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半仙

存文,防失忆补漫笔记
所有文都是无差,无差,无差
路半仙是路边瞎算命骗钱的半仙(。

【B/S/B】三个吻的寓言 【Millenia】【NC_17】

Evil Walks


Evil walks behind you
Evil sleeps beside you
Evil jokes around you



    “为什么不?”

    “因为我说了不,不就是不。”

    “你知道,我已经有五天没碰过你了。”

    “我每天晚上都抱着你睡觉。”

    “第一,是我抱着你;第二,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不。”

    “你有点反应过度了。我们不是都同意要公开了吗,今晚就是个很好的时机。”

    “我反应过度?你说的是在韦恩集团的年会上公开!你非得把这件事搞得这么戏剧化吗!”

    “多好啊,该通知的人都聚在一起一次性通知了,又是过新年,你不觉得这很浪漫?”

    “不。我不想这么高调弄得满城风雨。”

    “你猜怎么着,你的男友是布鲁斯·韦恩,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会变得满城风雨。”

    “我不喜欢这样。”

    “那或许你该重新考虑和我的关系了。”

    “……我要迟到了。”

    “哼。”


                   **************************************************


    布鲁斯换好衣服走出办公室的衣帽间,发现克拉克不知什么时候溜进来了,正在观察沙发旁的一个模样怪异的播放器。

    “你不能这么埋伏别人,这是蝙蝠侠的活。”布鲁斯语气平淡地说。

    克拉克没注意到他出来了,惊吓之余赶紧收回正准备戳戳那个播放器的手指,一时间有点尴尬:“我不是想埋伏你,我进来的时候你在换衣服……”他深呼吸了一次,“我要向你道歉,关于早上。你知道我爱你,我只是不希望把公开我们的关系变成噱。”

    布鲁斯盯着克拉克看了好一会儿,最终妥协了:“……好吧,我会重新考虑,为了你。” 

    克拉克大大地松了一口气:“那我们和好了?”

    布鲁斯做出一副哀伤的表情靠近克拉克,用拇指轻轻抚过他的颧骨:“谁能拒绝这双蓝眼睛呢?况且我的确会把你的生活搞得一团糟,对不对?”

    “噢,这你大可不必担心,我早有准备。”克拉克快乐地笑起来。布鲁斯的手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滑,勾住他的领带结要解开它,另一只手探进敞开的西服摸到他的腰上。

    “不。”克拉克一把抓住那些不安分的手指。

    “为什么不?现在还早呢。”

    克拉克退后一步离开布鲁斯的触碰,把西服扣起来:“你每次都会把衣服弄皱,我可不想穿着皱衣服去参加年会,不然路易丝会念我一个星期。”

    “你可以把衣服挂起来,或者穿我的。”布鲁斯遗憾地耸耸肩。

    克拉克看了看手表,丝毫没被说动:“不。时间已经不早了,你就不能等到年会结束以后吗。”

    “好吧,我也该去会场了,你跟我一起去?”

    “我得先去和路易丝他们会合。”

    “我送你,不过我要先换一对袖扣,这对太招摇。”布鲁斯冲克拉克晃了晃手腕,走进衣帽间。

    袖扣太招摇?现在他倒在意起招摇了,克拉克暗自腹诽。布鲁斯很快就整理着袖子出来了,他拉开办公室的门,对克拉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你先请。”

    克拉克挑了挑眉,恭敬不如从命。他们一前一后进了电梯,克拉克发现布鲁斯一直带着很愉悦的笑容,眼睛盯着天花板。

    “你在笑什么?”

    “我在想象露易丝念叨你的场景,非常有趣,你知道我一向很欣赏她。”

    “我不太确定你的想象是更倾向于‘我被露易丝念叨’还是‘露易丝念叨我’。”

    “我也不太确定你是对哪种情况的意见更大。”布鲁斯揶揄地说。

    “哦,算了吧。”克拉克抱怨道,不过镜片背后的眼睛已经笑了起来。

    “嗯哼。”

    电梯到达了停车场,布鲁斯也恰到好处地结束这个话题。他伸手挡住电梯门,手势夸张地让克拉克先请。

    克拉克提了提嘴角,摆出一副“陪你玩”的表情走出电梯,布鲁斯紧跟在他身后,两个人一言不发地朝布鲁斯的车走去。

    克拉克直觉气氛有些紧张,不是酝酿着争吵的那种,而是某种蓄势待发的令人期待的隐约预感。他正要集中精神仔细分辨这个让他后脑勺有些发痒的感觉,突然脚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条手臂在他几乎腾空失去重心的时刻抄住他的腰,把他整个人转了九十度扔进旁边黑洞洞的安全通道里。

