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半仙

存文,防失忆补漫笔记
所有文都是无差,无差,无差
路半仙是路边瞎算命骗钱的半仙(。

【正义领主_B/S/B】千年王国【Millenia】

警告:角色死亡;漫画式科学

Millennium



    春夏之交的哥谭很美,空气中积蓄的生命力趋于饱和,让人有种心里发痒的期待。人们笑着抱怨天气越来越热,却又巴望着快到周末,好带上孩子或邀上朋友出门踏青郊游。

    韦恩庄园一如既往地远离喧嚣,不惊不乍地静静享受着开始有点明媚过头的阳光,好像连时间也无法触动它分毫。

    布鲁斯·韦恩的意识从介于睡眠与昏迷之间的黑暗中浮上来,烦扰了他很长一段时间的医疗监控仪器的声音不知何时消失了,这让他非常宽慰。空旷的房间里窗帘大开,阳光肆无忌惮地透过落地窗的玻璃把室内照得透亮,不过布鲁斯并不觉得刺眼,因为原本应该投到他脸上的光线落在了凯尔的肩背上。

    他看起来像在发光,布鲁斯心想。随即又微不可闻地从鼻子里哼笑了一声:他什么时候没有在发光了? 

    凯尔动了动握住布鲁斯的手指,算是通知他自己知道他醒了。布鲁斯的手骨骼嶙峋,凯尔轻轻揉搓着他手背上薄薄的柔软的皮肉,感觉到布鲁斯也在用干枯的指尖摩挲着他的手。

    凯尔知道布鲁斯的时间不多了,所以他撤走了所有那些作响的仪器,等待布鲁斯最后一次醒来。

    布鲁斯的蓝眼睛深陷在布满皱纹的眼皮中,他有些吃力地看着凯尔,对上他那双比窗外的艳阳天更蓝的眼睛。在最后的时刻,作为并肩战斗的朋友,他们凝视彼此,没什么可说的。他们做了该做的事,而且做得很好。

    然而作为伴侣——

    ——布鲁斯动了动嘴唇,凯尔伏下身吻他。像阳光洒在落叶上那样,亲密而温柔。

    然后凯尔感到布鲁斯的最后一丝气息抚过他的脸颊,轻轻吻住他下唇的嘴唇松开了。暂停的时间重新启动,楼下古董钟的机械声在凯尔脑子里轰鸣着,一针一针刻下他的新时间。

    布鲁斯·韦恩在他出生的那张床上衰老而死。

 
 
                    **************************************************** 
 

    克拉克在哥谭城外就听到蝙蝠洞里节奏强烈的电子舞曲了。因为布鲁斯没在通讯里回答他,克拉克仔细听了听,布鲁斯应该是放着音乐在调试他新做的蝙蝠机甲——他玩扳手和起子的时候总爱听点什么。克拉克一直不太能理解他的音乐偏好。

    克拉克先跟阿尔弗雷德打了个招呼,然后端着给他们准备的零食下到蝙蝠洞里,能让人心律混乱的鼓点让克拉克怀疑这音乐会不会震落一两根石笋。他没费力气开口叫布鲁斯,直接关掉了音乐,布鲁斯马上就皱着眉头摘下护目镜从他正在鼓捣的机器下面钻了出来:

    “你来这么早干什么?”

    “是你说想在巡逻前测试蝙蝠飞机,让我9点过来,现在已经9点了。”克拉克拿起一块玉米脆片蘸了蘸奶酪酱丢进嘴里,“你还没吃晚饭?”

    布鲁斯转着眼睛回忆了一下,耸了耸肩伸手去抓玉米脆片。克拉克左手把盘子举到空中不让他够到,右手指指工作台上的全麦三明治和牛奶。布鲁斯发出一个表示厌烦的喉音,扯掉手套拿起有点干了的三明治塞进嘴里。

    正当他两颊塞得鼓鼓的准备使劲把食物咽下去时,屏幕上毫无预兆地跳出一个程序输入窗口,光标闪烁两下之后自动列出一段文字。

    “你或许很难相信,又或许已经有过体验,不过当你看到这段文字时,就意味着在另一个次元的我的世界正面临毁灭。我是你,蝙蝠侠,布鲁斯·韦恩,请帮助我……”克拉克把那段文字念了出来。

