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半仙

存文,防失忆补漫笔记
所有文都是无差,无差,无差
路半仙是路边瞎算命骗钱的半仙(。

Vicious, retired, extremely dangerous 01

第一章


电话铃响的时候,梅林刚往茶壶里倒上开水,红茶叶在里面旋转翻腾。他做了个深呼吸,然后拿起电话听筒:

“……亚瑟,早上好……是的,我已经起了……不,还没有……什么?是的,我知道,不过这仍旧非常不幸,不管他做过什么,我还是希望他没受什么苦……哦好吧,你把他的肚子炸开了,这你可没写进报告里……是的,我看过你的报告……不,那是三十四年前了,亚瑟。我已经退休了……是的……对……我理解,哎哟,炉子上烧的水开了,我得走了,祝您今天愉快!”

梅林赶紧挂掉了电话。J.B.听到声音早就从它放在客厅墙边的窝里跑出来坐在梅林的脚背上了,梅林低头看着它,它也抬头盯着梅林。

“早饭?”梅林问道,J.B.立刻跑进了厨房。

“我衷心希望有一天把我吵醒的电话是那个老僵尸的死讯。”哈利从楼上走下来,光脚啪啪地踩在木地板上,头发还乱糟糟的。

“这倒不是不可能,前提是你得活到那一天。”梅林倒好一杯茶递给哈利,并给他添了点牛奶,然后走进厨房去喂J.B.。

哈利端着茶杯,边搅拌边朝厨房抱怨说:“又不加糖?”

“你非得每天都问吗?这是医嘱。” 

“去他妈的医嘱。”哈利皱着眉头在沙发上坐下来,舒服地跷起二郎腿,啜了一口没糖的奶茶。实际上哈利已经逐渐习惯了这种茶,但他还是要抱怨。

梅林把J.B.吃完的食盒洗干净,晾在水槽旁的沥水架上,走出来发现哈利正直直盯着他喝了一大口茶,J.B.坐在哈利的脚边靠在他的小腿上。梅林询问地挑起眉毛。

哈利目不转瞬地盯着他,一副什么也不想说的表情。

“啊,”梅林想起来了,“过来。”

哈利站起来走到厨房门口的餐桌旁,梅林从冰箱里端出一个点缀着草莓、蓝莓和树莓的奶油蛋糕放在桌上,然后递给哈利一把餐刀:“生日快乐,哈利。”

哈利以接过一座奖杯似的既荣幸又感动的姿态接过刀,在J.B.热烈的注视下切了两块蛋糕。梅林摆好盘子和叉子,再倒上两杯茶,两个人坐下来享用哈利的生日蛋糕兼早餐。

哈利用叉子切下一小块蛋糕,送进嘴里之前冲梅林简短地笑了笑。可那裹着白色奶油的深褐色蛋糕一挨上他的舌头,哈利就僵住了,他花了两秒钟控制住自己才没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

“这他妈是什么玩意儿。”哈利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块应该是布朗尼奶油蛋糕的东西——这可是他的生日蛋糕!看在天杀的份上。

“你的生日蛋糕。”梅林叉起一大块塞进嘴里边嚼边说,“或者其实应该叫‘生日面包’,我烤的杂粮面包来做底。”

哈利放下叉子仔细观察起盘子里的东西:“上面那层也不是奶油。”

“那是蛋白和牛奶。”

“蛋白和……”哈利闭上眼睛深呼吸来稳住自己。

梅林又补充说:“没放糖,不过我在杂粮面包里加了葡萄干。”

哈利受够了。他抓起自己盘子里的蛋白霜杂粮面包扑向梅林。

 

 

艾格西又一次疲倦地叹了口气。

“怎么?”洛克茜在通讯里问他,艾格西听见两声紧挨着的枪声。

“没什么,我快到家了。

洛克茜没说话,不过通讯还开着,艾格西能听到那头有个人在惨叫。他又叹了口气,他不想让人觉得他太情绪化,爱抱怨,可他实在是积攒了不少压力,而洛克茜一直都是个很好的聆听者。

“我只是……你知道吗,我刚才下了飞机,有一家人走在我前面,父母带着两个孩子,听口音是美国人,来度假的,然后我接到我妈妈的电话,说她和我妹妹去法国庆祝她高中毕业了,让我回家的时候去接J.B.。”

