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半仙

存文,防失忆补漫笔记
所有文都是无差,无差,无差
路半仙是路边瞎算命骗钱的半仙(。

【哈梅无差】What Completes You

警告:梅老师断腿梗,前段时间KSM2的片场照里面穿着kilts的梅老师腿上有疑似为了后期特效穿的荧光绿长袜(棉毛裤?),首页上都在说啊难道截肢了,于是脑洞驰骋。。。【太久没码字了写个小短篇复健【妹有车【有轮椅【还有各种私货


Merlin不怎么喜欢他的义肢。要Eggsy说的话,他觉得Merlin是痛恨他的义肢。Merlin给自己制作了功能强大到单单称之为假腿会是一种冒犯的义肢,令Eggsy甚至有点羡慕,然后就像完成了什么不愉快的任务似的把它们丢在扫帚间里。他总是坐着电动轮椅到处移动,再也没看过那东西一眼。

好吧,Eggsy并不羡慕Merlin失去了膝盖以下的身体部分。

Merlin看起来倒是对这件事接受得很好,他从不用躺在病床上插着管子接着仪器那天起就完全恢复了工作。看他坐在工作台前的样子,似乎他不是困在轮椅上工作,而是在软硬适度、弹性完美、符合人体工学的躺椅上欣赏音乐。唔,也许那就是把人体工学椅,带轮子的。觉得不自在的反而是Eggsy,他在Merlin身边总是会不自觉地小心翼翼。他还小心翼翼地努力不要表现得小心翼翼。他觉得Roxy就比他处理得好,靠,连Harry都表现得几乎若无其事。

“他们很清楚这份工作的风险。”Roxy向Eggsy解释说。废话,Eggsy从五岁起就很清楚这份工作的风险,瞧瞧他爸爸就知道了。然后Harry额头上中了一枪,虽然捡回一条命,但不得不摘除左眼。现在Merlin又坐上了轮椅。Eggsy完全明白这份工作的风险,他只是不想无动于衷地接受后果。

不过显然Eggsy还完全不够小心翼翼。Merlin打开他放在工作台上“想买来送给妹妹但是选错了口味、不不不你要是不喜欢我就拿去给Roxy、我只是觉得你可能会想来个茶点”的巧克力花魁包装盒,拿起最顶上的可可豆扔进嘴里时说:“谢谢你的心意,Eggsy,但我只是截了肢,不是得了只剩一个月可活的绝症。你真的别再给我带甜食了,要知道,我可没那么多时间消耗这些多余热量。”

“……抱歉,”Eggsy挠挠头(“对了,巧克力花魁没有别的口味,蠢货。”),“我只是想,嗯,让你打起精神?”

“你是想要我拿着壁炉火钳驾驶轮椅赶着你到处跑吗?”

“不,我是说,”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耸了耸肩,“你老是坐在这轮椅上。”

Merlin好笑似的抬起眉毛:“这可不是普通的轮椅。”

“我知道,你可能还给它装了导弹发射器什么的……你真的装了导弹发射器吗?”

“你会知道的。”Merlin把一个裹着蓝色奶油和白巧克力酱的泡芙塞进嘴里,发出满足的叹息,示意Eggsy也来尝尝。

Eggsy拿起泡芙囫囵嚼了两口就咽了,舔着指尖上的糖霜捡起刚才暂停的话头:“只是……你为什么不起来走动走动,做点复健什么的呢?我也说不好,就是,你不能通过接受轮椅来不接受你的……腿伤。”

Merlin拈着泡芙顿住了。他感觉像是从几十米的高处摔进了深水,肺里的空气被冲击撞了出去,水压得他一口气也吸不进来。

噢,天杀的。Merlin这才意识到。

 

Harry走进卧室,Merlin已经在床上了,一如既往地盯着他的平板电脑,手指不时在上面划拉着。好像一切都没有任何改变。Harry用他仅剩的右眼翻了个白眼,不过他仅剩的眼睛也注意到Merlin那边的床头柜旁放着那对在扫帚间放了三个多星期的义肢。它们的金属骨架按照胫骨和腓骨形状制作,外形简单规矩,但其中毫无疑问藏着不少致命的玩意儿。还他妈的穿着拖鞋。