    克拉克下意识地想稳住身体,但布鲁斯反剪着他的双手一直把他推到墙上紧紧按住。克拉克撞在墙壁上的闷响点亮了通道里的声控灯,刚刚亮起的白炽灯有些昏暗。

    “你干什么!”克拉克贴在墙上抗议。

    “我想你很清楚。”布鲁斯放开克拉克的手腕,凑近他耳边说话的同时一手轻车熟路地拉开拉链摸了进去,一手隔着西服、马甲和衬衫揉搓起他的腹部。

    克拉克的呼吸在布鲁斯握住他的时候猛抽了一下,他只是张开嘴调整气息,并没有说什么。他们都清楚如果克拉克真的不愿意,他随时可以把布鲁斯推开,所以他这时候再抗议未免有些过于口是心非,更何况他知道布鲁斯能感觉到他身体里欢腾奔涌的血液。

    他们两个谁也没说话,布鲁斯尽可能多地贴在克拉克身上用力磨蹭着。他的呼吸、嘴唇、舌头和牙齿落在克拉克后颈那一小块裸露皮肤上的触感让克拉克一阵一阵发麻,衣服摩擦的窸窣声和凌乱粗重的呼吸在安全通道里无限放大,占据了他们的听觉。

    克拉克一手撑住墙壁,一手隔着西裤抓住布鲁斯紧绷的屁股,弓起腰渴求地向后推挤研磨。布鲁斯手上的动作简单而有效,克拉克撑在墙上的手攥紧了拳头,他咬了咬下唇喘息着说:“我想吻你,布鲁斯。”

    布鲁斯有些暴躁地低吼了一声:“你简直是个气氛杀手。”接着他稍稍撤离,克拉克一转过身来就迫不及待地吻了上去。

    他们紧拥在一起律动亲吻,似乎真的能消弭肉体的界线,在融为一体的呼吸中忘我沉迷,直到最后的时刻也不放开彼此。

    “这真是……”克拉克停下来吞咽了一下,缓过气来接着说,“……令人满足。”

    “只是‘令人满足’吗?”布鲁斯保持整个人贴住克拉克的状态,下巴搁在他肩上,用脑袋撞了撞他的侧脸。

    克拉克轻轻撞了回去:“好吧,这棒透了。”

    “嗯哼。”

    “如果没有这一团糟就更好了,这下我还得回酒店换衣服。”克拉克动了动,裤子里湿黏的不适感让他有点尴尬。

    “或者……”布鲁斯退开一点,从西裤口袋里拽出两个小布团,“你可以穿我的。”

    “你这个……”克拉克卡住了,斟酌起是该说“奸猾的混蛋”还是“狡诈的骗徒”。

    布鲁斯冲他眨了眨左眼:“我猜你正在寻找的词是‘明智的伴侣’?”

    克拉克皱着眉头飞快地思考了一下,凑过去吻了他。


                   **************************************************


    晚上7点45分,克拉克终于放弃了说服会场门口的保安人员,转而给露易丝打了电话:

    “呃,露易丝?抱歉,我找不到我的记者证和请柬了,你能出来接我一下吗?……吉米?我打过了,他的手机关机,可能是没电了。……露易丝?”

    克拉克无奈地拿着他被挂掉的手机,看了看门口那几个站得像黑铁柱子一样直的西服保安,他当然可以照露易丝说的“自己想办法进去”,但不太可能不被人发现。克拉克走到旁边人少的地方,不情愿地拨了布鲁斯的电话号码。

    “嗨,亲爱的,你怎么还没来?”

    “你偷了我的记者证和请柬!”

    “噢,这么说多难听,我相信它们一定是在我们度过欢乐时光的时候不小心掉进我口袋里了。”

    “我把它们放在我外套的内侧口袋里的!”

    “但你的确说了‘棒透了’。”

    “…………”

    “别担心,我出来接你。”

    “什么?不!”克拉克徒劳地对着再次被挂掉的手机大叫。

    会场里,几个刚才和布鲁斯聊天的女士饶有兴趣地听着他接电话,通话一结束就把他围在中间。

    “布鲁西,你一定得告诉我们刚才电话上是谁。”

    “‘棒透了的欢乐时光’?”

    “‘亲爱的’?”

    布鲁斯故作为难地偏了偏脑袋:“唉,亲爱的女士们,我管谁都叫‘亲爱的’。”

    “你可糊弄不了我们。”

    “拜托,你不能这么吊我们的胃口。”

    “快告诉我们。”

    布鲁斯颇为挣扎地皱起了脸,最后还是妥协了:“好吧,没错,刚才电话上的就是我的甜心,他忘了带请柬,我得出去接他。”

    “‘他’?你是不是有什么没告诉我们,布鲁西?”一个黑发的女士像猫一样眯着眼睛笑起来。

    “你绝对要把他介绍给我们认识一下,这事儿没得商量。”另外一个红发女士举起手里的酒杯和旁边的褐发女士碰了一下杯,褐发女士补充说:“我们可以陪你去接他。”