洛克茜还是没说话,这次艾格西听见手榴弹激活的声音,他等了一会儿,爆炸平息之后接着说:“我知道我这么想很没道理,但我离生活和家人越来越远了,而且你瞧,我和妈妈还有妹妹住在一起,房子是哈利给的,她们去度假也不叫我,给我打电话也只说让我去接J.B.。”

“你缺乏野心。”洛克茜终于说。她那边很吵,好像是重机枪正在开火,不过她继续说道,“当初你来参加面试只是因为你那个已经得癌症死了的继父要砍死你,而当时的加拉哈德给了你一个机会。后来你参与瓦伦丁事件也算是别无选择——”

枪声突然停了,又过了几秒钟,洛克茜在通讯里舒了口气:“——任务完成。我说到哪了?”

“我别无选择。”

“对,你加入组织的原因和目的都是你不能‘不加入’。你不能在知道了哈利、梅林、我以及其他人面对的是什么之后袖手旁观,你也不能在知道了世界面对的是什么之后无动于衷——这很好,但这不是完全出于你自己意愿的选择。”

“我没听明白。”

“我的意思是,”洛克茜的声音软化了一点,似乎在笑,“你是个超级英雄,艾格西,而我们是特工。你拯救世界,我们工作。”

“都是一回事,我们的工作就是拯救世界。”艾格西沮丧地发现这次聊天向着他不喜欢的方向在进行。

“你可没有为了这份工作而朝你的狗开枪。”

又是这句话。艾格西讨厌这句话,因为他一直想不出能反驳它的话来。

通讯还开着,洛克茜在引擎轰鸣声中大声说:“不过你现在抱怨妈妈和妹妹丢下你去度假了是件好事。说明你的需求层次提高了。”

“那我应该心怀感激地给J.B.铲屎?”

“先写好报告,然后再心怀感激地铲屎。”

艾格西沉重地叹了口气:“遵命,亚瑟。”

他拐进一条熟悉的巷子,他的家(曾经是哈利的家)就在巷子尽头。艾格西看向隔壁那栋房子,窗户开着,窗帘关着,所以哈利和梅林在家——这么多年了,艾格西还是难以置信哈利当初买这栋房子是因为梅林住在隔壁。他永远都记得他从哈利那儿得到这房子的那天,哈利把钥匙交给他,然后径直打开隔壁的大门走进去说:“梅林,我回来了。”留下艾格西抱着小妹妹和他妈妈呆站在门外。

本来艾格西是想直接回家倒头睡上十几个小时,但鉴于J.B.最近对他比较冷淡,艾格西还是想先把它从隔壁接走。他撬开门锁,J.B.没有像以前那样跑来迎接他,艾格西在心里发起牢骚,走进客厅去找他的狗。

餐桌上,梅林仰面半躺着,居家服被扯得衣襟大开,挂在赤裸的肩膀上,泛红的脸和胸膛上满是面包屑和蛋白霜,肚脐里还放了一颗蓝莓,长裤褪到脚踝;同样到处粘着面包屑和蛋白霜的哈利也在餐桌上,他挤进了梅林张开的大腿之间,凌乱的头发被梅林抓了一把在手里。

虽然艾格西不是第一次遭遇这样的场面,但次数并不会让这种情况变得更容易接受。艾格西的脸快要皱成一团:“你们他妈什么毛病?我刚回来就给我看这个?” 

梅林耸耸肩说:“我们打了一架。”好像这就能合情合理地解释一切似的。

哈利没说话,也没动,保持脑袋埋在梅林腿间的姿势。

“我想J.B.应该在餐桌下吃我们打坏的面包,我建议你今天不要喂它了,它最近消化不是很很好。”梅林继续说。

艾格西用力抹了一把脸,然后如履薄冰地爬进桌子下面,抓住吃得满脸都是面包渣的J.B.,尽他最大的努力镇定地迅速逃走了。

梅林松了口气,放开哈利的头发想坐起来,但哈利按住他的髋骨不让他移动。

“哈利——”

哈利的舌头打了个转,梅林想说的每一个字都丢下他凭空消失了。


-TBC-


评论(7)
热度(43)
  1. 42路半仙 转载了此文字

© 路半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