已经在他的床上四肢大张地睡着了。

 

    克拉克想找点东西吃,为了不发出声音他飘着进入客厅,看到餐台上有一块完整的面饼和一块缺了四分之一的面饼,上面用番茄酱写着“给你留了点”。他困惑了两秒钟,才意识到这些面饼是布鲁斯把披萨上的馅料和奶酪吃光了剩下来的。克拉克忍住大笑的冲动,在用热视线给面饼加热的同时计划了一番要怎么报复布鲁斯。

 

    他打开冰箱准备给自己倒杯牛奶的时候发现冰箱里多了一盘烤派。克拉克认得这是阿尔弗雷德的手艺,保鲜膜上还贴了张写着“给我留点”的纸条——克拉克实在没办法不笑了。

 
    *********************************************************************** 
 

    蝙蝠侠蹲在大楼顶上的一个角,远离城市的灯光,融进黑暗中建筑的剪影像一尊石像鬼,注视着永不入睡的哥谭城。远处有几辆警车鸣起警笛,不过只是一起普通的斗殴,还没到需要蝙蝠侠介入的地步。

 

    前几天他刚刚把谜语人扔回了阿克汉姆,顺便查看了一下其他人——毒青藤在做试验不屑于理他,小丑说他还挺喜欢最近新换的菜品,双面人的精神状况有些好转。暂时还没有企鹅人和稻草人的消息,但鉴于蝙蝠侠两周前彻底挫败了他们的一个大计划(企鹅人不得不牺牲了他的裤子才勉强逃走),估计他们会安分一段时间。

 

    灰蒙蒙的云层覆盖着哥谭的天空,凌晨时候大概会下雨。高楼上霓虹灯的彩色染进了云里,呈现出一种宁静又疯狂的混合颜色,就像活生生的无法醒来的噩梦。一个哥谭典型的美好夜晚。蝙蝠侠乐于看着他的城市以它独特的比例将秩序与混乱糅合在一起,就像头顶的云层那样,令人着迷。

 

    “你如果想偷偷接近谁,记得让自己保持迎着风。”蝙蝠侠盯着底下的街道,头也不回地说,“并且别带气味明显的东西,比如汉堡和咖啡。”

 

    超人的红披风被风吹得裹在身上,他不满地撇撇嘴,从蝙蝠侠背后移动到他旁边,把手里的外卖盒子放在楼顶的水泥围栏上。

 

    “可是你背对着风向,我不可能从你正面过来……好吧,所以你会选这里。”超人抄起双手,露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蝙蝠侠给了超人一个满意的眼神,和几乎算是微笑的嘴角动作。

 

    “我本来也没想偷偷靠近你。”超人小声咕哝道,“今晚似乎很平静?”

 

    蝙蝠侠忽略了他的前半句,在屋檐上站起来翻进房顶的露台:“有时候一个匿名线报就能打乱所有安排,看来今晚不会有交易了。”

 

    “所以你算是收工了?”克拉克也降落在露台上,开始拆外卖的包装。

 

    布鲁斯看起来对“收工”这个说法颇有微词,不过他摘掉面罩挠了挠头发,算是默认了。

 

    两个人靠在屋顶的水泥台上吃完汉堡喝完咖啡,布鲁斯把擦完嘴的餐巾纸团起来扔进外卖盒子里,重新戴上面罩:“走吧,我们来约会。”

 

    克拉克嘴里含着最后一口咖啡僵了一下,瞪大眼睛盯住布鲁斯。

 

    “你以为我会不知道你这个时间带着吃的来是干什么的?”

 

    “……你有什么安排?”克拉克咽下咖啡,也没费心思抵赖。

 

    “我开车带你在城里兜兜风,然后去我那里怎么样,甜心?”