    “……好吧,可是他很害羞,你们不要吓着他了。”布鲁斯享受了一番女士们殷切的目光,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在他往门口走的过程中,“布鲁斯·韦恩要去接他的男友”的消息像野火一样迅速在会场里扩散开来,他走了不到一百米,整个会场都知道有好戏看了。布鲁斯前面的人纷纷给他让路,形成一条通道让他通过和等着围观,他身后跟了好几十个人,等走到门口,人群已经挤得和观看有人要跳楼一样了。

    当韦恩发布他要去门口接男友这个消息的时候,露易丝正在采访韦恩集团的一位股东,等消息传到他们所在的位置,露易丝和那位股东互相看了一眼,立刻中断采访朝门口挤过去。途中露易丝还眼疾手快地抓住了人群里吉米的衣领。

    “吉米,你知道该怎么办。”

    “没问题,莱恩小姐。”

    布鲁斯举起双手示意各位稍等片刻,然后走出去揽着克拉克的肩膀回到会场,走到人群围成的半圆形中间好让人们都能看到。

    “……别告诉我这是我想的那样。”克拉克在排了二十多层的人墙的注视下尽量不动嘴唇地小声说道。

    “我被挡住了,吉米,你能看到吗?”露易丝没挤到靠前的位置,奋力在交头接耳低声评论的人群中试图找到一个缺口,但人们围得简直密不透风。

    “我有办法,莱恩小姐。”吉米就在露易丝旁边,视线正好被两个高个子男士挡住了,他把相机高举过头顶,开着连拍朝韦恩的方向按了好几次快门。

    露易丝和吉米凑在一起,盯着相机液晶屏上正在处理照片的提示:“好了,让我们看看到底是谁。”

    “我想感谢各位今晚拨冗出席韦恩集团的年会,以及这位是我的男友,星球日报的记者克拉克·肯特。”

    在布鲁斯向人群介绍克拉克的同时,吉米的照相机也处理好了照片,露易丝看着液晶屏惊叫了一声:“我的天,是克拉克!”

    克拉克的脸维持着一个僵硬的微笑,用只有布鲁斯才能听见的音量说:“我要杀了你。”

    “不少人都说过这话。”布鲁斯笑着搂住他的腰。

    克拉克转过头看了布鲁斯两秒钟,丢给他一个“等着瞧”的眼神,深呼吸了一次之后朝人群走了两步:

    “好了,韦恩先生,当你下午说你会‘把我的生活搞得一团糟’,我还不太相信你能搞出什么花样来,显然我得承认你的确是言出必行。”

    他一边点头一边对着布鲁斯鼓掌,人群立刻骚动起来。很多一开始就持怀疑态度的人纷纷讨论起韦恩是不是又在玩什么恶作剧,毕竟这看起来就像是他会搞的整人游戏。

    “唉,我还以为这次我能整到他呢。(Well, I thought I could have had him this time.)”布鲁斯对上克拉克的视线,然后转向人群遗憾地摊开双手撅起了嘴。

    笑声在会场门口扩散开来,不少人看上去都松了口气,人们很喜欢这出意外的小余兴节目。布鲁斯在人群散去的时候夸张地朝他们挥手鞠躬,同时享受着人们礼节性的称赞。

    很快会场就恢复了均匀而适度的热闹,时间正好到了八点,司仪礼貌地请大家看向讲台。

    “你知道,你已经拥有我了。(You know, you already had me.)”克拉克小声对布鲁斯说。布鲁斯想回答点什么,但有人在催促他上台了,他要去作年会致辞。

    克拉克没等布鲁斯的回答,找到为星球日报准备的位置坐下来,周围的人都冲他意味深长地笑。

    “那个韦恩是有什么毛病?你是不是冒犯到他了,克拉克?”露易丝在克拉克旁边坐下来有些气愤地说。

    “没事,他只是想开个玩笑。谢谢,露易丝。”

    “哼,他下次开玩笑最好说他要和莱克斯·卢瑟结婚了。”

    克拉克赶紧用手捂住笑。


                   **************************************************


    罪犯不休假,蝙蝠侠也不休假。

    晚上11点,布鲁斯给不远处的阿尔弗雷德递了个眼色,悄无声息地遛出会场。因为要和很多人近距离接触,布鲁斯没冒险把制服穿在里面,而是放在了蝙蝠车里。他拿出手机启动定位程序给蝙蝠车发出指令,但屏幕上代表蝙蝠车位置的光标一直没有亮起。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布鲁斯立刻开车回家,一路上设想了好几种可能性,直到他冲进蝙蝠洞发现他的所有工具和设备甚至连灰尘都消失得干干净净,才总算暂时放下心来(在震惊了一秒钟左右之后)。同时意识到他或许的确是有点过分了。

    他在空旷的蝙蝠洞里转了一圈,决定给还在会场的阿尔弗雷德打电话:“我的东西全都不见了——制服、设备、电脑、车、零件,就差把地板也撬走了。”

    “是吗,那我建议您趁机休个假,布鲁斯少爷。”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听起来很愉快。

    “我就知道你知道,你怎么能允许他随便动我的东西!”