    布鲁斯启动了一个分析程序,结果显示这个突然出现的程序的确是他自己的编码。在分析程序运行之后,自称是来自另一个次元的蝙蝠侠的程序又打出了一段文字。

    “看来你已经证实了我的真实性,我也证实了你的,至少你是个在相当程度上拥有蝙蝠侠资源的人。如果你决定来帮助我,就按下‘确认’。我不太怀疑你会有另外的选择。”克拉克继续念道,然后看向旁边的布鲁斯,“我得说,这十有八九就是你本人了。”

    布鲁斯想说点什么,才发现嘴里的三明治一直没咽下去,只发出了一个模糊的声音。克拉克恰到好处地递上牛奶,盯着屏幕快速查看了两遍后说:“你的意思是说按下‘确认’我们就可以穿越次元了?我不知道你还藏着这么先进的科技。”

    “首先,这不是‘我’的意思。其次,这个程序非常完美,看起来另一个次元的布鲁斯·韦恩在完成它的时候已经当了几十年蝙蝠侠了,也许几十年后就会有穿越次元的技术。”布鲁斯终于把食物哽了下去。

    克拉克把手臂抄在胸前思考了几秒钟,欲言又止。

    “怎么?”

    “呃……你觉得为什么另一个次元的几十年后的你在向你寻求帮助的时候没有提到我?”克拉克有点尴尬,不过还是把疑问说了出来。

    “可能另一个次元里没有超人。”布鲁斯耸耸肩,戴上手套和面罩。

    “或者……”克拉克暗示了一个他不太喜欢的可能性。

    “又或者‘我’觉得没必要特意提到你。”布鲁斯全副武装好了,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克拉克,挑逗意味十足地在面罩底下冲他眨眨眼睛,“出发吧,有个世界等着我们去救呢。”

 
 

                    ****************************************************   

 

    凯尔从破碎的废墟中爬出来,超级感官告诉他攻击会出现一个极短暂的间隙。就在他瞄准一个炮台想用热视线把它切成两半时,与它并排的炮台像是早有准备一般立刻打断了他。一条快速发射但能量巨大的光束准确命中凯尔,把他整个人砸进地面,形成一个直径二三十米的大坑。

    十四小时前,两架巨大的无人炮台突然分别出现在日地拉格朗日1和拉格朗日2的位置,发射出的光束在地球来得及应对之前彻底消灭了所有卫星武器和防御,在地表上留下一道道有如干涸河床一般深陷的坑道。正义领主的瞭望塔对这些来源不明的武器的反应速度非常快,但最终在击落一架炮台后坠落地面。凯尔勉强顶住攻击推着另一架炮台飞向太阳直到它汽化蒸发,然后返回地球查看伤亡和损失。他刚刚布置好联邦政府的救助应对工作,又有三架炮台出现在两个拉格朗日点上并立刻开始了攻击。

    凯尔决定冒险离开地表先打落离他较近的那个炮台,但当他听到身后难以计数的生命在光束下化为灰烬的瞬间他就后悔了。然而这是个无比艰难的选择也是他唯一的选择,凯尔把自己加速成一道不可阻挡的光线击穿了炮台,随即掉头冲向地球的另一端。剩下的两个炮台早已做好准备,用密集成一根柱子的光束硬生生地在凯尔能够靠近之前就把他深深压进了地表。

    政府已经下令所有居民避难,可没有人知道该避到什么地方去。逃到没有炮台的那半个地球看起来是最好的选择,但前提是有人运气能好到活着脱离剩余两架完好炮台的射程范围,仅靠地球唯一的防御——最后一个正义领主凯尔·艾尔。

    凯尔在几十米的坑洞底部短暂地失神了几秒钟,逐渐汇聚起来的焦急的喊声和恐惧的哭叫强迫他撑起身体,缓缓飘浮着回到地面。

    他悬浮在光束造成的巨大坑洞上方,破损的白色披风染上了尘土和焦黑,承受着被遮天蔽日的灰烬染得浑浊的阳光。一群幸存下来的人们围在坑洞边沿注视着他从底下升起来,仰望他。

    “你还好吗?”一个站在最前面的中年男子迟疑地问道。

    凯尔看向他,点点头。

    中年男子的小女儿紧紧攥着他的手,大半个身子都躲在爸爸身后,眼睛却睁得大大地盯着凯尔。她问:“你会救我们吗?”

