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半仙

存文,防失忆补漫笔记
所有文都是无差,无差,无差
路半仙是路边瞎算命骗钱的半仙(。



内战大事件包还剩两本,Confession和Aftermath,心塞暂时不想看了_(:з」∠)_

整理一下这次的感想:史总和队长其实都是理想主义,在面对不可避免的关键性转折时产生了截然不同的反应。

史总是出于对未来改变和完美计算的坚信,他早在法案通过之前就几乎完整地预测到了后果,但斯坦福事件的受害者家属和他对酗酒时期的愧疚让他的感情倒向了注册法案,然而实际上法案产生的影响规模超出了他的掌控范围,他和里德把消除了个人特征的统计学模型得出的结果强加到每一个个体身上,然后用极端的手段来处理格格不入的人(里德自己也说过他建立的预测模型无法得出某一个人的结果)。以及为了确保舆论继续偏向注册法案和促使更多超人类选择站到他那一边,史总可以干出操控奥斯本去制造和亚特兰蒂斯之间的国际冲突这种事,他是个像机器一样太过有效的解决手段,而他自己和其他人为此付出的代价也太过沉重。

队长是出于对权利和公正的绝对坚持,所以他不接受对注册法案妥协,也考虑不到缺乏安全感的一般人对法案的需求,曾经他需要成为一个近乎纯粹的真理与道德的化身,但他已经不再符合需要注册法案的社会对他的要求了,在他入狱后前线网站的记者来采访他,问他有没有上过油管脸书推特,知不知道人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队长直到最后决战中被一群平民按倒的时候才发现他所做的并不是人们所期望的,他太过刚直而偏离了大流,并且他也和史总一样,为赢得战争付出了有悖于原则的代价。个人觉得队长的死是最好的结局,先不讨论他中了那几枪之后经历了什么。

至于史总最后这句话,就像队长终于清醒的那一刻,有些情况不真正走到那一步永远也无法理解,有些话不面对墓碑永远也说不出口。 


评论
热度(5)

© 路半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