    “恕我直言,少爷,您今晚的举动实在有些出格,我们都认为一点教训对您来说是必要的。而且克拉克少爷好心地提出顺便替我打扫那些死角,您要知道,我试图清理那些肮脏的角落已经好几年了。”

    “那你可以不用再惦记它们了,这里干净得连老鼠都会滑倒。再说拿走我的东西算什么教训,你们当我只有三岁吗?”

    “家里有老鼠?!”

    “放松,阿尔弗雷德,只是个比喻。”

    “好吧,少爷,祝您今晚愉快。”

    阿尔弗雷德显然不太满意布鲁斯提到老鼠,道过晚安就挂了电话,布鲁斯从他的声音就能还原出此刻老管家脸上那副不赞同的表情。

    布鲁斯站在空旷的蝙蝠洞中央思考着,克拉克把他的装备和工具都藏起来了,还切断了蝙蝠车的远程遥控,留给他的选择实在不多——他敲了敲耳朵里的通讯器:

    “嗨,宝贝,你在哪呢?”

    “晚上好韦恩先生,我是蝙蝠侠,乐意为您效劳。”克拉克的声音压得很低,就和蝙蝠侠一样,语气却很轻松。

    “你该不会——”

    “穿着我的制服在巡逻?为什么不呢?这是蝙蝠侠的工作。”

    布鲁斯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在短暂的沉默中,通讯里传来的隆隆咆哮的背景音抓住了他的注意,他调整通讯器的音量仔细听了听,深吸了一口气说:“别告诉我你还开着蝙蝠车。”

    克拉克用蝙蝠侠那种低沉吓人的嗓音笑了起来,这让布鲁斯的呼吸变得急促。一部分是出于愤怒,克拉克怎么敢穿着他的制服开着他的车巡逻他的城市!至于剩下的部分,想到克拉克穿着他的制服,开着他的车巡逻他的城市,还用他的声音发笑,布鲁斯必须承认这个认知令他相当……着迷。

    他尽量咬牙切齿地说:“你这个——”

    克拉克低哑的声音打断了他:“我猜你正在寻找的词是‘明智的伴侣’。”

    “——欠操的小毛贼!你给我等着!”

    “注意你的用语,韦恩先生。”克拉克严肃地说,“另外我要提醒你妨碍我巡逻的后果,不过你尽可以试试来追我。”

    通讯被切断了。布鲁斯愣了一下,老天,他平时说话听起来是这样的?布鲁斯一手叉着腰按摩了几下额头,克拉克想玩游戏,他就陪他玩。

    布鲁斯开着他最快的跑车一路飙到市中心,停在一个他知道是巡逻必经的路口等待蝙蝠车。有几个路过的姑娘认出了他,试探着朝他挥手。布鲁斯按下车窗跟她们打招呼:“晚上好,女士们。”

    “你在这里做什么?今天不是韦恩集团的年会吗?”一个金发姑娘问道。

    “噢,没什么,我只是跟别人打赌我能追上蝙蝠车。”

    这几个姑娘立刻笑作一团,显然她们觉得这个阔佬不是脑子进水了就是在开玩笑,或者二者皆有。这让布鲁斯既骄傲又伤感,他开始承认等着追蝙蝠车似乎是个坏主意。

    布鲁斯正准备再跟姑娘们说些蠢话的时候,蝙蝠车呼啸着在他面前一闪而过,带起的气流和引擎的咆哮声让她们发出小声惊叫。布鲁斯咒骂了一句,赶紧踩下油门跟了出去。

    克拉克只开过一次蝙蝠车,那次驾驶的大部分时间他都把车速控制在时速60公里以下,布鲁斯知道那并不代表克拉克就不会开车,他只是不知道克拉克能开得有多好。现在看来,即使克拉克开的不是蝙蝠车,布鲁斯也很难在起步落后的情况下追上他。他在主干道上左右穿梭试图跟住蝙蝠车,但是看在哥谭警察局的份上,那可是他自己制造组装的车。布鲁斯在连续闯了三个红灯、惹得路上几乎所有的车都冲他鸣笛之后终于放弃了,他停下车向几个愤怒的司机解释了他那个无聊的赌约,并保证明天会支付罚款。蝙蝠车的引擎声渐行渐远,消失在听力范围之外。

    布鲁斯回到车上,拇指敲打着方向盘,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做。他的手机突然跳出一条提示,蝙蝠车的信号恢复了。她正停在一条隐蔽的巷子里,不过同步的导航信息显示她设定了前往韦恩大厦的路线。布鲁斯把这理解为游戏结束的信号。