 

    克拉克眼睛睁得更大了,连嘴也张开了。他几乎没见过布鲁斯在穿着全套制服的时候笑过,更别说像现在这样斜着身子靠在墙上以布鲁西的口吻跟他调情,这简直太不对了。

 

    “你…你不能这样。你就是……不能这样。”

 

    “那我要怎么样,你更喜欢蝙蝠侠?”布鲁斯上前一步,距离近得能闻到克拉克呼吸里的咖啡味儿,用他最黑暗最危险的的声音威胁道:“那就乖乖跟我上车,我带你兜完风之后去我那儿,超人。”

 

    克拉克感到背脊上闪过一道酥麻,他深吸一口气,挺起胸膛给声音里加上胸腔的共鸣威严地回答:“我来开车,蝙蝠侠。”

 

    “我不知道你还有驾照。”

 

    “我才不信你不知道,你连我SAT考多少分都知道。”

 

    蝙蝠侠沉默了一小会儿,做出了让步:“好吧,小心点开。”然后展开披风从楼顶跳了下去。

 

    “我叫你小心点开,没叫你开得像80岁的修女一样!”布鲁斯在副驾驶座上忿忿地说。

 

    “你这是歧视,我们那儿的修女开车可快了。”克拉克轻松地掌着方向盘,继续以低于60公里的时速在街道上行驶。

 

    “这是蝙蝠车!她是为速度而生的,不是像游行的花车一样慢慢爬!”

 

    “嘿,说好了我开车,你就别抱怨了。而且你管蝙蝠车叫‘她’?”

 

    “全美国的男人都管自己的车叫‘她’。”

 

    克拉克扭了扭嘴唇,没说话。

 

    布鲁斯思考了一会儿,试探着问道:“你是不是……”

 

    “不。”克拉克迅速打断。

 

    “……在吃醋。”

 

    “不。”

 

    “嗯哼。”

 

    蝙蝠车的引擎发出低沉的咆哮声,以一种散发出肃杀压迫感的慢速像幽灵车一样碾过被街灯染成橘黄色的街道上。没有车敢跟进她20米以内的范围,在她前面的车也都靠边让道。克拉克的驾驶姿势堪称标准,坐姿端正目不斜视双手握住方向盘,没有一句闲聊。

 

    布鲁斯摘掉手套,手肘支在车门上撑住头盯着克拉克的侧脸看了好一会儿,冷不防从他抬起的手臂下面钻进去,在蓝色布料覆盖的小腹上落下一串吻。

 

    克拉克倒抽一口气,整个人绷得差点飘起来。

 

    “好好开车,”布鲁斯把制服往上推,嘴唇贴着那片紧张的肌肉,在轻吻的间隙继续说,“我建议你现在就往蝙蝠洞开。”

 

    克拉克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小腹飘忽不定的触碰上,他得用上全部的努力才没有一脚把油门踩穿或是把方向盘掰下来。一只温暖的手抚上他的大腿时克拉克开始觉得有点不妙,那只手像点燃的引信一样迅速摸到他的裤腰时他听到脑子里警铃大作。他不可置信地感受着布鲁斯的嘴唇和呼吸跟着往下拉的裤腰来到他勃勃跳动的胯间,直到他被布鲁斯整个包住的那一刻,克拉克都不敢相信他真的这么做了。

 

    “你疯了吗!我正在开车!”

 

    “这是个约会,”布鲁斯长长地舔了一口,暂时退开来回答,“人们在约会的时候都这么干。”说完他又潜了下去。

 

    “自动驾驶在哪,我不能……”克拉克在某个刺激下哽住了,他深呼吸了一次才接着说下去,“这样太危险了!”

 

    “别担心,她经历过更糟的。”布鲁斯抬起一只手在控制面板上按了几下,导航仪上显示出一条路线,“是你说你来开车的,让我看看你能有多快。”他在湿润的顶端吻了两下,恶毒地补充道:“哦,我指的可不是你这个。”

 

    “你这混蛋。”克拉克尽量咬牙切齿地说。他口干舌燥,两腿发软,手也有点不稳,他知道在回到蝙蝠洞之前布鲁斯不会让他完事的。

 

    “嘿,注意用语,待会儿我还要吻你这张嘴呢。”

 

    克拉克没心思再回嘴,他集中起仅剩的一点注意力,驱策着蝙蝠车在回蝙蝠洞的路上咆哮飞驰。

 

    当蝙蝠车的轮胎和地面摩擦出一段令人牙酸的声音后稳稳停在蝙蝠洞的车位上,布鲁斯终于停止折磨人的挑逗,让克拉克咬住拳头低吼着释放出来。

 

    “你这混蛋。”克拉克瘫在驾驶座上喘着气又说了一遍。

 

    布鲁斯舔着虎牙尖抛给他一个得意的笑,于是克拉克气愤地凑过去吻了那张可恶的嘴。

 
 
- END - 


评论(1)
热度(7)

© 路半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