Harry躺进被子里,关掉床头灯,闭上眼睛。“明天出去走走?”他问道。

Merlin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过了几分钟,他也关掉床头灯,放下平板,钻进被子里,胸膛挨着Harry的肩膀,手臂搭在他的腰上。“如果有时间的话。”他回答说。

“当然。”Harry歪过脑袋靠住Merlin的额角, “晚安。”

“晚安。”Merlin吻了吻他的眉梢。

 

Merlin慢慢睁开眼睛,感觉比睡下的时候还要疲倦。也许是跟那些他不太记得的梦有关。他仰躺在床上伸展身体,小腿在床单和被子之间摩擦的感觉舒坦得让他差点又要睡着,直到他左腿的截面撞上右腿膝弯,就像一道电流,他立刻清醒过来。

他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Harry已经起来了,不过他那边的被褥还有余温。Merlin摸了摸旁边逐渐消散的热度,把自己撑起来坐在床边,拎过放在床头柜前的那双义肢。他把穿戴的动作在脑子里一遍遍地过着,甚至能感觉到生物接口处的复合材料接触到他的手指,但他就像全身瘫痪了似的一丝肌肉也动不了。他能感觉到光着的脚底踩在地毯上。

Merlin叹了口气,拿起平板电脑准备召唤轮椅。Harry从门口走进来,海军蓝色的丝质眼带盖住他的左眼,手里拎着个牛皮纸袋子。他看了一眼Merlin面前的义肢,知道他又僵住了。Harry提了提嘴角算是个微笑:“你没想好要穿哪双鞋吗?”

Merlin张开嘴吸进一口气准备回敬他点什么,最后只是轻轻把那口气呼了出来。自从他离开病床,工作并没有什么显著改变,他的轮椅甚至比以前的椅子更舒适方便,而且工作能让他集中精神,不去碰脑子里那些打结的毛线团一般理不出头绪的杂音。不,工作对Merlin来说是安宁之所,难的是每天早晨从床上起来,选择是穿戴义肢还是坐上轮椅。他想不通为什么光是装上义肢的想法就能压垮他,轮椅是很方便,但义肢能让他重新站起来,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和训练,哪怕他想出外勤都没问题。这年头的义肢比血肉之躯强多了,上次瓦伦丁事件的时候Eggsy不就差点被那个刀锋腿姑娘给踢出几个透明窟窿,Merlin的义肢是他亲自做的,这塞满了致命武器的倒霉玩意儿比什么刀锋腿强多了。可他就是不想碰它。而每次他抗拒装上义肢时都会有种莫名其妙的罪恶感,好像他在无理取闹,辜负了关心他的人。Eggsy很显然在担心;Roxy在尊重他的个人空间方面做得很好,不过她偶尔会露出随时准备给Merlin挡子弹的表情;Harry看上去似乎不觉得这是什么值得一书的事,但他费了不少心思来尽量让他们的生活维持原状——妈的,他可少了一只眼睛,Merlin不是唯一一个身上缺了点东西的人。Merlin和义肢之间就像隔着一个没有出口的死循环,他很清楚总有一天他会到达目的地,但这中间的过程如何,他连一丁点儿最抽象的概念也没有。

Harry放下纸袋,拉过一张椅子坐在Merlin面前:“让我来?”

Merlin没出声,但也没拒绝。

Harry伸手勾住他的右腿膝弯,把这残缺的腿和对应的义肢架在自己大腿上排好,固定住,放下,然后对左腿重复同样的过程。不过在固定好接口之后他没有放开Merlin,而是从放在椅子旁的纸袋里拿出一块雕塑泥。

Merlin看看那块泥,又看看Harry:“这是要——喂!”Harry突然把雕塑泥按在义肢骨架上,像按摩那样让它完全附着住,接着又拿出一块泥继续往上面添加。

“你疯了吗!”Merlin大吼起来,“我发誓,你要是想搞个什么恶作剧——”

Harry揉捏着泥块,让它包裹住金属骨架:“我记得它是什么样的。我记得很清楚。”