                   **************************************************


    深夜的韦恩大厦仍然亮着外墙灯,布鲁斯走进他的办公室,灯光透过一整面墙的落地窗给室内镀上一层淡薄的色彩。蝙蝠侠黑色的身影伫立在窗外露台上,他站在明暗交界的边沿看着脚下的城市,影子在他身后拉成长长一片。

    布鲁斯走过去,沉默地站在克拉克旁边。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克拉克截住了他:

    “别说‘你很抱歉’,我知道你很享受这些。而至于我,尽管麻烦会更多,但也不能说我就完全不享受。我不会叫你以后别再这么干了,因为你总是会这样。”克拉克没看他,平静地陈述着。

    “你的意思是?”布鲁斯也目不斜视地盯着百米之下的街道,光是想到克拉克穿着自己的制服就够让他心神不宁了。

    “我的意思是,我不会改变你,但也别指望我会对此毫无反应。”

    “你的反应就是拿走我的东西?”

    “不只是拿走你的东西,你要越界,我也可以。我能干好蝙蝠侠的工作,你干不了超人的,怎么样?”

    布鲁斯转过头,对上克拉克挑衅的眼神——当然他看不到面罩下克拉克的眼睛,但他可以从他嘴唇和下巴的细微动作看出来,那眼神攥住了他的内脏。他知道克拉克能听见他呼吸和心跳的变化,这并不困扰他。

    “作为一个开着蝙蝠车巡逻的蝙蝠侠,你是干得挺好。不过说到我干不了超人,别说你一次都没享受过。”

    克拉克没被面罩遮住的面部明确表现出他的震惊,布鲁斯赶紧在他发火之前为自己辩解:“抱歉,我知道我们正在进行严肃的谈话,但是你穿着我的制服实在让我很难集中。”

    “……你对自己的制服有幻想?”克拉克更加震惊了。

    布鲁斯回想了一下,撇撇嘴:“在看到你穿上之前可没有。”

    克拉克闭紧了嘴,陷入不知该如何评论的沉默。

    “你看,我真的很抱歉,在年会上公开的确是我越界了,那是布鲁西会搞的花样。我——我和你不应该只是这样。”

    “你说我是‘欠操的小毛贼’。”

    “那只是随口一说,你知道我不是真心的。好吧,只有一半是真心的。”

    “你道歉的时候就不能有点诚意吗!”

    “是你先提起来的!我是想尽量对你诚实。”

    克拉克把双手抄在胸前,显然对这个解释并不满意。布鲁斯烦恼地搓了搓脸,努力屏蔽掉那些不相关的想法。克拉克无论如何都爱他是他的特权,而不是理所当然的。

    “我为今晚所有的事向你道歉,克拉克。”布鲁斯看着蝙蝠面罩上的镜片说,“另外我想让你知道,我也无论如何都爱你。”

    克拉克没有立刻回答,他逼近布鲁斯,迫使(诱导)他在自己的影子里往后退去。

    蝙蝠侠低沉地耳语道:“我警告过你妨碍我巡逻的后果。”

    布鲁斯堆起一个迷人的笑容:“可是我根本没有妨碍到你。”

    “你闯了三个红灯。”

    “我会交罚款的。”

    “你得知道,韦恩先生,”戴着皮手套的双手抓住了布鲁斯的衣领,几乎是把他提进了办公室里,“有的后果你必须自己承担。”

    布鲁斯抬起手把克拉克脸上的面罩向后拉,露出他因为逆光而呈现绀青色的眼睛,被面罩压得凌乱的刘海盖在他的眉毛上。布鲁斯听到衬衫纽扣的线被拉断的声音,他自己的手也已经解开了万能腰带。他没打算把制服全扒掉,手指摸到克拉克腰后的拉链,却发现一点也拉不动。

    “……你把肚子收一收。”

    “这不是腰的问题!”克拉克恼怒地哼了一声。

    布鲁斯低头看,发现他在设计制服拉链位置的时候的确没有考虑到某些特殊情况。

    “你的屁股太大了,”布鲁斯捏了捏凯夫拉纤维下的臀部,“把拉链扯开。”

    克拉克瞪了他一眼,试探着只扯开拉链而不损伤布料,布鲁斯已经迅速踢开裤子抄起手臂看他折腾。等他终于从装甲里解脱出来,布鲁斯立刻贴上去扯他的内裤。克拉克搂着他转了半个圈子,把他抵在落地窗上。

    布鲁斯张开腿让克拉克挤进来的时候说:“还好这是防弹玻璃。” 

