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半仙

存文,防失忆补漫笔记
所有文都是无差,无差,无差
路半仙是路边瞎算命骗钱的半仙(。

Vicious, retired, extremely dangerous 02

第二章


“说真的,这面包有这么难吃吗?我觉得还挺好的。”梅林平躺在餐桌上半心半意地说。他感觉背后肯定压着两块碎面包了,也许还有一些蛋白霜。他正绞尽那点没在感受哈利的手指和舌头的大脑想在哈利嘴里多撑一会儿。

哈利突然停下手和嘴,抬起头来瞪着梅林。

“怎么,我没开玩笑,这真的挺好吃的。”

哈利抓起大盘子里最后剩下的一把跟蛋白霜混在一起了的面包渣凑到梅林眼前:“这根本不是人能吃的东西,就算吃下去,我的肠胃也会拒绝消化它把它变成屎,因为它本来就是屎!”

梅林有点生气了。没人爱听自己的伴侣说自己做的餐点是屎。“你要觉得这是屎,那就劳驾你把它塞进屁股里去,能省我不少事。”

“怎么,你用这玩意儿毁了我的食欲,还想用它来毁掉我的性欲吗?”哈利捏着手里的面包渣简直咬牙切齿。


“哈利·哈特,你给我听好,我烤的面包很好吃,我觉得很好吃,你也该觉得很好吃,让我来告诉你它有多好吃。”梅林也咬牙切齿地紧紧抓住哈利伸到他面前的手,吃起他手里的被重新捏成一团的面包来。

这里面有燕麦、杏仁、核桃、黑麦、玉米片和葡萄干,醇香中带有恰到好处的酸甜,再加上湿润的蛋白霜,无论是口感还是味道都无可挑剔。梅林故意吃得啧啧作响,还缓慢仔细地用力舔干净指缝间的碎屑,把拇指含到指根,像要刮掉一层皮似的一点点往指尖吮去,最后响亮地嘬了一下指缝,用舌尖清洁了一番自己的牙齿和嘴唇,满意地看到哈利紧盯着他咽口水,腿间居家裤支起的帐篷顶端已经湿了一小块,并且微微抽动。

“看来没什么能毁掉你的性欲,老家伙。”梅林放开哈利的手腕,捏了捏他的脸颊,趁他还愣在那儿喘气,跳下餐桌去楼上冲澡了。

当然梅林自己的情况也不比哈利好多少,不过他现在不想搭理哈利,他可以在冲澡时自己解决,而且粘在身上的面包渣让他越来越难以忍受。

他在热水底下站了没多久就听见哈利进来了。像往常示好时那样,哈利轻轻揉起了梅林的肩膀,感受着紧绷的肌肉逐渐放松。梅林还是背对着他不说话,不过这是个好兆头。

“最近几天我或许是有点太过焦躁了,”哈利低声说,手上力道加重了一点,“可能是因为低血糖。”

梅林叹了口气,彻底放松下来:“你血糖偏高,我得遵照医嘱。”

哈利没说话,不过手上也没停。最终梅林还是承认说:“也许上个月体检之后我是对你太严厉了。”然后他转过来面向哈利,右手从胸膛往下一直摸到之前的肘击在哈利的肋骨上留下的淤青,毫不怜惜地按了按。

哈利的手也从梅林的肩上滑到他腰间一处被勾拳打中的地方,得意地看他轻轻倒抽了口气。“瞧瞧我们现在多可悲,退休在家成天就担心血糖和慢性病,最刺激的事就是为一块杂粮面包大打出手。”他这次很识相地没再加上“难吃”了。

“我从没想过我们都能活到退休。”梅林低下头把额角靠在哈利的颧骨上,凑到他耳边轻轻说,鼻尖擦过他的脸颊。

“我也是,”哈利吻了吻他的嘴角,“不过我宁愿像这样可悲地混吃等死。”

哈利把手继续往下摸,抓住梅林的屁股让他们贴到一起,梅林的手指已经圈住他们两个,随着抽动的节奏在他小腹上戳刺。哈利探进他的臀缝,把他撑开,食指和中指在里面搅动,直到按上那个总是让梅林腿软的点。他背靠在浴室墙上搂着梅林,手指精准有效地刺激着,很快梅林就在他颈窝间含混地呻吟着完事了。

梅林靠在哈利身上缓过神来,贴着他的身子蹲下去,跪在淌着热水的瓷砖地板上,一口把哈利吞到了底。哈利扬起脑袋嘶嘶地抽气,梅林像要把他吸干似的用力收紧嘴唇,舌头缠着他捋动,把他最敏感的顶端戳进喉咙里。哈利也没能坚持多久。

他们冲了个漫长的淋浴,靠在一起长吻按摩,直到一直站立的疲劳超过了昏昏欲睡的舒适才关掉花洒,擦干身体出去穿上衣服。然后他们像普通退休伴侣那样出门去散了个步,喝了杯茶,分享了一块乳酪蛋糕(考虑到哈利的血糖),梅林去附近一家颇有年代感的小电器商店取了一个小塑料袋装的几样东西,最后接上在咖啡店等他的哈利,买好晚餐的材料一起回家了。哈利坚持要自己做晚餐,所以梅林在客厅无所事事地坐在电视机前换了一会儿台,想起艾格西大概还在隔壁房子里睡觉,也不太可能有什么新鲜东西吃(毕竟他妈妈和妹妹已经去度假好几天了),梅林先是给他打了电话,没人接,所以他走到二楼打开离隔壁最近的那扇窗户喊道:“艾格西,过来吃晚饭!”

