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半仙

存文,防失忆补漫笔记
所有文都是无差,无差,无差
路半仙是路边瞎算命骗钱的半仙(。

Vicious, retired, extremely dangerous 03

第三章

 


早上六点二十,电话铃准时响起。

哈利烦躁地咕哝着听不清内容的咒骂,脸埋进梅林的后颈窝和枕头之间。梅林拎起哈利的手腕,把他搭在自己腰上手臂抬起来好下床。他在床边坐了两秒钟让脑子稍微清醒一点,然后叹了口气,下楼接电话去了。

哈利迷迷糊糊地不知趴了多久,听见梅林轻手轻脚地上来了,今天他没有直接去洗漱,而是又回到床边坐下。

“怎么了?”哈利翻了个身好侧面对着梅林的背。

“他还在说那些冷战时候的旧事和他自己幻想的卫星武器,虽然听起来还挺像回事的。”梅林抬起双手用手掌搓了搓头顶和后脑勺,“我觉得过几天该去看看他的情况,上次我们去看他已经是去年圣诞节的事情了。”

“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想花上大半天时间又是火车又是开车地去那么一个风又大又潮湿的海边。”哈利说着重新裹紧了被子,“你给他家里人打个电话,让他们找人去不行吗?他又不是我们家的。”

“得了哈利,你很清楚他们家的人要是愿意去看他,一开始就不会送他到那里去了。”梅林转过身来对着哈利说,“你也知道干我们这行,同事比家人更亲。”

哈利没说话,闭着眼睛假装睡着了。

梅林叹了口气,从哈利胳膊下面扯出被他压着的被子边,钻进去紧紧靠住他。

“如果我们明天去,就可以把艾格西带上,下了火车让他开车。”梅林打了个呵欠闭上眼睛,半是自言自语地说。哈利把脑袋挨上梅林的额角轻轻笑起来。

他们的回笼觉睡到快十一点了才起。梅林匆匆泡好两杯无糖奶茶,在两个碟子里各放了几块全麦无糖饼干当作早午餐,就端着自己那份进了书房继续他昨晚没做完的事情。哈利打开电视和报纸,慢条斯理地就着茶磨完他的饼干,在客厅里看书。

到下午两点多的时候哈利有点饿了,但梅林还没出来,看样子他是要在书房里待上一整天,所以哈利随便做了两份鸡蛋三明治,给梅林送去的时候告诉他自己准备去看场戏,梅林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哈利翻了个白眼,换好衣服拿上雨伞出门了。

他回来的时候,客厅里的电话正响个没完,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谁打来的。哈利皱着眉头站在电话旁边看它打算响到什么时候,终于等到断线,可不出三秒钟它又锲而不舍地响了起来。哈利在去书房把梅林揪出来接电话和让电话继续响下去之间掂量了一下,还是决定亲自拿起电话听筒。

“下午好。是的先生,我是哈利……什么?对,我们住在一起……不,梅林正在忙……不,我们刚才没在做爱……是的,我很确定……”哈利在脑子里幻想着用各种方式把这台该死的电话机打得粉碎。

他花了七分钟才挂掉电话,感觉比曾经他不得不冲上三十七楼又跑下去那次还精疲力竭。

“他每次打电话来都会问你们是不是在上床吗?”艾格西似乎已经憋了很久了。他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整个人窝在沙发上扒着靠背一直在听哈利接电话。

哈利瞪着他说:“你怎么还是学不会敲门。”

“我在隔壁听见电话铃响了很久也没人接,就想过来看看,又不是来打劫。”艾格西耸耸肩,“梅林好像在忙。”

哈利在另一张沙发上坐下来,跷起二郎腿哼了一声:“他在书房里一下午了,不知道又在鼓捣什么东西。”他转头朝书房的方向大声说:“梅林,艾格西来了,你不出来喝个茶吗?”

没反应。哈利翻翻眼睛叹了口气:“瞧,我估计到晚饭他也不会出来的。”

艾格西笑起来,然后突然想起一件事:“哈利,你们都退休了,为什么你还管他叫梅林?现在想起来,我从没听见你或者其他人叫过梅林的真名,在任务以外我们不都称呼对方的真名吗?”

“一,他太敬业了,只有叫他‘梅林’的时候他才觉得是在叫他;二,‘梅林’这个名字比他的真名更适合他;三,我在床上也叫他‘梅林’,这样在工作的时候叫他的代号会更有趣。”哈利一本正经地列出了三个原因,“挑一个你喜欢的吧。”

艾格西皱着眉头眨了眨眼说:“唉,我真希望你没有说出第三个。”

哈利无辜地撇撇嘴。他们打开电视漫无目的地换台闲聊到快七点了,梅林果然还是没有从书房出来,哈利站起来关掉电视,告诉艾格西别管梅林了,他们两个出去吃饭。

他们去了一家意大利餐厅,哈利先点好一份打包的海鲜意面和沙拉,特意嘱咐过一小时后再做,这样他带回家会更新鲜,然后才开始点他和艾格西的菜。出于职业习惯,艾格西在哈利点菜时已经仔细观察了一遍餐厅内的情况。窗边有一桌坐着两个四十出头的女士,神态动作十分亲昵,绝不会被误以为是好友或姐妹,而且左手无名指上都戴着相同的婚戒。艾格西不着痕迹地多看了她们一会儿,等哈利点好了菜把菜单还给侍者,他问道:“你和梅林为什么一直没有结婚?”

哈利也看了看窗边那桌,舒服地靠在椅背上,他没有马上回答,一边铺着餐巾一边思考,直到第一道菜摆上桌了才开口说:“我没怎么考虑过这个问题。以前是因为不能结婚,后来有了民事伴侣,我们讨论过几次,还是觉得在公共机关留下记录太危险了。再后来法律允许了也是一样。”哈利停下来又斟酌了几秒钟,然后接着说,“也许我们已经习惯了。有没有那两张纸都一样。”

“这是你们的权利,而且你们现在都退休了,”艾格西塞了一嘴莴苣叶子边嚼边说,“你知道干这行想找个结婚对象有多难吗?”

哈利不置可否地低声哼了一下,把话题扯到艾格西自己身上去了。吃完饭他们散步回家,哈利拎着给梅林的外卖,在家门口按了门铃等梅林出来开门时他想着可以再讨论讨论结婚的事情。出乎他意料的是梅林很快就来开了门。

“我还以为我要在门口站上一个小时呢。给你带了意面,还是热的。”哈利进屋把外卖袋子递给梅林,准备脱掉外套挂起来。

“哈利,有件事我要告诉你——”梅林顺手接过袋子,但没有往厨房走去。

哈利可不想在要向梅林求婚的时候听他叨叨他新做的什么东西,他转过身边挂衣服边自顾自地说起来:“我也有事要告诉你,刚才艾格西问到我们为什么一直——”

梅林打断他:“哈利,听我说,我刚才接到消息——”

哈利听出他的声音不太一样,转过身来看见梅林没戴眼镜,下意识地捏紧了外卖袋子,表情凝重。

“——亚瑟死了。切斯特·金先生死了。”梅林紧盯着哈利说。


-TBC-

评论(4)
热度(18)

© 路半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