    “我知道。现在给我闭嘴,让我干好蝙蝠侠。”克拉克不耐烦地堵住了他的大笑。

    办公室里安静下来,布鲁斯在克拉克把润滑剂按进去的时候一直盯着他的眼睛,他抬起的一条腿圈住克拉克的腰,下身不安分地在他小腹上磨蹭着。克拉克探进第二根手指时布鲁斯催促地挺起腰,让他差点滑出来,克拉克报复地屈起手指戳了戳那个让事情充满乐趣的地方,布鲁斯猝不及防的虚弱叫声让他很满意。

    但克拉克立刻就发现他又陷入布鲁斯的掌控之中——他怎么能像那样抚弄自己,实在太违背体育精神了。克拉克忿忿地托住他的后腰,把自己埋了进去。

    布鲁斯的手指穿进克拉克的黑发,叹息吹在自己裸露的胸腹上,他努力让呼吸保持节奏,静候肌肉严丝合缝地完全接纳克拉克。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克拉克勃动的血流,好像那些血管已经和他相连,把两个人的热度交合起来。

    克拉克的额头和他抵在一起,轻吻他的鼻梁、眼睑、颧骨和嘴唇。布鲁斯睁开眼睛,盯住克拉克蓝眼珠中的黑色瞳孔,突然眨了眨眼,把他拉向自己用力沉下腰。克拉克皱起眉嘶嘶地抽了一口气,双手扶住布鲁斯的腰将他在落地窗上撞了一下之后紧紧按住,欺身压上他的胸腹。

    布鲁斯揪紧了手里的黑发,仰着脖子发出几个难耐大于痛苦的促音,右手探下去扒开克拉克腹部的装甲,把自己抵在他微凉的肚子上磨蹭起来。克拉克的眼神动了动,伸手按住戳在腹部的灼热触感,随着他顶向布鲁斯的动作故意有一下没一下地捋着,从布鲁斯喉咙里套出更多压抑的声音。

    很快布鲁斯就晃动起腰腹,专注于获得更直接的刺激,克拉克知道他撑不了多久了。最终在克拉克越来越快的动作下,布鲁斯无声地绷紧肌肉,因为高潮而睁大的眼睛里映出克拉克的眼睛,克拉克的眼睛里也映着他的。

    布鲁斯慢慢放松下来,克拉克就这样抱着他靠在落地窗上,交换着呼吸,看着对方露出快乐的笑容。

    “再来一轮?”克拉克问,他还留在布鲁斯温暖的体内。

    “再来一轮。”布鲁斯调整好姿势,想了想又按住克拉克的胸脯,“等等,你还是把制服脱了吧,手感不好。”

    克拉克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不会提呢,老实说你的制服我穿有点紧。”

    他退出来,鼓捣起制服上繁琐的拉链和扣子。布鲁斯活动了几下脖子,把挂在肩上的衬衫和外套脱下来扔在沙发靠背上,全身舒展地躺进沙发里。

    重新契合在一起使他们同时发出满足的叹息,布鲁斯缠住克拉克的腿,突然撑起上身腰部用力一扭,翻身压住克拉克和他一起滚到沙发下面。落地的冲击让两个人都龇牙咧嘴了几秒钟,克拉克坐起来靠住沙发,让布鲁斯骑在他身上,然后莫名其妙地对视着笑起来。

    他们不出声地笑着,以缓慢的节奏晃动,直到笑意被神经上来回奔走的快感所取代,安静的高潮像温度正好的热水一样淹没了克拉克。

    布鲁斯望着他绽放成群青色的眼睛,很想对他说“我爱你”,不过他只是低下头吻了他。


                   **************************************************


    “布鲁斯。”克拉克推了推布鲁斯的肩膀。

    布鲁斯皱着眼睛迷迷糊糊地答应了一声,隐约听到克拉克轻轻笑起来。

    “……几点了?”

    “5点半,我得走了,8点有个采访要准备。你最好也起来回家去。”

    “5点半就叫醒我?你想要我的命吗?”布鲁斯郁郁地翻了个身背对着克拉克。

    “快起来,你不会想待会儿你的秘书进来看见你这么光着屁股躺在沙发上吧。”

    布鲁斯没动,不过他从沙发垫子里挤出一句回答:“你可以帮我穿上裤子。”

    “你要我帮你穿衣服?”比起反问,克拉克的声音里更多的是好玩。

    “拜托了,妈。”

    “好吧,这可是你自找的。”

    然后布鲁斯觉得他好像被丢进离心机里甩了几秒钟,接着他就衣冠楚楚地瘫坐在沙发里了。

    “……我叫你帮我穿上裤子!你怎么把全套都给我穿上了!”