    凯尔对她微笑了一下,还来不及说什么,就飞去拦截下一道光束了。

    那一小群人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过这场突如其来的末日,甚至不知道正义领主能不能活下来,但至少现在,他们可以对着凯尔消失的方向欢呼振奋。

    光束几乎毫无间断地向地球发射——说得更准确一点,炮台像是吃准了凯尔会不惜用身体去阻挡攻击,为了让他自己撞上去而不断朝地面射击。凯尔只能疲于扛起庞大的建筑物去消耗攻击的能量,给撤离居民争取时间。他清楚这种办法除了徒劳以外很难找到别的形容,但这是他唯一的办法。凯尔几次试图把战斗引到大气层之上去,然而炮台一直把他死死钉在地面。他不知道他还能撑多久。

    在上一次攻击里,凯尔差点来不及拦截一道快要击中城市中心的光束,他不得不打断一座摩天楼举着它冲向光束,勉强避免了直接命中地面,而他自己被埋在了粉碎的残骸下。

    凯尔摇了摇头,让有点发晕的脑子清醒过来,碎石和玻璃渣从他头发里甩到肩上,顺着残损的披风滑落。有很短的一瞬间,他允许随着瞭望塔坠落地面的沙耶娜和琼恩、在绿灯军团的任务中牺牲的约翰和被宙斯召回后杳无音讯的戴安娜在他脑中闪过。

    新的攻击又开始了。

 
 
                    **************************************************** 
 

    “我有一个问题。”

    凯尔向一道光束投掷出破碎的大楼一角时,他的大脑突然回放起很多年前布鲁斯的声音。

    彼时正义领主已经完成对全美的掌控,社会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安定状态。为了达成全人类的永久和平,正义领主们决定统一全球。这个过程障碍重重,但领主最终还是完成了他们的“千年计划”——全人类未来的太平盛世(Millennium)。

    在计划的尾声,裹着灰色制服的蝙蝠侠和黑白色的超人在前线注视着大势已定的镇压行动。他们的军队即将荡平抵抗组织最后的挣扎,形势早就不再需要任何领主介入,不过蝙蝠侠认为他们应该亲临这个尘埃落定的时刻。

    蝙蝠侠让他的蝙蝠飞机悬停在镇压现场的空中,凯尔飘浮在他旁边,在风中展开的披风反射着刺眼的阳光。

    “我有一个问题。”布鲁斯在通讯里说道。

    “说吧。”凯尔回答。

    “这只是和平的开始,我们能——你能确保它维持下去吗?”

    “我会尽我所能。”

    布鲁斯发出一个模糊的鼻音,凯尔把这当作是他的认同。那以后,他们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个话题。

    凯尔对这一刹那但不合时宜的回忆感到烦躁,他应该全身心投入地阻止未知武器破坏城市,而不是在不管他有多怀念的过去上分神。不过凯尔很快发现了让他分神的原因——一个熟悉的引擎声。

    紧接着音爆在远处的空中炸响,凯尔循着尖锐的破空声看到一袭鲜红的披风加速成一道光线,笔直射向大气层之上的巨大武器。在击穿一个炮台后,那道红色光线立刻掉头,以A字形折返冲向另一个炮台。

    两个炮台在宇宙中无声的爆炸相距不超过一秒。

    凯尔没有放松,盯着蝙蝠飞机靠近,在一片相对平整的地面降落。他的X视线早就看到了这架漆黑飞行器里的蝙蝠侠,但在座舱打开、黑色的身影从里面一跃而出时,他还是感到一丝恍惚。

    “还有其他威胁吗?”蝙蝠侠问道。

    “……没有了。谢谢你,布鲁斯。”凯尔回答。

    “克拉克?”布鲁斯摘掉面罩让它挂在脖子后面,挑起一边眉毛打量起凯尔黑白色的制服。

    “我叫凯尔。”凯尔直直看着这个年轻的布鲁斯。

    在布鲁斯开口之前,克拉克降落下来招呼他们:“我没看到有别的攻击,应该没事了。”

    布鲁斯和凯尔看着他轻轻落地,一时间没有人说话。

    “我们来自另一个次元的地球,这里的蝙蝠侠入侵了我的电脑,说他的世界正面临毁灭,我们应他的要求过来帮助你们。”布鲁斯觉得气氛有点诡异,向凯尔解释他和克拉克的来历。

    凯尔的眼睛闪烁了一下。你总是有备用计划,他这么想着,并没有说出口。

    三人之间再次陷入沉默。

    克拉克清了清嗓子:“其他人还好吗?”