隔壁还是没动静。

梅林换了个方式:“J.B.,吃晚饭了!”

J.B.立刻吠起来,在隔壁都能听到它在地板上跑来跑去的声音,然后艾格西被惊醒时大叫了一声:“操!J.B.!我早晚要一枪崩了你!”

五分钟后,艾格西胡乱套了一身运动服,臂弯里夹着J.B.走进隔壁房子的门,气鼓鼓地把狗(轻轻)扔在地板上,J.B.径直跑进了厨房。

“J.B.把他妈的脚踩进我嘴里了。”艾格西皱着脸用手背使劲擦嘴,走到餐边柜前从里面不知什么地方掏出一个花里胡哨的小马口铁罐子,他打开盖子倒出一颗糖丢进嘴里,举起罐子摇了摇问梅林要不要。

梅林皱起眉头盯着那罐子,艾格西才想起自从上个月体检哈利血糖偏高以后,梅林就在严格控制哈利的糖分摄入,连喝茶都不给他放糖。

“噢,这是我很久以前带给哈利的礼物。好像是从土耳其?我也记不清了。当时我以为他喜欢奶糖,因为老是看见他吃奶糖。结果他说不爱吃。”艾格西耸耸肩。

“他喜欢太妃糖。”梅林还是皱着眉,不过他接过糖罐子也倒了一颗出来丢进嘴里。

“哦对,我当时问他来着,怎么不爱吃奶糖还老吃——”艾格西倒进沙发里,拿起电视遥控器换到正在播球赛的频道,把糖块在嘴里转了个圈,让奶味扩散开来,“——他说你喜欢。”

梅林不置可否地轻哼了一声,放下手里的平板电脑也看起球赛来。

晚饭的时候艾格西正在讲他的上一个任务(这本来是禁止的),电话铃突然响了。艾格西牢记着他以前没搞清楚状况就贸然接了电话的后果,从那以后每次他在梅林和哈利家听到电话铃响都噤若寒蝉。这两位主人也不比他好多少,沉默地坐在餐桌前等待这阵电话铃风暴过去。当电话铃响完,他们三个同时松了口气,正要假装什么也没发生过继续刚才的谈话,可电话铃又响了。

“这真是不让人活了,到底是谁给他我们家电话号码的?”梅林把餐巾团起来扔到餐桌上,忍无可忍地站起来去接电话。

“没人告诉他,你还记得他曾经是全世界最好的间谍组织的老总吧。”哈利倒胃口地咂咂嘴,放下刀叉靠在椅背上。

艾格西凑向哈利小声问:“他的情况真的很糟吗?”

“我可不知道,都是梅林去接电话,不过现在每次电话铃一响我就忍不住想掏枪。”哈利无辜地耸耸肩,“我好几次提出要把电话线拔了,他不同意,那他就得接电话。而且说真的,这年头固话竟然还能接通?”

梅林走到电话前抬起左手食指示意他们别说话了,然后拿起听筒:“晚上好,是的……是的,我们刚才有点事耽误了……什么?不,亚瑟,我们没在……咳,有什么事吗?……哦……我知道……是的,我记得,里根那时候的事了……是的……”

梅林停顿了挺长一会儿,眉头越皱越紧,好几次想插话都没成功。最后他终于打断电话那头的亚瑟:“抱歉,先生,我得和您的,呃,助理谈谈。就是那个和蔼的小伙子,对,头发染成紫色那个,您能叫他过来吗?”过了几秒钟,电话那头似乎换了个人,梅林叹了口气继续说:“你好,我是切斯特·金先生的紧急联络人,他这是……啊,我明白……好的……好的……那就暂时别让他再看了,先观察一段时间。他现在别的都还好吗?……好的,我们很清楚。好吧,有什么情况随时联系我们,谢谢。”

梅林挂掉电话,又重重叹了口气。

“很显然,切斯特·金先生刚才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动画片,把虚构的故事当作是他以前的任务了。他认为有个里根星球大战时代的秘密计划一直保留了下来,研制出了某种卫星武器还不知怎么发射成功了。”

“他现在还有妄想症了,真是好极了。”哈利干巴巴地说。

晚餐之后,艾格西回去继续补觉了。哈利看了会儿电视,早早地上床看书去了。梅林在书房里鼓捣他今天带回来的小玩意,等他爬上床的时候哈利已经睡下了,不过给他留了盏床头灯。

梅林刚一躺下,哈利就转过来半个身子压在他身上,左臂和左腿圈住他。梅林往哈利那边靠了靠,关掉床头灯,右手搭在哈利的左臂上,然后盯着天花板看了一阵。快睡着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一件事。

“哈利,我听说你以为我喜欢奶糖?”

哈利的脑袋动了动,半梦半醒地说:“难道不是吗?”

“你知道我不喜欢糖的。”

“可我每次吃过奶糖后吻你,你都很热情。”

“那是因为你,不是奶糖。”

哈利没再说话,梅林以为他已经睡着了。

就在梅林又快要睡着的时候,哈利突然说:“……妈的,你知道我吃了多少该死的奶糖吗?你就不能早点告诉我,死混蛋。”

“我没想到你连这都想不明白,天杀的蠢货。我还以为那是你的某种古怪情趣呢,鉴于你的某些其他爱好。”梅林把额角靠在哈利的额头上。

“反正我现在也吃不了任何糖了。”哈利故作哀怨地说,把梅林搂得更紧了点。



-TBC-

评论(9)
热度(53)

© 路半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