    “我给你穿什么你就穿着,现在既然你已经打扮好了,去开车回家吧。”克拉克伸手整了整布鲁斯的领结,满意地点点头。

    布鲁斯觉得他的脑子还在颅骨里打转,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回嘴:“克拉克,我打赌你一定会是个好母亲。”

    克拉克弯下腰在他额头上叭地亲了一口:“我走了,亲爱的,你乖乖回家。”

    “爱你,妈。”布鲁斯抬起手胡乱挥了两下。

    电梯到达停车场的时候布鲁斯还没完全缓过劲来,他搓着额头往自己的车走去,没留神撞上了什么东西。

    “噢。”一个语气复杂的感叹词在空旷的停车场里回荡。

    布鲁斯把遮住视线的手放下来,才看清他撞到的是(他印象中)克拉克和露易丝的小跟班,星球日报的摄影师吉米·奥森。这个年轻人总给他一种随时会踩到自己的脚而摔倒的焦虑感,不过拍的照片倒不错。他在这儿干什么?

    “早上好,你是吉米,对吧?”布鲁斯堆起一个因为没睡醒而有点迷糊的微笑。

    吉米哽了一下,好像极力抑制住大笑或是惊叫,他嗫嚅着说:“早上好,韦恩先生。”

    布鲁斯正想问吉米怎么会这个时间出现在停车场,他突然举起挂在脖子上的相机对着布鲁斯快速连拍了好几张照片,然后抱紧相机严阵以待地盯着布鲁斯退后了几步。

    “……祝你今天愉快,韦恩先生。”

    丢下一句仓促的问候语,吉米以穿越战场的速度冲出了停车场。

    布鲁斯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跑出去,有一瞬间还怀疑是不是他做了一个诡异的梦。但当他无意间看了一眼旁边车窗上映出的他的影子时,布鲁斯终于彻底清醒过来了。

    他的左脸上有一个蓝眼睛的公鸡脑袋——涂鸦的人很有幽默地把布鲁斯的左眼作为公鸡的眼睛,在他脸上画了一个侧面的鸡脑袋,有着大红的鸡冠和肉垂以及鲜亮的羽毛;右脸上则写着“Bruce Cocky Wayne”。

    布鲁斯趴在车窗上看了好一会儿,大喊大叫和爆笑的的冲动在他肚子里互相撕咬,最后他从喉咙里憋出来一个词:“克拉克——!!”


                   **************************************************


    克拉克很愉快,虽然采访一直拖到快10点才开始,不过总算顺利完成。而且他度过了一个尽兴的夜晚和一个充满乐趣的早晨,等不及要回报社去看吉米的照片了。他站在电梯里看着数字一层一层往上走,兴奋和不安同时在他胃里翻滚。

    当克拉克走进星球日报那间偌大的办公室,不知是谁说了声“肯特来了”,像布朗运动一样活跃喧闹的办公室突然被冻住了,只剩下电视里播报新闻的声音。几乎所有人都停下来看了看克拉克,然后又回到手里的工作上去了。

    克拉克站在门口,有点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直到有人敲了敲他的背:

    “别挡道,肯特,给我进去工作。”

    克拉克赶紧回头,佩里正用一种“你欠我的三篇稿子我要在下班之前看到”的表情瞪着他。

    “抱歉,主编,马上去。”克拉克下意识地耸了耸肩,快步穿过办公桌和同事走到自己的座位上。

    一定有什么他应该知道的事情在他缺席的时候发生了,吉米呢——

    “韦恩搞起来怎么样?”

    露易丝压低了声音凑在克拉克耳边说道,然后这个大个子像被火烫了一样惊恐地扭头盯着她,眼看着脸就像炸开的番茄那样变得通红。

    “哈!我就知道!”露易丝打了个响指,对着整个办公室大声宣布,“好了各位,我们有结果了!以及今天第二个重大新闻。”

    办公室里一片哗然,几个懊丧的人掏出钱交给几个欢呼的人,有人吹口哨,还有的人凑在一起热切地讨论着。露易丝优雅地伸出手掌,两三个表情郁闷的男同事不情愿地走过来把输掉的赌金放在她手上。

    “噢——别伤心,小镇男孩,没有你我一个人是赢不了的,”露易丝一手捏着纸币,一手亲昵地揉乱了克拉克的头发,“下班我请你喝一杯。”

    克拉克好不容易才闭上了嘴,并终于把光速逃离办公室的冲动压下去了。他实在想不通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会是布鲁斯告诉露易丝的吗?不,经过昨晚,没人会相信布鲁斯再说克拉克是他的男友了。他也确保布鲁斯脸上的字不是他用过的笔迹,不可能是因为这个。

    “都给我闭嘴!闹够了就回去工作!”佩里从主编办公室探出头来喝止了外面的喧哗,然后伸出食指和中指点向露易丝和克拉克,“你们两个到会议室去。”