Merlin突然明白他在干什么了,他要用雕塑泥再现Merlin失去的腿。这想法幼稚荒诞至极,还有些超现实,但Merlin不想让他停下来。Merlin能感觉到他的手。

那触感跟Harry以前按摩Merlin的小腿时一样,皮肤干燥温暖,手法轻车熟路,揉捏着酸胀的肌肉直到他的手和Merlin的腿都发热,手掌和指腹沿着小腿后侧的曲线摩挲,拇指从脚踝往上推到膝盖,也许有点太用力了,只为了让Merlin嘶嘶地吸气。他的手就像模具一样精准地捏出轮廓,抹平泥块间的接缝,用指甲刻出Merlin腿上曾经的伤疤。

Merlin能感觉到他的每一次触碰,这感觉比以前的每一次都要鲜明、强烈,就像Harry的手在直接按摩他的神经,他甚至能感觉到他不复存在的小腿皮肤和Harry的手掌摩擦得发烫。

Harry全神贯注地揉捏泥块,还没用发胶定型的头发随着他的动作摇曳。Merlin抬起手把Harry垂到眼前的头发拨上去,他的指尖划过丝质眼带边沿,轻轻描摹起凹陷的眼窝和上方的眉弓。Harry停下来,闭上眼睛。这只不复存在的眼睛让他们争论过很多次,Harry像守卫满是宝藏的巢穴的恶龙一样不准任何人靠近他空洞的眼窝,Merlin很清楚填满那个洞的是Harry的罪恶感。Harry用拇指把揉得发热软化的泥块推平,侧过头用鼻尖蹭了蹭Merlin的掌心,轻轻吻了一下他的膝头。他们两个的呼吸节奏都有点乱。Harry放开手,示意Merlin可以欣赏他的作品了。

Merlin抬起那条重新被塑造出来的腿,似乎能感觉到重力的拉扯。“还不赖。这下你愿意让我给你做个义眼了吗?”他在Harry开始捏他的另一条腿时问道,“有摄像头、扫描仪和瞄准镜什么的,比你完好的那只眼睛好用多了。”

“能装个X光吗?我一直想要透视功能。”

Merlin翻了翻眼睛:“你知道X光的效果不是人们通常误解那样的吧?还要不要再装个镭射激光,嗯?”

他们半开玩笑地讨论起任何进入脑子的匪夷所思的义眼功能,比如打火机、高强度细钢索、致命毒药、通过眨眼控制发射的子弹等等。

“最好还要能催眠的,想必会很有用。”Harry最后用手掌从完成的脚背向上抚到义肢接口处,同样也在膝头轻轻一吻。

“我刚才就想问了,你这是干什么?”Merlin扬起眉毛。

“什么?”

“吻我的膝盖。”

“噢,”Harry不情愿着撇撇嘴,“没什么,就是完成的一种仪式。”

Merlin忍住笑:“你知道要吻在雕塑上才会有效果吧?”

“我他妈才不会吻一块泥,你在取笑我。”Harry皱起眉头。

“的确是,因为你每次想浪漫起来都会弄巧成拙。”

“只有你这泥团脑子才这么觉得。”

“你说是就是吧。”

“而且你爱我这样。”

Merlin不置可否地耸耸肩。

Harry靠在椅背上,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然后说:“重要的不是你失去了什么,而是你还有什么。”

“我知道。”Merlin迎上他的视线,“很感谢你为我做的这些。”

“随时效劳。”Harry冲他微笑。

“现在我得去工作了,有一双新的义肢和一只义眼要做呢。”Merlin把裹在雕塑泥里的义肢从腿上拆下来,Harry帮他坐到轮椅上。他又摸了摸Harry脸上的眼带:“你的义眼完成后我会吻你完好的那只眼睛。”

“瞧,我并不是每次浪漫都弄巧成拙,你的泥团脑子偶尔也会开窍。”Harry出于习惯轻轻吻他的掌根,“不过我身上完好的并不只有这只眼睛。”

Merlin半眯起眼睛看着他:“那会很耗时间的。”

Harry懒得再跟他废话,凑过去吻了他。 

 

-END-

评论(1)
热度(22)

© 路半仙 | Powered by LOFTER