    “戴安娜被宙斯召回,其他人都死了。”凯尔说。

    克拉克和布鲁斯屏住了呼吸,这可不是他们预想中的情况。

    “那你的,我是说,你们这边的蝙蝠侠呢?”克拉克震惊地继续问。

    “他活到了96岁,三年前死在韦恩庄园他自己的床上。”

    “呃,哇哦。”布鲁斯发出一声感叹。

    克拉克难以置信地瞪了他一眼。

    “怎么了,我的确没想过我能活这么久,最后还能死在自己的床上,就算是在另一个次元。”布鲁斯撇撇嘴。

    凯尔笑了:“他也没想到。”

 
 
                    **************************************************** 
 

    几分钟前,在太阳系之外的一片遥远星域,一艘小型空间艇上的几名船员正在密切监测地球。

    “情况怎么样?”

    “一切顺利,和资料上的记录基本一致,他应该撑不了多久。”

    “我还是不明白他是怎么在这种情况下存活的,历史记录这场攻击——也就是我们的计划毫无漏洞。会不会是他进入假死状态,然后又苏醒了。”

    “但这与记录不符,资料显示他的统治从没有过中断。”

    “无妨,我们还有备用计划。这次行动关系到全人类文明的进程,决不能失败。在我们成功杀死正义领主后,不只是记录,这个时间点以后的整个历史都会改变。当我们返回千年之后的时空,等待我们的就会是一个绝对自由民主的世界了。”

    船员们纷纷赞同。

    “监测到次元通道开启!”一个坐在控制台前的人紧张地报告。

    “出现了一个各项读数与凯尔·艾尔极为相似的生命体征!两个炮台全毁!”

    船舱内被苦涩的沉默填满了。刚才提到备用计划的人对其他人说:

    “现在我们知道为什么正义领主能活下来了,他一定是隐瞒了来自其他次元的帮助。不过情况还在我们的掌握中,其他次元来的人总会回去,正义领主一定会去查看炮台的残骸,只要他离开地球,我们就可以用核弹狙击他。”

    船员们都松了口气,这是个比历史记录更完美的计划,正义领主绝无可能逃脱了。他们很快准备好武器系统,开始讨论起没有正义领主的世界会是什么样。

    “真希望能看到未来的历史学家是怎么评价我们这次行动的。”其中一个人兴奋地说。

    “关于这个,很遗憾我要让你们失望了。”凯尔打开舱门,略带歉意地打断正在热烈讨论的船员们。

    “正义领主?!你不是——”

    唯一还能发出声音的人在说完这句话之前就被热视线洞穿了眉骨,其他人则在无声的极度恐惧与惊愕中步上了这种罪犯千年以来共同的后尘。

    “‘已经死了’?希望我没害你打赌输掉。”凯尔无辜地耸耸肩,把这些切除了脑叶白质的跨时空恐怖分子关进货舱里,然后好整以暇地坐下来观看监测器传回来的地球的画面。

    由于已经不再需要正义领主的直接统治,凯尔逐渐从公众面前消失了。到最近一个世纪,没有人知道维持了近千年世界和平的正义领主是死是活,但很少有人认为他死了。退出公众的视线范围并不意味着凯尔停止注视这个世界,他留意这伙人有一段时间了,他们的秘密计划让他回想起很久以前的经历,甚至让他有一丝期待。

    空间艇静静地停在地球上的凯尔和克拉克感知范围之外的宇宙,船舱里的凯尔透过监测看着他们争论正义领主的做法,看着来自另一个次元的布鲁斯沉默地思考。凯尔可以回想起他们说的每一句话,他记得当时自己语气不善,因为他不喜欢拥有一切的克拉克质疑他牺牲了那么多之后才得到的和平与秩序,而布鲁斯……布鲁斯总是让他回到最后那丝气息抚过他脸颊的时刻。

    凯尔看着自己生硬地感谢了克拉克和布鲁斯的帮助,说他还有很多事要做,希望他们在回去的时候最好避免被人看到而产生不必要的事端。

    克拉克难以释怀地飞到空中,等着布鲁斯。他们要通过蝙蝠洞里的次元通道才能回到自己的世界。

    空间艇里,凯尔设定好了返回自己时空的程序。在启动前的倒数中,他看见布鲁斯坐进蝙蝠飞机的座舱,但没有立刻起飞。

    “我有一个问题。”

    “说吧。”凯尔回答。

    “你能确保和平维持下去吗?”布鲁斯问。

    凯尔微笑起来,有那么一瞬间,布鲁斯以为他就是克拉克。

    “我会尽我所能。”凯尔——两个凯尔说。

    布鲁斯发出一个模糊的鼻音,然后驾驶蝙蝠飞机升到空中,和克拉克一起向蝙蝠洞飞去。

 
 
 
- END - 


评论
热度(19)

© 路半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