    “没问题老大。”露易丝轻快地回答,最后揉了一把克拉克的头发,抛下他朝会议室走去。

    克拉克还呆坐在他的椅子上,不少人偷瞄他或是朝他挤眼睛。这是他在星球日报工作以来最受人瞩目的一刻了,克拉克有些伤感地想。

    “呃,肯特先生……”吉米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克拉克的办公桌旁,看上去焦虑而自责,“我知道你通知我去停车场是好意,我拍了照片,但是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吉米,这不怪你。”克拉克抬起头冲他笑了笑,“布鲁斯——韦恩先生和我都同意可以公开了,我们只是在方式上曾经有点分歧。这或许正是个合适的时机,说实话我觉得轻松多了。”

    但真正的大实话?想到要面对露易丝的刨根问底和布鲁斯的嘲笑,克拉克就想回农场去住一段时间。所以不,他一点也不觉得轻松。不过吉米显然轻松多了,他长出了一口气,伸手拍了拍克拉克的肩膀:

    “你这么说真是太好了,虽然知道你和韦恩先生,呃,很意外,但我绝对支持你。”

    “肯特!你还在磨蹭什么!奥森!去把你那些一张几十兆的照片给我弄小点!”佩里不耐烦地又从办公室里探出头来催促。

    克拉克和吉米赶紧奔向各自的任务。


                   **************************************************


    “说说,你和韦恩是怎么认识的?”

    “露易丝,我必须要先问你,你们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如果我回答了你,你保证回答我的所有问题?”

    “呃,我保证回答我能回答的问题。”

    “成交。你知道你开会无聊放空的时候会在你的小本子上涂鸦吗?我瞪过你一两次,但你一点也没发觉,我猜你画的是你老家农场里的动物,画得挺可爱,所以也就没说你,而且有时候会议的确很无聊。你画的公鸡很有特色,每次都是侧面的脑袋,鸡冠子有五个尖,和今天早上吉米拍到的韦恩脸上的鸡脑袋一模一样。”

    “…………”

    “接下来的问题就很简单了,为什么吉米会在凌晨四点收到匿名线报邮件,为什么发邮件的人会知道吉米还在哥谭,你实在应该更小心的。”

    “…………”

    “不过其实我应该对这件事负上那么一点责任,吉米一大早跑来说他拍到了绝对独家的照片,我一眼就认出那个鸡脑袋是你画的,我好像有又好像没有把‘原来克拉克真的是韦恩的男友’这句话说出来,或者喊出来,我有点记不清了。但这实在不能怪我,毕竟是一条独家的重大新闻呢。”

    “…………”

    “如果能让你有点安慰,我觉得这是你画得最好的一个鸡脑袋,另外我保证下班会请你喝一杯。好了,回到最初的问题,你和韦恩是怎么认识的?”


                   **************************************************


    “我很抱歉在你脸上乱写乱画。”克拉克一口把牛奶冰淇凌的尖儿咬掉了。

    “不,你一点也不抱歉。”布鲁斯看着他手里的双色冰淇淋,犹豫该从哪边下口。

    “你说得对,那是挺好玩的。”

    布鲁斯转头有点愤怒地盯住克拉克。

    “不过我也遭了报应,最终还是如你所愿,我们盛大地公开了。”克拉克毫不介意布鲁斯扎向他的眼神,认真地吃着他的冰淇淋。

    “那是你自找的,但是我被你涂鸦的脸也盛大地公开了!”

    “你得往好处想,露易丝说那是我画得最好的一个鸡脑袋。”

    “阿尔弗雷德说他要把那期报纸裱起来。”布鲁斯终于放弃了犹豫,直接从最上面开始吃。

    “其实也不算全是坏事,至少露易丝请我喝酒了,这可是第一次。”克拉克吮了一口冰淇凌表层化掉的流质。

    布鲁斯正要投以更加愤怒的眼神,却看到克拉克上唇沾了一圈融化的冰淇凌,他对着那嘴唇愣了一下,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

    “怎么了?”

    “你嘴上有点白色的东西。”

    克拉克伸出舌头把冰淇凌舔掉,正要回头继续吃他的冰淇淋,听到布鲁斯笑喷了出来。

    “你干嘛……噢,恶,你真恶心。”克拉克突然明白他在笑什么了。

    布鲁斯大笑起来,克拉克翻了翻眼睛。然后他们暂时安静地坐在公园长椅上,各自吃起冰淇凌。

    “10点钟方向有人偷拍。”克拉克说。

    “正好,我们就不用自拍了。”布鲁斯抬起手臂环住他的肩膀。

    “4点钟方向也有人在偷拍。”

    “你看,这就是公开之后的好处,我们可以大白天坐在公园里吃冰淇淋,还有人帮我们拍照。”

    “好吧,你说是就是了。”

    克拉克和布鲁斯靠在一起眯着眼睛晒了会儿太阳,克拉克设定的午休闹钟响了,他满足地叹了口气准备回报社。

    “克拉克?”布鲁斯叫住他。

    “嗯?”

    “你嘴上有蛋卷屑。”

    然后他们吻了对方。



- END -

评论(1)
热度(10)

© 路半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